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吕正操夫人是谁 吕正操的子女近况

吕正操家庭合影
刘沙,女,著名抗日将领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吕正操的夫人。他们育有一儿两女。他们在风风雨雨中相濡以沫,相携同行。
吕正操夫人
1942年,冀中军区领导机关干部庆祝元旦,同时为3对新人祝贺新婚之禧,其中一对就是吕正操和刘沙。刘沙后来回忆说:“真是一场别开生面的闹剧,令人啼笑皆非。就在日本鬼子加紧扫荡的关头,军区机关一片欢腾,分享3对革命伴侣新婚的欢乐!”
刘沙小吕正操13岁,自小即向往读书自立、男女平等。她在北平上高中时参加了“一二·九”学生救亡运动。1937年回到家乡,参加党领导的抗日工作,并和吕正操、黄敬、孙志远等党政领导在工作中常有接触,渐渐地彼此熟悉。1941年冬,刘沙已是冀中区妇救会宣传部副部长,自然是不少年轻人所追逐的 “梦中情人”,而许多好心的战友也为她穿针引线,她却“按兵不动”,坚守防线。
当时,黄敬和妇救会主任白芸很关心吕正操的婚姻。一天,黄敬托人捎给刘沙一个纸条,表示吕正操想同她谈朋友。刘沙表示这事不可能。后在黄敬的反复工作下,才带着“不可能”的想法与吕正操见面。
吕正操对她说:“我们交换交换意见,谈谈彼此的观点,谁也不能勉强谁嘛。”刘沙开门见山地说:“我认为我们不可能。因为跟大人物在一起,我受不了拘束,距离太大,我不习惯,恐怕合不来……”
“什么大人物小人物的,都是共产党员,能有多大距离?”他打断刘沙的话,“说来说去,还是要摆开自己的观点、想法再下结论嘛。”
两人开始讲些大道理,从马克思主义的恋爱婚姻观点,谈到马克思和燕妮的爱情生活。两人取得共识:男女双方必须平等相待,互相尊重,互相信任,夫妻间应坦率、真诚,来不得半点勉强。但是,刘沙还是觉得和“一号首长’(战时代号)有一种无形的距离感。吕正操开玩笑说:“要说有距离,就是有一点不方便 ——我身后总有警卫,说话不方便。”说完,两人都会心地笑了。
此后,他们敞开思想,多次深谈。慢慢地,固执而矜持的爱情防线终于被突破,刘沙感到自己再三说过的“不可能”的事已经成为可能。于是,径自找到区党委组织部长刘亚球,单方面提出结婚申请并征求党组织的意见。
吕正操这样的高级干部,婚事需中央军委和中央组织部批准。1941年年底,朱德和彭真来电,批准他们结婚。
由相知到相爱,最终结为伴侣,风雨相伴,他们的爱情大树始终根深叶茂。即使在“文革”岁月,有人想在刘沙身上找茬,没有得逞。吕正操在铁道部关押期间,刘沙只能通过小女儿每天去探望他的爸爸,并送去精心制作的饭菜,保证营养,尽量维持健康……
就是这样,他们在风风雨雨中相濡以沫,相携同行。
吕正操子女
吕正操有一儿两女,吕正操的儿子是在冀中战场上出生的。鲍辉说,吕正操从小就对子女教育十分严厉,经常教导他们为人要正直,坦诚,要凭自己的能力谋生。吕正操子女大学毕业后,全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找到的工作,儿子从事军事科学研究,两个女儿则在北京很平常的企业工作,吕正操从未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向子女的领导开口,要求特殊照顾他们。吕正操说:“我什么也不要求,让他们自由自在,婚姻也好,工作也好,我都是放松的。”如今,吕将军的子女都已进入花甲之年,他们对父亲的言传身教仍时刻牢记在心,为有这样的父亲而感到骄傲。吕正操子女之一的吕彤羽接受网络访谈讲述父亲传奇人生时说,“我爸虚岁到106岁了,听力有点问题,我妹拿着小黑板问我爸生日怎么过。她说,过几个月你就106岁生日了,该怎么过?你看他有胃管在那里,讲话不是特别方便,于是他就要来笔在黑板上写:不声张。这三个字是我爸刚才写的。我爸现在的状况意识是很清楚的。”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