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钦点肖劲光当海军司令 肖劲光的海军生涯

肖劲光
开国大典的礼炮声刚刚响过,组建全国性海军迫在眉睫。中南海红墙内,毛泽东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个战将的身影。
谁来当海军第一任司令员?
1949年,金秋10月,在开国大典的礼炮声中焕发了生机的古都北京处处充溢着喜气,一片繁忙景象。
然而,最忙的还是中南海红墙里边新中国的领袖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建国初始,百废待兴,万机待理;江南战报频传,拔城夺隘的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通宵达旦的繁忙中,毛泽东脑海里还在酝酿着一个重大决策:组建军委海军机关。
半年前,淮海、平津战役胜利结束,百万大军即将渡江南下,全国政治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在内战炮火中觉醒了的国民党海军部队接连起义。3月4日,“重庆”号巡洋舰舰长邓兆祥率部抵达葫芦岛港。24日,进军北平途中的毛泽东与朱德总司令联名签发了给起义的“重庆”号巡洋舰官兵的嘉勉电,与此同时果断决定:立即组建海军!并以军委的名义下令,把组建海军的任务交给了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4月23日,华中军区副司令员张爱萍受命在江苏泰州白马庙组建了解放军第一支海军部队———华东军区海军。半年来,华东军区海军在改编起义部队、协同兄弟部队作战中发挥了重大作用。然而,管理从北到南的军港、码头,展开解放沿海岛屿的战斗,守卫漫长的海岸线,单靠华东海军是远远不够的。全国性海军必须迅速组建。这副重担交给谁呢?谁来当新中国海军的第一任司令员?毛泽东陷入深深的沉思。
20多年的战争,大大小小的战斗不可计数,数以百万计的解放军可谓战将如云。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选一个海军司令员是不成问题的。毛泽东反复思考的是:谁最适合?循着这一思路,长期以来血火与共的将领们的身影一个又一个从毛泽东脑海里闪过,最后定格在一个熟悉的身影上:肖劲光。
1950年1月12日,肖劲光任海军司令员
肖劲光时任第四野战军主力部队第12兵团的司令员兼政委,同时兼湖南军区司令员。这时,他正在衡宝(衡阳、宝庆)战役前线指挥战斗。在歼灭白崇禧集团4个主力师的胜利喜悦中,肖劲光接到中央军委电报:“主席召见,有要事相商。”
时隔一天,肖劲光就出现在中南海颐年堂毛泽东的会客室里。
见到肖劲光,毛泽东非常高兴。他紧握着肖的手说:“你来得好快呀!你们教训了‘小诸葛’(指白崇禧———编者注),仗打得不错。”接着他询问了衡宝战役后期的情况,然后说:“解放全国的任务虽然还相当繁重,但是组建空军和海军的任务已经提上议事日程。空军的筹建工作已经差不多了,决定让刘亚楼去当司令员。现在要着手筹建海军,中央想让你来当司令员,怎么样?”
赴京的火车上,肖劲光对毛泽东召见的“要事”作了种种揣测:调回军委机关?交给新的作战任务?就是没有想到要自己去组建海军。由于毫无思想准备,听了毛泽东的话,肖劲光便坦率地说:“主席,我是个‘旱鸭子’,哪能当海军司令?这么多年,我就坐过五六次海船,还晕得不行。海军司令还是让别人做吧!”
1957年8月4日,肖劲光司令员乘快艇检阅海军驻青岛舰艇部队
毛泽东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就看上了你这个‘旱鸭子’。让你去组织指挥,又不是让你天天出海。”沉吟了一下,毛泽东又意味深长地说,有海就要有海军。过去我国有海无防,受人欺侮,我们把海军搞起来,就不怕帝国主义欺负了。再说,我们要解放台湾,也要有海军,没有海军不行。要搞海军么,总得有个人去领头。20多年来,我们和日本鬼子打仗,和国民党反动派打仗,都是钻山沟,钻青纱帐,主要在陆地上。现在要建设海军了,派谁去当司令员呢?要你当海军司令,军委是经过认真研究的。我们搞海军的基础很差,现在除了起义人员带来的舰船、装备,一无所有。你做过改造旧军队的工作,有经验,也了解我们部队的传统。还有,我们搞海军要争取苏联的帮助,你留过苏,懂俄语,了解苏联部队情况。这些都是有利条件。肖劲光默默地听着,知道任命海军司令员的事中央已经过研究,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不住地点头。最后,毛泽东嘱咐肖劲光回到长沙后,继续抓好12兵团和湖南军区的工作,调海军的事等军委的正式命令。
1949年12月,毛泽东亲自率代表团赴苏联访问。临行前,他又一次召见了肖劲光,向肖劲光了解苏联有关方面的情况,征询他对海军建设的意见。肖劲光这次有了准备,便比较系统地谈了自己对创建海军的一些想法。毛泽东听了很满意,连连说:“好,好,要考虑得更细一些,一步步落实。”此后,中央军委便向第四野战军发出了拟调肖劲光到海军工作的电报:“为统一管理指挥各地人民海军及现有舰艇,拟调12兵团兼湖南军区司令员肖劲光同志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刘道生同志为海军副政委兼主任,并允许由原兵团直属队抽调部分机构与干部,以作为海军直属机构之基础。”但肖劲光任海军司令员的正式命令没有发出。毛泽东明确表示,要等访苏回来最后定。
1955年10月1日,肖劲光等在天安门上合影左起:宋任穷、邓颖超、陈赓、肖劲光。
1950年1月,在苏联进行国事访问的毛泽东仍然思考着海军的筹建工作。通过与苏联军界的接触、了解,他更坚定了由肖劲光任海军司令员的决心。13日他从莫斯科给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副主席发来电报:“可即任命肖劲光为海军司令。”据此,1950年1月15日,中央军委正式发出命令:“(一)为了统一管理现有各地海军人员及舰艇及建立人民海军,特任命肖劲光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二)现在大连创办之海军学校及华东军区海军司令部今后即直接向肖劲光司令员报告工作。”
接到命令,肖劲光立即交待在湖南的工作,到京赴任。从此,肖劲光开始了他的海军生涯。他在海军司令员的位置上一干就是30年。这30年中,人民海军白手起家,从小到大,逐步发展壮大起来,在解放东南沿海岛屿、反击外来侵略、保卫国家海洋合法权益的斗争中,屡建功勋。
1957年11月7日是苏联“十月革命”40周年纪念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主席的身份亲率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庆祝活动。同时,中国还派出了有肖劲光参加的军事友好代表团。在苏联期间,肖劲光会同刘亚楼去看望毛泽东。毛泽东一本正经地问,肖劲光还晕船吗?刘亚楼还晕飞机吗?肖劲光说:“现在好多了。”毛泽东风趣地说:“海军司令晕船,空军司令晕飞机,这就是本人的干部政策!” (吴殿卿)
湖南省长沙人。一九二零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九二一年赴苏联学习。一九二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二四年回国后,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六师党代表。参加了北伐战争。一九二七年赴苏联入列宁格勒军政学院学习。一九三零年回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斯,任闽粤赣军区参谋长兼政治部主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校长,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区政治委员,建黎泰警备区司令员兼红十一军政治委员,闽赣军区司令员兼红七军团政治委员,红三军团参谋长,中共陕甘宁省委军事部部长兼红二十九军军长,中共中央军委参谋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后方留守处主任,陕甘宁留守兵团司令员,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副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兼南满军区司令员,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员,第四野战军副司令员兼第十二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湖南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三、四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共产党第七届候补中央委员,第八、九、十、十一届中央委员。在中国共产党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被评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