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岳飞墓前到底跪了几个人?岳飞墓前跪了四个人还是五个人?

岳飞之死,一直都是人们心中感到非常悲愤的一件事情,原本如果岳飞还在,那么宋朝的命运很可能就不会是后来的样子,但是他最终却被奸臣陷害致死,这令人们无法接受,想尽一切办法让那些死去的奸臣不得安生,最有名的办法就是岳飞墓前跪着的铜人了。只是,岳飞墓前究竟跪了几个人,一直都有很多版本,少则两个,多则四五个,那么,岳飞墓前究竟跪了几个人呢?
1142年,是一个值得铭记的一个年份,在这个时候中原王朝正处于最危难的时刻,金朝大举进攻中原地区,而宋朝的最后一道屏障岳飞曾让金超吃尽了苦头,也许有他在,即便不鞥晚会局势,也能解救人们于水火之中,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肩负着整个民族希望的英雄没有在战场上拼到最后一口气,却让自己人陷害致死。
多么可笑的罪名,就连一个像样的说法都没有,岳飞就这样冤死,当然还是有许多深明大义的人,他们冒着被处死的风险将岳飞的遗体偷了出来,这名狱卒在历史上也有记载,名叫隗顺,在把岳飞的遗体运出来之后,草率的埋葬在杭州九曲词,直到20多年之后,宋朝终于为岳飞平凡,重新厚葬了他,并将其遗体迁往现在的栖霞岭。
有关岳飞的事情从来都不缺少争议。
不过,现在官方的说法就是秦桧是陷害岳飞的首要人物,在岳飞死后,行各业都用自己的方式表现出对秦桧深深地憎恶,当时的市场上流行一种小吃名叫“油炸桧”,类似于现在的炸油条,做法就是将面粉制作成两个小条,交叉在一起之后放入油锅中炸,就熄火这两个小条就是代表秦桧夫妇两个人,人们纷纷用这种最贴近生活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怒之情。
这样的手段数不胜数,其中最为著名的还是跪在岳飞墓前的铜像了。
这些铜像经过了数千年的风霜洗礼,依旧存在,但是其中经过了许多小插曲,铜像的人数也曾发生过变化,有时候是两个人,有时候多达到四五个人,在每个朝代都不同,到了今天大致定型一共有四个人,分别是始作俑者秦桧夫妇还有两个人分别是张俊和万俟卨,秦桧没有疑问是害死岳飞的主谋,而他夫人王氏是最重要的帮凶,在秦桧犹豫不决的时候正是王氏的“建议”让他最终动了杀心。
而万俟卨是审理岳飞案件的主审人员,就是他们串通好了才将岳飞陷害,张俊事后将岳飞辛苦组建的岳家军拆解的七零八落。
前面提到过跪在岳飞面前忏悔的铜像人数有变化,在最初的时候,铸造的铜像只有三个人,没有张俊,明朝正德年间为了让人们铭记岳飞遭遇的苦难,第一次铸造了铜像,当时所选用材料的确是铜,而不是如今的铁质材料,但是在打造完成之后,人们非常愤怒,经常将怒火发泄到这些假人身上,久而久之就被毁坏了。
万历年间,地方官范涞看到这番残破不堪的景象决定重新铸造,这一次他把张俊也加入到里面去,因为范涞认为张俊也是凶手之一,不出意外这四座雕像和之前的三个一样被破坏掉了。
《坚觚集》中曾经记载,许多前来观光的游客都会敲打雕像,甚至对着雕像撒尿,有些人非常喜欢抚摸秦桧老婆的双乳,以至于最后精光可鉴,当地的地方过觉得有些过了,于是又进行下一步调整,仅仅保留了秦桧和其夫人两个人。
在之后,大臣王汝训觉得张俊和秦桧老婆不配跪在岳飞面前,就把他们两人的雕像丢极了湖中,留下了秦桧和万俟卨,据记载,王汝训在浙江的活动时间大约在万历二十一年至万历二十三年这段时间之内,所以能推测,王汝训所沉的雕像大概就是范涞主持建造的,后来还是范涞看见被丢进湖里的雕像不甘心,自掏腰包又让那两个人重新跪在了岳飞面前。
不过在《玉几山房听雨录》中却说道“西湖岳墓铁铸五俘”就是说曾经一共有五个人,根据猜测很可能是把罗汝楫加了进去,此人曾经是北宋时期的一名进士,也是岳飞案件中的帮凶,而他的雕像去了何处已经无从考证了。
等到清朝年间的时候李卫在浙江任职,此时的雕像已经十分破败,其中王氏的跪像脑袋都没了,李卫奏明当时的皇帝雍正皇帝,请求“叛逆盗兵秽铁,铸四奸像。”得到批准,但是过了不久到了乾隆时期又一次损毁了。
再次铸造的人是浙江巡抚熊学鹏,据说在准备建造的时候,熊学鹏一度觉得没有必要在重新打造,他认为岳飞圣灵在天,早就对这一切看的平淡了,况且铁石又没有真正的感情,何必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地翻修呢(钱泳《履园丛话》),但是在当晚他就做了一个梦,梦中四个人前来道谢,熊学鹏深感怪异,最终决定还是重新铸造。
对于将陷害岳飞的奸臣铸成跪像放在岳飞的坟前人们没有丝毫异议,但是对于四个人当中是否应该有张俊一直都有很大分歧。
之前说到的的《玉几山房听雨录》记载:“顺治乙未萧学使莅杭,一日做梦,梦见张俊鸣冤,恳求除去。”对于这一奇怪现象,许多官员都拿不准,因此决定前去算一卦,得到的结论确实不允许,于是还是把张俊列入其中。
但是现在跟多学者觉得把张俊放入其中是委屈了张俊,但是在我看来,无论张俊是否应该跪在岳飞面前,人们有自己的判断,这只是一种情感的表达方式,如果你做了利国利民的事情,群众无论如何都不会忘了你,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奸臣,会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