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焘称王明志大才疏 料定斗不过毛泽东

张国焘毛泽东
本文摘自:《王明年谱》,编者:郭德宏,出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1937年12月9日,王明在9~14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如何继续全国抗战和争取抗战胜利呢?》的报告。这个报告共分三部分:一、决定中日战争胜负的三个主要因素;二、四个月抗战的经验与教训;三、怎样继续全国抗战和争取抗战胜利?
在第一部分中,报告指出:“在国共合作基础上,全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和发展,在全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基础上,达到: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之建立,全中国统一的国防军队之创造,全中国人民之抗日救国大团结的开始形成–这就是保障继续抗战和争取抗战胜利的最主要的条件。”关于全中国统一的国防军,报告说:“虽然还没有统一指挥、统一纪律、统一武装、统一供给和统一作战计划的真正全中国统一国家军队,但是,中国军队正向这个方向前进,且已开始有了初步的基础,这一点对于抗战及抗战前途有极重要的意义。”关于中国的民主制度,报告说虽然“距民主共和国的制度还远”,但“已经开始民主化”。
在第三部分中,报告指出“巩固和扩大国共两党合作,是巩固和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枢纽”。为要加强国共合作,报告提出:就要以抗日与不抗日作为“划分友敌之主要标准”,如“分成左中右三派”,也“主要地是以抗日降日为分野(西班牙例与中国实例)”;要“共同负责,共同领导”,“共同奋斗,互相帮助,共同发展(西班牙,德国经验,满洲经验)”。“在个人中–以现有的合法的工会为基础,组织统一的职工会”;“在农民中–利用原有的合法形式进行合法工作”;“在青年中,–建立抗日救国统一的青年组织”。要“在国民政府基础上建立真正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在现有军队基础上建立和扩大全中国统一的国防军”。八路军在新占领区域,“行政制度及政策均须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作出发点”。虽然要实行“统一指挥,统一纪律,统一武装,统一供给和统一作战计划”,但八路军还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在一个更详细的记录稿上,这个报告还有如下的内容。
第一,说全国抗战后政治制度“开始民主化”,对国民党“不能用分成左、中、右三派的分法”,“过去提出国民党片面抗战,是使他们害怕,要提出政府抗战很好”,“对于CC与复兴社过去是叫法西斯蒂,现在应公开纠正过来”等。
第二,说“现在不能空喊资产阶级领导无产阶级或无产阶级领导资产阶级问题,这是将来看力量的问题,没有力量空喊无产阶级领导是不行的,空喊领导只有吓走同盟军”,“因此我们不能说是谁领导谁”。在军队问题上,报告虽然谈到“八路军如何保障独立性问题”,但认为“我们要拥护统一指挥,八路军也要统一受蒋指挥”,并说“红军的改编不仅是名义改变,而且内容也改变了”。报告提出:“今天的中心问题是一切为了抗日,一切经过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切服从抗日。”
第三,说“不要提出改造政权机构”,不要“过早提出肃清汉奸分子”,“行政制度在山西等地区不能建立与特区同样的政策,要同样用旧县政府,县长,不要用抗日人民政府等”,并批评刘少奇写的小册子“提得太多,提出打大地主当作政策是不对的,提出单打维持会也是不对的”,还说“对于中国的军队不是说旧军队不行,要改造旧军队这是不策略的口号,总的是在旧的军队基础上改造军队”。
第四,说“今天不是组织狭小的群众团体,而是利用既在合法的团体,要登记,读总理遗嘱也可以,要利用合法,取得合法,争取一切宗教的合法的团体”;“现在中国需要统一的群众组织,不要分裂的群众组织,在抗战条件下不怕国民党限制,而是我们的方法不好,一定要争得合法,到国民党去立案,市党部来参加”。
第五,说“没有统一的国防军和统一的正规军是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游击战不能战胜日本”等。
王明在晚年写的《关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路线和抗日战争时期中共内两条路线的斗争》的回忆中说,他“在政治局会议上作了关于目前抗战形势与党的任务的报告。此外,还传达了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从莫斯科回国前同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谈话的内容,并作了关于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六年工作的报告”;“在讨论中,所有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包括毛泽东)一致同意王明同志的报告及报告中提出的政治路线,即以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建立在国共合作基础上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主要内容的路线,以便进一步动员和组织几亿中国人民及其武装力量抗日救国,直到在苏联全面帮助下和其他各国反日力量的同情下,取得最后胜利。同时,政治局一致赞同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的指示和上述王明同志的报告”。说“中共中央政治局1937年12月会议根据王明同志的报告所通过的路线,是什么‘右倾投降主义路线’”,因而整个武汉时期“全党是在这条‘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统治下”,这完全是“毛泽东的伪造”。
张国焘在回忆中说:“王明当时俨然是捧着‘尚方宝剑’的莫斯科‘天使’,说话的态度,仿佛是传达‘圣旨’似的,可是他仍是一个无经验的小伙子,显得志大才疏,爱放言高论,不考察实际情况,也缺乏贯彻其主张的能力与方法。他最初几天的表演就造成了首脑部一些不安的情绪,我当时就料定王明斗不过毛泽东。”“王明这些话使毛泽东的神情,显得有些尴尬,似是受到当头一棒。他也许想到他已往发表过的言论和所做的一切,竟与莫斯科的简直大有出入。现在莫斯科,竟要他与国民党形成长期而巩固的合作。”倒是刘少奇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口号须要具体解释”。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