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国为什么一直攻不下英国?英国靠什么守住德军攻势?

二战时期的德国在欧洲可以说是所向披靡,但是在和英国对战时却迟迟久攻不下,为什么英国能防御德军如此密集的攻势呢?其实英国在科技技术方面并不比德国差,而且英国利用了两个自己的优势使德军完全没办法施展自己拿手的闪电战,战况一直被拖延了下去。不过还好英国最后坚持了下去,如果连英国都沦陷了的话,那德国可能就不会在1945年投降了。
二战时期世界战场形式变化莫测,每个细节对于每个参战国家来说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在这场旷日持久的世界灾难中,德国作为最为强势的参战国之一,几乎横扫了欧洲战场,成为不少欧洲国家的梦魇。然而,所向披靡的德军始终未能占领英国,这是为什么呢?
说起二战时期这德英双方给人的印象,德国像凶残霸道的的侵略者,而英国则像是身着西服温文尔雅的老绅士。这两个国家之所以会给人这样的印象,是因为,在战争时期德国始终锋芒毕露,展现出无可匹敌的攻势,相反,英国则十分内敛,蓄势待发一味防守。
这一时期英国曾发生了震惊欧洲的慕尼黑阴谋事件,以及大撤退事件,纵观事态的发展,使我们会理所当然的认为英国相较于德国处于弱势。从军事角度来看,德国的陆军与空军兵员素质过硬,配合发达的武器配备与闪击战术,在欧洲战场堪称无敌,英军在表面上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即便如此,德国最终还是没能让英国绅士们低下高昂的头颅,这就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了。实际上,我们被英国的某些举动迷惑了,英国的实力并不像该国表现出的那样弱势。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到来,美、德等国跻身强国门槛,英国的进步着实有限,已经无法匹配原本的霸主之称,这也给了我们英国不进反退的错觉。
可是,身为瘦死的骆驼,英国与其他发达国家同时经历了这场工业革命,虽然,世界局势发生巨变,但是,英国仅仅是发展不如几个新兴强国迅速罢了,并未被甩开距离,所以,英国的实力仍然不容小觑。可能英国在陆、空两军不是德国的对手,可是,英国的海军在二战时期仍足以在世界上称雄。
二战打响之际,英、法二国并非直接硬拭德军锋芒,而是以示弱采取绥靖政策,使德军能够在侵略的路上畅行无阻。随着1940年德国侵占法国后,德国开始将英国定为下一步的侵略目标,并制定了“海狮计划”。
所谓海狮计划,实际上,就是德军惯用的速战速决战术,德国人希望通过强盛的空军在英国境内发动闪击,将英国击溃进而投降。然而,德国人最终无法如愿,因为,英国的地面雷达系统能够有效的应对德国的空袭,而英军非常高超的隐蔽作战又使德国空军很难锁定目标,英国人凭借着这两点成功翻盘,最终,粉碎了德军的意图。
在最经典的德英空战中,狂妄自大的德国空军派遣了二百余架轰炸机,并有六百架战斗机从旁保护轰炸机,横渡英吉利海峡打算给予英国致命一击,反观英军,仅出动了三百余架战斗机,在雷达的帮助下对气势汹汹的德国战机展开拦截。由于,双方的雷达水平差异过大,英国空军在知己知彼的情况下以二十六架战斗机的损失击落了德国近二百架战机,损失惨重的德国空军不得不选择撤退。
经此一役,德国的空军实力大损,海狮计划最终破产,闪击战术也被英军逼成持久战,德军失去了战略优势,最终,无法进一步侵略英国。
除了刚才讲到的德军战术选用不当以及德国人的大意外,还有一点因素导致德国无法得逞,那就是后来美方参战,最终,与英国联手对抗德军。对德国人来说,原本就日益严峻的英国战场在美军参战后更加危机四伏。英军的实力并未落后德军太多,加上有发达国家美国的援助,英军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在陌生战场的德军更加不堪重负。
英国毕竟是岛国,即使英吉利海峡再窄,德军也不可能游过去。而两栖登陆或者空降作战的前提条件就是要能够掌握制空权和制海权。德海军根本不是英国海军的对手,所谓制海权完全是幻想。不列颠空战虽有2:1的数量优势,德国空军依然不能打败英国空军,无法掌握制空权。
所以,德军即使如拿破仑一样,几乎占领了整个欧陆,也只能望洋兴叹。
现如今,德国之所以会给后人留下强盛的印象,有很大的原因是德军始终处于攻方,而所有战争中主动的一方都会提前做出完全的准备,所以,也就给人一种装备精良战术得当的感觉。二战时期德国最强大的其实是陆军,而德国的短板正是海军,这就是德国在整场二战中在欧洲大陆所向披靡却对英伦岛无计可施的最主要原因。
德国的陆军在海上战斗力大损,而德国的海军并不出色,只能选用相对强势的空军作战,却被英国发达的雷达技术和得当的隐蔽战术所制衡。事实证明,英国人不但军事实力很强,还能因地制宜制定针对德军的战术,最终,德军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在英国战场上大败而归,此后,就只能隔着大洋看着无法拿下的英国叹气了。
其实,从人类历史来看,大陆国家和濒海大陆国家几乎无法真正压倒岛屿海洋国家,即使不计成本建设大海军,也是事倍功半,无法长期维持。英过打败荷兰,西班牙,法国,德国得到300年海洋霸权,苏联在冷战中垮台,实际上败于美国,这些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