1. 首页
  2. 世界

拿破仑征俄之战

在欧洲的历史上,有两位力图统一欧洲的人物。第一位当属罗马帝国的缔造者凯撒大帝,他跨越了地中海沿岸这一罗马人活动的传统区域,以旋风般的速度横扫了高卢(今法国一带)、入侵日耳曼(中部欧洲)和不列颠。可惜凯撒大帝英年早丧、遇刺身亡,在他有生之年并未完成对北欧和中部欧洲的征服,天若假年,他也许真有可能完成欧洲的统一大业,令人扼腕痛惜!

拿破仑

凯撒统一欧洲宏图伟志的事实继任者是近两千年后的拿破仑,从1799年的“雾月政变”拿破仑登上历史舞台成为主角,到1815年他兵败滑铁卢,被流放圣-赫勒拿岛,整整15年,被称为“拿破仑战争”。整整一个时代,用一个人的名字来命名,这在欧洲历史上是极少见的,可见拿破的重要历史地位。“拿破仑战争”是欧洲历史上少见的全面战争,几乎所有的欧洲主要国家都卷入其中:法国、英国、普鲁士、奥地利、俄国、丹麦、瑞典、荷兰、西班牙、意大利…..在拿破仑最强盛的时候,大半的欧洲都在其控制之下,不是被他征服、就是他的盟国。在法国人心中,拿破仑是给民族带来无上荣耀的英雄,而他的敌人则恐惧地称他为“Monster”(怪兽)

拿破仑是法国军队的精神支柱,也是黑色火药时代最杰出军事艺术家。他是炮兵军官出身,炮兵的地位在他的手中得以空前的提高,拿破仑对火炮进行了改良,减轻炮身的重量,发展了骑乘炮和野战炮部队,增加了火炮的机动性,使得法国步兵在战场上得到了强有力的火力支援。拿破仑非常重视发展炮兵与骑兵,强调两者的协同作战:先由优势的炮兵火力给敌人以严重杀伤、击碎敌人的战线,然后以快速的骑兵冲锋扩大战果,结束战斗。故而在拿破仑的战争艺术中,非常强调火力、突击能力和机动力的协调统一。

拿破仑是战场上的明星,他像一位高超的指挥家指挥着一支庞大的交响乐队一般,镇定自信地掌握著战场上的节奏,指挥着战争,这一更为宏大的人类交响乐。拿破仑的战役是后代军事院校的必修科目,奥斯特里茨(Austerlitz)会战、耶拿(Jena)会战、奥尔施泰德(Auerstadt)会战、瓦格拉姆会战(Wagram)等等。从第二次到第五次反法同盟,都是为了反对拿破仑而组建的,也都因为在战场上败给拿破仑而瓦解。

在整整15年的时间里,欧陆各国与拿破仑或战或和,没有常态,只有一国自始至终坚定地反对拿破仑,扮演着“反法同盟”的中流砥柱的角色,那就是一水相隔的英国,没有英国的兵工厂和财力援助,“反法同盟”也不能得以建立。在“拿破仑战争”中,英法斗争作为主要矛盾贯穿始终;而迫使英国求和也成为了拿破仑一生的主要目标。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拿破仑祭起了“贸易封锁”这柄利剑。他迫使欧洲各国与其结盟,不与英国进行贸易,因为他深知,没有海外市场消化英国工厂制造出的产品,英国将在财政上陷入破产;而没有英国的补贴,“反法同盟”将陷入破产,他就可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拿破仑

英法两国在欧洲大陆上纵横开阖,展开了“伐交”的竞赛。其中俄国成为双方争取的主要对象。经过长期艰苦的努力,英国终于诱使俄国脱离了与拿破仑的同盟,向英国船只开放波罗的海;而拿破仑事后不冷静的反应又进一步激怒了沙皇亚力山大一世。拿破仑骑虎难下,为了维持他苦心经营的“欧洲大陆系统”,他不得已出征俄罗斯,强迫沙皇回到孤立英国的同盟中来。

1812年6月,拿破仑集合起一支欧洲史无前例的庞大军队:步兵50万、骑兵10万、攻城炮和野战炮共1400余门,总兵力70多万,渡过涅曼河,远征俄罗斯。

1812年的俄罗斯,请记住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一年是军事天才拿破仑叱咤纵横一生的转捩点;是风云激荡的拿破仑时代的转捩点;是欧洲历史进程的转点;更是法国国运和法兰西民族命运的转捩点。

拿破仑

拿破仑大军在6月24日渡过涅曼河进入俄罗斯,而他对面的俄罗斯军团则有计划地向广袤的俄罗斯腹地退却。从当时的力量对比看,拿破仑占有绝对的优势,整个攻俄大军有近七十万人,而当时俄罗斯可战的军队不过20万人左右,法军有3:1的优势。然而从国际大势看,这个优势却不那么可靠,因为时间不站在法国人一边。拿破仑虽然掌握著庞大的武力,但必需勉力维持他在欧洲大陆建立起的脆弱同盟;不得不与一群各怀一心、同床异梦的“盟友”周旋。而这个脆弱同盟又完全建立在军事上能取得对俄速胜的基础上。另一方面,一旦拿破仑出征在外,法国国内的反对势力就蠢蠢欲动,而英国,则毫无疑问地会援助沙皇与拿破仑对抗。而且,俄国虽然眼下可战的军队不多,但拥有庞大的人力资源,如果战事久拖不决,俄罗斯农夫们被英国的兵工厂武装起来,并得到良好的训练,就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力量。

因此,拿破仑的目标在于迅速歼灭俄军主力,战领莫斯科,迫使沙皇求和。而一贯表现平庸的沙皇亚力山大一世这一次却出人意料地英明,洞彻时局,看穿了冒似强大的拿破仑内心的焦虑。俄军有计划的撤退,就是要利用本国广阔的领土纵深削弱敌人,再寻求与敌决战。

拿破仑的后勤问题在战争一开始就表露出来,6月28日,拿破仑进入立陶宛首府维尔纽斯(Vilnius),在那里他一直呆到7月16日,原因是他的后勤线一团混乱,需要整顿。由于法军的行动迟缓,使得俄军两个军团得以顺利撤退,在斯莫棱斯克(Smolensk)会合。拿破仑进入白俄罗斯重镇维捷布斯克(Vitebsk)后,又不得不停留了14天,目的是要建立补给站、以及让掉队的人员跟上。从1812年6月到9月,拿破仑要解决的是行军问题,而不是作战问题,但对他来讲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如果他在行军途中不能让他的军队保持在一起,一旦行动分散,反而给俄军以各个击破的机会。

拿破仑

1812年8月,拿破仑进入斯莫棱斯克(Smolensk),但又让俄军主力溜掉了。这时他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数十万人深入敌境却没有一次决定性的会战,敌人兵力保存完好,如果放弃进军,敌人势必追击,而且会带来灾难性的政治后果,那些原本骑墙的不可靠的盟友,难免会倒向英、俄一边,反法同盟势必卷土重来。如果继续进军莫斯科,俄罗斯严冬的脚步已经逼近,而他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如果留在斯莫棱斯克过冬,却又无力寄养如此一支大军半年之久,而且也给了英、俄凝聚兵力的时间。要么不干、要么干到底,这就是拿破仑的性格,他决定孤注一掷,进军莫斯科,迫使沙皇谈判。

在这里,拿破仑违背了他自己一生中的两个重要原则。第一:在战略上决不做赌博。可是他这次却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沙皇的求和上,而且先入为主地认为,一旦占领莫斯科就将使沙皇的意志崩溃。第二,会战永远是他在战争中的主要目标。可是这次他却出人意料地将一个莫斯科看得比会战更为重要。这都为他下一步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而在俄罗斯一方,遇到的麻烦也不小。主要问题来自于民情汹涌,军队退却避战的策略,受到了俄罗斯“爱国愤青”们的一致声讨,沙皇和俄军指挥官都受到了巨大压力。迫于民意,指军统帅库图佐夫(Kutuzov)决定在莫斯科以西120公里的波罗的诺村(Borodino)进行一次激烈的抵抗,这就是载诸史策的“波罗的诺会战”。

拿破仑从战争开始第一天就梦想着和俄军进行决定性的会战,可讽刺的是,真到了这一天,他手上的兵力又不够了。由于要维持漫长的交通线,占领沿途的城镇,作为攻击矛头的法军兵力被不断削弱,到波罗的诺会战时,拿破仑可投入的兵力只有13万人,大约只有他从边境带过来的大军的1/4到1/5。更令人沮丧的是,由于长途运输的困难,拿破仑在中途放弃了他大部分的重型火炮。在波罗的诺会战时,他引以为豪的炮兵只有各型火炮550门;只有他带过边境的炮群数量的大约1/3。而不管是在火炮数量还是在重炮方面,俄军拥有火力上的优势。

发布者:saigege,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