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战争美国用春药对付越南女战俘

越南战争
越南战争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越南为国家和民族的独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那么越南战争中美军是如何对待越南女战俘的呢?
越南战争美国用春药对付越南女战俘
战中,骇人听闻的THUOCDUAME是美伪军对付女俘的尖锐的秘密武器。
文明技术成了战争中揉蹄女人的手段,成百上千计的坚毅刚强的越南女战士在受尽践踏、摧残后,最终成了怪兽铁蹄下的冤魂。
这种叫THUOCDUAME的性药是一种特别的药,俗称“媚药”。这种药发明於美国,首先被用於舞厅和妓院。
美国人使用这种药物审讯女俘,意在使女俘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供出夥伴、同志及机密情报。
一九六五年,在南越西贡弱油汀地区的美国步兵师将所有抓获的女俘送进了他们的临时集中营。这个集中营的女俘,从被俘的时候起,就受到了种种非人的待遇。
美伪军以搜查为名,耍尽花招,凌辱着一个个像阮林清那样的女人。
阮林清,一名越南南方解放军女侦察员,在一次侦察行动中被俘。
阮林清是一位漂亮的越南姑娘,她长着一双大大的黑眼晴,睫毛长长的向上卷着,柔软的嘴唇微微掀起。她躺在牢房中冰凉的竹板上,浑身血渍斑斑。
美伪军为了从她口中得到有关南方解放军的情况,严刑拷打过她三次,但他们没有得到半点他们希望的“好处”。
“阮林清,出来!”一声嚎叫传来,阮林清又被带到了审讯室。
一名美国军医望着手中装好药水的注射器,像是在无尽欣赏战士手中的武器一样。
他转过身来,看了看被两名大汉挟住的阮林清,笑了笑。他一声不吭地走过去,将药水注进了阮林清的身体。
从那天起,他们每天给阮林清和同她一起被捕的两名突击队员,注射两次,并在给她们送去的饭食和饮用的水果里掺进口服液,导致兴奋的垂体后叶制剂和游敏流气酉太之类药物。
“阮林清,你这么漂亮年轻,爱和男人对你来说是值得追求的,你为什么要为南方解放军卖命呢?上帝已不存在,他们?是利用你为他们卖命,他们毁了你的青春,把他们供出来吧,供出来你就会得来一切。”伪军官利诱道。
“ 两名伪军靠近阮林清,阮林清想踢开他们,但脚一点也不听使唤。
“ 阮林清脸色涨得紫红而激昂,她目光恍惚地大声的叫,并竭力摇动着头发被拉住的头部,然而,美军冷漠地坐在审讯桌旁,不时对她发出提问,同时记录下阮林清在亢奋中说出的言语。
一切都过去了。
一天之后,清醒过来的阮林清明白了发生的一切,她悔恨交加,一头?在牢房的铁门柱上…
“所以,我们现在首先要在精神上打击她们,使她们的精神首先垮悼,然后再使用酷刑,她们到那个时候就会感到无法忍受,没有了自尊心,她们很快就会招供。”
“使用药物的目的就是要使她们丧失自尊心,当她们无法克制住那种强热的无休无止的淫欲冲动的时候,她们的意志会一点一点的垮掉。”
“这一点我是很有把握的,当注射了这种药物之后,她们的就会感到发热,就会产生无法忍受的痕痒,所以她们?能不住地用手搔挠,因此就可以使她们自己来进行强刺激,等到药力极度发挥作用的时候,最后就可导致精神错乱,一个女人能够忍受各种皮肉的痛苦,却绝对不可能克制住这种持久的亢奋。”
“因此,她们迫不得已,在心理上又使她们对自己的尊严产生怀疑…所以我十分相信这种药物。”
刑讯室里发生的一切,?是野蛮与文明交织的一个部分,那一类的事情每个时刻都在世界上发生着,并将继续发生。
许多善良的人曾经试图通过各种途径制止那样的事情,结果都归於失败,残害人类自身的行为仍然极为普遍地滋生繁衍,嘲笑地面对着这个令我们骄傲的现代文明时代。
这是在那旷日持久的越南战争中的一支小插曲。
1972年6月8日,在距西贡25英里一个北越军队占领的地区壮庞(Trang Bang),越共把守着一条连接壮庞和首都一号公路的十字路口的路障。南越步兵已经压境三日,试图挺而走险,打开这条通往西贡的公路,而越共却防守得固若金汤。
对峙的僵局必须打破,南越的空军应召前往支援。飞机穿云破雾,超低空盘旋在一号公路之上。这时正逢一群南越人、几个士兵、妇女和儿童集结在路旁。
不知怎么搞的,飞机竟朝着埋头奔跑的人群俯冲下来,并且丢下了那可憎炸弹—凝固汽油弹,是朝着他们自己的同胞丢下了来的哟!这真是一件丢人的事故!燃烧弹落在可怜的孩子们的身上。
而对这些孩子们来说,他们自出生以来,除了战争之外,恐怕没有见过别的东西。今天,从天而降的是一些带着火焰的胶冻。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