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会战士兵牺牲时都不放过敌人 川军截获日军绝密情报

常德会战
常德会战中国军队依托阵地节节顽强阻击,迟滞日军进攻,给敌重大消耗,击毙日军1万余人,取得了抗日战争以来最重要的胜利之一。
常德会战士兵牺牲时都不放过敌人
“殉国士兵死了仍和鬼子死死地掐成一团”
82岁的李超是当年驻防常德的国军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七师的机枪手。
“大约是11月下旬的一天,我们奉命进入碉堡阵地和散兵壕防御工事阻击敌人。只听班长冲我喊了一声‘打!’机枪喷出火舌,冲在前面的几个鬼子顿时倒下了。鬼子疯狂反扑,我握机枪的手都震麻了,后来觉得手掌黏糊糊的,一看是血——是跳动的枪身把我的手掌震裂了。”
“11月24日晨6时,日军向刘家桥进发。一营副营长李少轩带一个班,前去增援守军。弹药耗尽后,大家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李少轩在肉搏中与敌同归于尽,全班只有3人生还。我们后撤时看到那些殉国士兵,死了仍和鬼子死死地掐成一团。”
李超说:“28日中午,一股日寇从马木桥方向攻入常德城,我们在大街小巷和鬼子拼开了刺刀。师部除师长留下负责指挥和联络,其他40多人全部与敌肉搏。这次战斗,我们杀死了100多个日军……”
川军截获日军绝密情报
1943年3月,日军为实现一项新的战略计划,经过精心策划后,在湖北的荆州以东攻过长江。
敌人占据了洞庭湖以西的湖滨地区,以重兵防守华容县城,敌我双方拥兵对峙。到了当年10月份,宁静了一阵子的前线又趋紧张。敌人以中、小队为单位,组成汽艇分队,在长江南岸沿滨湖地区的湖沼港湾中不断进扰。这些汽艇分队十分猖獗,艇上架设轻重机枪,自持火力强射程远,行动迅速,经常突袭两军中间地带我巡逻兵。我巡逻兵没有长程武器,常常被它的重机枪打得死伤累累。而且湖沼地区岔河多,汽艇集中和分散都很容易,我军小股部队却常陷于被动。近来,这些鬼子越活动越频繁,还不断来村中抢粮。只要听见汽艇引擎响,保管就有枪声和老百姓房屋燃起熊熊大火。老百姓苦不堪言,我官兵义愤填膺。所有这些情形表明,敌人似乎又有大的活动。
驻守在南县的一五○师师长许国璋得到报告,决心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在他摸准了敌人的行动规律之后,下令伏击。
当几只汽艇袭扰我防区后,装载着抢掠来的粮食物资、高高兴兴进入回程。艇上的鬼子做梦也没有想到,一扇死亡的大门已经正对着他们敞开。
天色接近黄昏,汽艇加足马力前进。船队溅起的浪头冲击着岸边的芦苇,艇上的鬼子不时向两岸的芦苇丛中开火射击。几个鬼子用三八步枪比试枪法,击落被惊飞起的水鸟。此刻,除了马达声、枪声和鬼子狞笑声,周围像往日一样平静。
突然,密集的枪声在两岸骤然响起。鬼子眼前的芦苇变得狰狞起来,密集的枪声在两岸骤然响起,一串串火舌从芦苇丛中喷射出来,像泼水一样的子弹拦腰割断了芦苇射向汽艇。一些鬼子还没有弄清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僻里八那”地栽倒在水中。汽艇上清醒过来,开始还击,马达冒出浓烟,加足马力前进。 还击越来越猛,有的汽艇来回打转向两边扫射,企图压制岸上的火力。鬼子很快就明白了这显然不是一般的小规模的挠袭,而是有准备的伏击。两岸飞向汽艇的子弹越来越密,六○开始开火。随着炮弹出膛的轰鸣,一群群炮弹不断从天而降,爆炸引起的水柱冲天而起。一些穿着灰色军装的中国士兵不顾艇上机枪的扫射冲到岸边向汽艇投掷手榴弹。
汽艇终于支持不住,开始逃跑。可是师长许国璋早有计划,安排的伏击战线又特别长,汽艇根本无法突过伏击区。三艘汽艇开始起火,炮弹不断在汽艇上爆炸,汽艇上面的沙袋和被击碎的肢体被掀起来,又落到水中。
最后有几艘伤势较轻的汽艇拖着浓烟逃走了。三艇着火的汽艇被打得千疮百孔,失去操作能力撞到岸边,搁浅了。士兵冲到艇上,解决了顽抗的敌人,汽艇上除了几个重伤不能行动的鬼子被俘以外,共五十多个敌人被打死。
这一次伏击收获非同小可!除了艇上的轻重机枪和各类物资被缴获以外,还有一件更珍贵的战利品:一具血肉模糊的日军军官尸体下面,压着一个军用皮包。官兵打开这个皮包,一张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露出来。这张军用地图被迅速地送到师长许国璋手中,紧接着这张地图又被送到军长、总司令和战区长官部。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