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汉顺帝刘保如何当上皇位的? 汉顺帝刘保为何重用宦官

刘保
汉顺帝刘保,本来是安帝的独生子,依照常理,在安帝死后继承皇位,应当是没有任何悬念可言的。但历史偏偏在这里又转了个弯弯,刘保差一点就失去了帝位,原因就是刘保的母亲不是安帝所爱的阎皇后,而是一个普通的宫女李氏。
安帝驾崩,刘保听说消灭后立即要求进宫为父皇哭吊,结果被阎皇后阻止,理由是刘保已经被废,不算是安帝的儿子了。刘保见父亲已死,自己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情急之下就在宫外号陶大哭起了。回府,不吃不喝,仍是不住渧哭。
汉朝号称“以孝治天下”,当时的社会风气就是注重孝道,刘保宫外哭吊,博得了很多人的同情,包括朝中的官员,也包括宫中的一些宦官。通常我们提到宦官,往往认为他们品质卑劣,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任何正义感。中常侍孙程,就是一个比较有正义感的宦官,他对刘保的处境非常同情。延光四年(125年)十月,少帝刘懿病危的消息在宫传开,孙程得到消息后,就和刘保的近侍长兴渠(复姓长兴,名渠)商议,一旦少帝不行了,就推翻阎氏外戚集团,拥护刘保继位。得到长兴渠的支持后,孙程又暗中联络了其他一些和他有同样想法的宦官。
少帝去世后,阎太后重演安帝死后秘不发丧的故伎,同时派人去征召其蕃王的儿子继位。阎太后此举,外朝自然被蒙骗得住,可是孙程等人身在宫内,当然很快知道消息。大家认为,如果等到外蕃的王子召来,刘保就彻底没机会了,现在是最后的机会,趁着少帝已死,外王子未到,帝们空缺的机会,推翻阎太后,大事可成。
十一月二日,孙程、王康、王国、黄龙、彭恺、孟叔、李建、王成、张贤、史汛、马国、王道、李元、杨佗、陈予、赵封、李刚、魏猛、苗光等一共十九位宦官聚集在刘保所居住的德阳殿西钟之下,割衣盟誓,准备举事。
十一月四日,孙程等十九人从德阳殿出发,直扑章台门,当时阎太后几个宦官死党都在,孙程等人突然冲到,也不多说,卟卟两刀,砍死了其中的江京、刘安和陈达,只剩下雍乡侯李闰,在一旁吓得发抖。孙程提着血淋淋的刀大声问李闰是否支持拥立刘保做皇帝,李闰哪敢不从,连忙表示坚决支持,孙程二说不说,拉上他回到德阳殿,就以李闰的名义拥立刘保。
孙程一面命人保护好刚刚拥立的刘保,一面亲率人马守住宫门,将阎太后软禁起来,并以刘保的名义调动禁军和外朝的大臣,镇压阎氏外戚集团。结果只一夜的功夫,就完全控制住了局面,曾经不可一世的阎氏集团,就这样覆灭了,刘保历经艰难,终于坐上了本属于他的皇位。
在整个过程中,以孙程为首的宦官们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们同情刘保,不惜拼死一搏。相比之下,外朝大臣们普遍显得冷漠无情,虽然他们也对刘保的遭遇感到难过,但毕竟没有什么行动。因此,顺帝非常感激孙程等宦官对自己的恩情,一即位,就加封孙程等十九人为侯。而对于雍乡侯李闰,虽然他是阎氏死党,而且曾经积极参与诛灭邓氏和陷害刘保等事,但毕竟最后参与了拥立,所以不封不赏维持原状。
于是宦官集团的势力,进一步强大了。
谦和的外戚
虽然重用宦官,但是顺帝还是扶持了自己的妻家梁氏一族,而在顺帝时期,梁氏一族也一反历代外戚专权跋扈的作风,称得上是谦恭温和的外戚。早在章帝的时候,梁氏一族就嫁到宫中两个女子,就是和帝的生母梁贵人和梁贵人的姐姐梁大贵人。可是梁家是和帝舅家的事实,却长期被隐满,即使是和帝以霹雳手段清洗了窦氏一族以后,真相仍未揭开。因为和帝至孝,并没有因为窦家有负于自己而迁怒于窦太后,仍旧像从前一样孝敬窦太后。直到窦太后去世,梁家才将事情向和帝说明,梁家提出不要将窦太后与章帝合葬,以对得起蒙冤而死的梁贵人。和帝却因为窦太后对自己确有养育之恩而不忍这样做,只是追封了梁氏为太后,并且封赏了梁氏族人,梁太后的兄弟梁棠被封为乐平侯,梁雍被封为乘氏侯,梁翟为单父侯。
但是和帝在位时对外戚管束很严格,和帝以后邓氏外戚集团掌权,邓氏以后则是阎氏集团掌权,一直没有轮到梁家登场。而梁家人自己也选择了底调做人的态度,不求上进,只求安稳。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定,顺帝即位后,梁家开始得到重视,最终成为专权的外戚集团。
永建元年(126年),梁雍的儿子梁商继承父爵,永建三年(129年),梁商的女儿和妹妹进入皇宫做嫔妃。阳嘉元年(132年),梁商的女儿被册立为皇后,妹妹则被立为贵人。梁氏出了皇后,被贴上了专权外戚集团的第一张标签。顺帝显然很想和以前历代皇帝一样扶持自己的皇后家人做外戚,以平衡朝中势力。但是梁家似乎是在窦氏、邓氏以及阎氏家族的兴衰历程中看透了走马灯似的“外戚轮回”,对顺帝的提拔显得不很热情。顺帝曾经想封梁皇后的哥哥梁冀为襄邑侯,结果梁皇后的父亲梁商谦让不接受。顺帝又想加封梁商本人做当大将军,结果梁商干脆坚持说自己有病不上朝了。可是顺帝的下了决心要让梁家掌权,梁商在家泡了一年的病号,顺帝不仅没放弃,反而干脆派人捧着策书跑到梁商的家里来授官。梁商没办法,只好接受任命。
虽然最终还是被顺帝拉下水,可是梁家人坚持自己的处事哲学。梁商总是强调自己只是靠着裙带关系才当上了大将军,没什么真才实学,遇到有学问的人就虚心请教,发现民间有人才,就积极推举提拔。于是,很多人才,如:巨览、陈龟、李固、周举等人,都被梁商推举作官,这些人确实德才兼备,作了不少好事,于是天下人都说梁商是个好官。
既然梁商如此得人心,顺帝自然更加器重他了,这样难免引起一些人妒恨。永和四年,宦官张逵诬陷梁商和另外两个宦官曹腾、孟贲谋划废掉顺帝另立新君。见顺帝对此根本不相信,张逵竟然仿造假诏书把曹腾、孟贲捉起来。被顺帝知道此事后大怒,一面把曹、孟二人放出来,一面将张逵及其一伙都捉起来进行审问。张逵承认自己有罪的同时,又牵连了一批朝臣,事态有扩大化的危险。
张逵诬陷梁商的时候,梁商没有做什么辩解,现在却挺身而出,替受到牵连的大臣们进行辩护。梁商说“《春秋》里面说‘立了大功,只奖励主帅,犯了大罪,只处罚主犯。赏赐不能因超越本份而发得很多,施刑也不能因为过份而用得很宽。’这就是古代那些圣贤的君王可以治理天下以至于太平的缘故。臣下听说审查中常侍张逵等人时,他们的供词牵连到许多大臣。一旦大案兴起,必然就会累及无辜。把该判死刑的罪犯长期关押,把一些小问题演变成大案,这不是顺应天地、安定国家、教化百姓的办法。臣以为,应当把此案尽快了结,停止那些纷繁的搜捕。”
梁商言词恳切,入情入理,顺帝同意了他的请求,于是,一场可能发展成为大规模冤狱的案件,适时的停止了。
官场如此险恶,梁家自然更加谨慎行事,梁商在世的时候,每遇灾荒年成,就把自己田租收取的稻谷运到城门处,用来赈济那些没有粮食的灾民,但是不说是梁家的善举,只说是国家发放的救助粮。在梁商的带动下,梁家上上下下大都很注意自我约束,不敢利用权势干非法的勾当。只有梁商的儿子梁冀除外。
永和六年秋天,粱商临终之时告诫粱冀说:“我没有大的功德,却享受了许多福分。生前没辅佐好朝廷,死后却一定会耗费国家的钱财。穿上好的衣服,口里含着珠宝,对朽骨来说又有什么益处?百官劳顿,拥挤在道路上,更不过是增加了路上的尘土罢了。虽然说按照礼节该这么办,可礼节也该灵活处理。现在边疆有战争,内地有盗匪,怎么可以为我的丧事破费国家财富呢?我死之后,把我运到坟墓前,马上就装殓人棺。就穿平时穿过旧的衣服,别另外裁制新衣服。穿戴好后就立即把坟墓打开,坟墓打开后就马上下葬。祭祀时用的食物就像我在生时吃的一样,不要用猪牛羊这三牲的大祭礼。人们说,是孝顺的儿子就应该按照父亲的意愿办,你们不要违背我的话啊。”交待完,梁商就去世了。
梁商权高位重,却一生公忠体国,作为东汉历史上的掌权外戚,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他的儿子梁冀却完全违背了梁商的作人准则,最终将梁家推向了毁灭的深渊。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