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常德会战的真相 常德会战日本出动细菌战

常德会战
常德会战,中国以伤亡6万人的代价拿下胜利,此战成为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胜利之一。除了战场交锋外,日本更丧心病狂的出动细菌战。
常德会战的真相
战死就是光荣”——师长余程万发布战前动员令
“无论敌人施加多大的压力,我们的回答只能是血,是死”,1943年11月15日,余师长发布了一个3563字的《陆军第57师司令部文告》。
“我们那个团原来安排守东门到北门。”上尉书记说起62年前的那场战斗,往事历历在目,“我跟在团长身边,每次师部传达的作战指令我都奉命记录。”
1941年4月,21岁的吴荣凯与新婚不久的妻子作别,和同乡董子辉、罗子桃报考驻守长沙的74军军医处医护班,“我们都被录取了。”吴荣凯说,在浏阳的培训只是半年,随后便开始了长沙会战,之后又奉调代号“虎贲”的常德57师,师长余程万。
1943年6月,鄂西战争结束,57师留守常德,“守备常德,与日军必有一战,余师长和上峰早就料到了。”吴荣凯说,“洞庭湖是鱼米之乡,也是通往当年的陪都重庆的必经之地,日军为了彻底打垮国民党军队抵抗的信心,企图占领常德和洞庭湖周边地区,是预谋已久的。”
“1943年11月15日,余师长发布了一个3563字的‘陆军第57师司令部文告’,也是战斗紧急动员令。”吴荣凯说,一直有人怀疑是否有这个文告,“我可以证明,这个文告不但有,我还记得里面的内容。”
文告回顾了57师在以往的战争中取得的胜利,讲了得名“虎贲”师的来由,而重点则讲了57师面临的即将开展的常德保卫战的形势。“常德北邻洞庭湖,南靠沅江,是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地方,在战术上是不利于固守,但是军人的天职是保国为民,我们决不能因为常德地形不利而意志动摇,命令不容任何人打丝毫的折扣。”62年后,吴荣凯几乎仍能背出文告的内容,“我们的战斗任务就是在城外画的直径40余里的不等边五角星内,我们不能走出这个圈子,无论敌人施加多大的压力,我们的回答只能是血,是死,战死就是光荣。”
“师长预计第二日,也就是11月16日,战斗会打响,当时城内还有很多百姓没有疏散,他要求各团马上派人护送百姓划船出城。师长特别要求士兵不能接受任何一点百姓的酬劳,只准喝杯热水,违令者就地枪决。战斗打响后,如有临阵脱逃者,可以由督战队就地枪决。”
“我们为了保卫常德,争取国家民族独立自由而战死,死了比生还有价值,每个人在历史上都会留下名字,你们的父母、妻子同样会感到光荣。军人属于国家,国家的利益就是我们军人的利益,何况我们虎贲部队,从来就没有打过败仗。”吴荣凯说,余师长的文告是战前动员令,更是57师全体官兵的集体遗书。“谁也不能否认文告的存在。”
“先锋”跑了——188团团长邓先锋悄悄出逃
一个副营长朝天鸣枪拦住逃散的士兵,“我们就是要在这里战死的。我愿意守德山,愿意留下的不要走。”200多人跟他留下,在德山打了4天3夜,全部战死
战斗是在11月18日清晨打响的。169团团部接到第9连的电话,两百余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利用汽艇从石公庙向涂家湖进犯。“防守的只有第9连的一个排,排长姓苗,很勇敢,战斗打到18日的下午,他们击沉了日军一艘汽艇,打死30多敌人,日军退了回去。”
“打了两天,9连已经拼了一半,而敌人却是越来越多。”吴荣凯说,在20日早上,师部决定将第7连增援第9连,“在牛鼻滩,一部在沅江南岸,一部在沅江北岸,两连向鬼子冲锋了一阵子,将敌人打退了。”
也就是在169团的阵地打得最惨烈的时候,57师师长余程万接到了第100军军长施中诚转达的蒋介石电令:“第74军、第44军、第100军应尽全力在常德西北地区与敌决战,保卫常德而与之共存亡。”
也是在这天,第74军军长王耀武见余程万守城任务艰巨而力量单薄,将第63师188团调拨给余程万指挥,接替德山和沅江南岸的防务。“德山是常德的南大门,其孤峰岭是沅江南岸唯一的制高点,是常德的军事屏障,如果德山失守,我们守城部队将彻底无路可退。188团的团长叫邓先锋,正是这个先锋出了问题。”吴荣凯认为,德山守备的换防,使得常德战局为之大变。
就在牛鼻滩战斗打得激烈,需要188团打响战斗进行牵制的时候,邓先锋竟然不经余程万批准,悄悄向黄土店方向逃跑了,部队也化整为零四处逃散,常德的天然屏障轻易落入敌手。“这个团有一个副营长,见邓先锋率先逃跑,朝天鸣枪拦住逃散的士兵说,‘我们当兵的犯了天大的法啊,军法不可犯,我们就是要在这里战死的。我愿意守德山,愿意留下跟我的都不要走。’”
因为不在一个师,吴荣凯跟这位副营长见面并不多,只是有过一面之缘,“200多人跟他留下了,在德山打了4天3夜,全部战死。”在上级逃跑的时候,一个下属的壮举可以让后人永久缅怀,“但他把名字都没留全,我只记得他姓张。”
常德会战日本出动细菌战
1941年11月4日拂晓,一架飞机从南昌起飞至常德,在城区低空盘旋三周,撒下许多杂物,又在城区东北30公里处的石公桥镇撒下杂物,当日下午军民共扫集四五百斤,均为带有鼠疫菌的跳蚤附着物。
1941年11月12日,常德广德医院收治第一例鼠疫患者。此后,鼠疫便大流行,全城恐慌,逃亡乡下。
19411年2月8日,日军又派9机轰炸常德,扔下50余枚炸弹,城内一片混乱,防疫工作受到严重破坏。
1942年1月疫情再度大蔓延,至5月又达到高峰,到年底,登记鼠疫死亡已达400余人,实际超过600人。
1943年,城内仍有疫鼠,直至年底,常德会战,常德城化为废墟,鼠疫才告结束。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