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党锢之祸是什么意思?党锢之祸中太监们是怎么翻身掌权的?

早年历史中,太监还是叫宦官,当时宦官们更像是皇帝身边的贴身管家和秘书,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权利。但是等到明朝的时候,好像太监们都来了一次翻身仗,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掌权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太监们的地位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呢?这还要从党锢之祸开始说起,下面就一起来看看党锢之祸到底是个什么事件吧。
宦官开始时人数不多,主要是负责内廷的服务,可以说是皇帝的“身边人”;而且他们不能生育、没有后代,不可能对皇权构成威胁,所以是皇帝最值得信赖的人。汉和帝时,大将军窦宪凭借外戚的身份,掌握了朝廷大权。汉和帝为了剪除窦氏的势力、夺回权力,能依靠的只有宦官。也正是在郑众等宦官的帮助下,汉和帝才得以诛灭窦氏。郑众也因此被封为鄛乡侯,食邑一千五百户,后又增封三百户。汉和帝也非常信任郑众,朝廷大事都要同他商量。从此,宦官正是登上了政治舞台。
有意思的是,宦官尽管是凭借与外戚的斗争“上位”的,但形成宦官专权的政治气候,依靠的恰恰是外戚;而最终剿灭外戚势力的也是宦官。宦官专权正是在这种怪异的政治环境中形成的。
从汉和帝开始,皇帝都是幼年即位,壮年去世,其结果,是接连不断的太后临朝听政。外戚虽然控制了朝政,但内廷事务却不得不依赖宦官;而宦官又凭借皇帝与外戚、以及外戚与外戚之间的争斗,逐渐做大。汉安帝不满邓太后专权,邓太后刚一去世,汉安帝就在宦官江京、李闰等人的帮助下清除了邓氏的势力,江京和李闰都被封侯;汉安帝时外戚阎氏控制了朝政,对阎氏专权不满的宦官孙程等发动宫廷政变,迎立了汉顺帝,孙程等被封为列侯,宦官也因此得以参与朝政。汉顺帝时外戚梁冀干政,将近20年时间,但最终也还是在单超等宦官的帮助下,汉桓帝才得以除掉梁冀,单超等五人被封为县侯,称为“五侯”。从此,朝廷的权势完全由宦官控制了。
外戚干政时,宦官与外戚的势力相互制约,同时又相互依赖;一旦没有了外戚的制约,宦官势力便一家独大,更加肆无忌惮,“权倾海内,宠贵无极,子弟亲戚,并荷荣任,放滥骄溢,莫能禁御”。单超的侄子单匡为济阴太守,倚仗权势贪赃枉法,兖州刺史第五种和河南尹杨秉等依法进行追查,查获赃物五六千万,但结果却是杨秉被判罚劳役,第五种被流放到朔方。中常侍侯览、小黄门段珪的门客公然抢劫行旅客商,济北相滕延将这些人全部捕杀,侯览和段珪向皇帝告状,将滕延投入了大牢,免去了官职。宦官专权的结果不仅扰乱了政治秩序,更是激化了社会矛盾,“虐遍天下,民不堪命,故多为盗贼焉”。
对于宦官专权局面的出现,一些比较正直的大臣针锋相对进行了斗争,并抓住机会打击宦官势力。中常侍侯览的哥哥侯参为益州刺史,他残暴贪婪,贪赃数以亿计。太尉杨秉将他押送进京,侯参在中途自杀身亡。杨秉又借此弹劾侯览,汉桓帝不得已,只得将侯览罢免。司隶校尉韩縯弹劾中常侍左悺与其兄太仆左称请托州郡,聚敛为奸,左悺、左称畏罪自杀。因此,这时朝臣对宦官势力还能够进行抗衡。但更多的时候,汉桓帝都是站在宦官一边,最终引发了宦官与大臣斗争的第一次“党锢之祸”。
在同宦官的斗争中,太尉陈蕃、河南尹李膺等名士同外戚窦皇后之父窦武结成了联合阵线,对宦官集团进行激烈的抨击。宦官对陈蕃等一时无可奈何,便将矛头对准了李膺等人,诬陷他们“养太学游士,交结诸郡生徒,更相驱驰,共为部党,诽讪朝廷,疑乱风俗”。汉桓帝大怒,命令逮捕党人,并由宦官负责审理此案。陈蕃上书劝诫,结果也被罢免。由于此案牵涉的大多是天下名士,宦官迫于舆论的压力,加上李膺等人在狱中故意供出宦官子弟,宦官害怕受到牵连,便向汉桓帝建议大赦天下。党人们因此获得释放,放归田里,禁锢终身。
第一次“党锢之祸”后不久,汉桓帝去世,窦皇后同窦武以及宦官曹节等迎立年仅12岁的刘宏为皇帝,是为汉灵帝,窦皇后以太后身份临朝,窦武为大将军,陈蕃为太傅。他们想趁此剪除宦官的势力。但宦官却拼命拍窦太后的马屁,博得了太后的信任。不久,窦武等决定下手,他们借日食为由,杀掉了中常侍管霸、苏康等,并要求太后同意处死曹节,可太后却犹豫不决。而就在此时,将宦官一网打尽的计划泄露,宦官们抢先动手,发动了宫廷政变,劫持了太后,发兵抓捕窦武等人。窦武被迫自杀,陈蕃遇害,宦官们重新控制了朝廷大权。为了打击朝臣,宦官又掀起了第二次“党锢之祸”。宦官们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终于激起民变。黄巾起义之后,各路群雄并起,东汉朝廷也在乱局中覆亡了。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