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邓子恢与邓小平是何关系 邓子恢顶撞毛泽东不懂情况瞎指挥

邓子恢
邓子恢是我国农业工作专家,先后担任过农村工作部部长、国务院副总理等职位,为我国农业发展贡献毕生精力。那么在农业工作中,邓子恢与毛泽东自然会产生矛盾的。
邓子恢与邓小平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前者是福建省龙岩县人,后者是四川省广安的,两人长得比较像,名字又相近罢了。
邓子恢顶撞毛泽东不懂情况瞎指挥
解说:这年春天,正当农村销粮大幅度增加,而缺粮呼喊声越来越大的时候,中共中央收到了一份材料,反映山西闻喜县宋店乡粮食的统销情况,材料揭露了这个乡假缺粮的现象,其中说这个乡原本要求供应粮食10170斤,经过对统销工作进行整顿后,不仅不要供应,而且还多余6200斤机动粮,类似的材料中共中央还收到不少。
由此使毛泽东认为,所谓缺粮,大部分是虚假的,是地主富农以及富裕中农的叫嚣,据此,中共中央国务院于1955年4月28日作出了关于加紧整顿粮食统销工作的指示,这个文件下发后,从5月份开始,粮食销量果然大幅度下降,这更使毛泽东相信,原来对农村粮食紧张情况的估计是言过其实的,形势并没有那么紧张。
4月下旬,毛泽东离开北京,前往南方视察,此时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毛泽东在视察途中,看到铁路两旁庄稼的长势,听了一些地方负责人的汇报,对农村的形势作出了新的判断。
中共中央上海据书记柯庆施对毛泽东讲,经过调查县、区、乡三级干部中,有30的人反映要自由的情绪,不愿意搞社会主义,这使毛泽东立即意识到,这种不愿意搞社会主义的人,下面有,省里有,中央机关干部中也有,中央农村工作部,反映部分合作社办不下去,是发谣风。
回到北京之后,毛泽东立即找邓子恢,谈浙江收缩合作社的问题,但邓子恢却没有跟上毛泽东认识的变化,在此次谈话后的第二天,即5月6日,邓子恢在全国第三次农村工作会议的总结报告中,仍强调要坚持停止发展全力巩固的方针。
1955年5月17日,毛泽东在杭州召开了南方十五省市委书记会议,会上的有的省委书记汇报说,按照中央农村工作部的建议收缩合作社,引起了农村干部和群众的不满,也有人在汇报中埋怨,中央农村工作部压制了下面办社的积极性,一些省委书记重新自报了,1956年春耕前大幅度发展合作社的计划,这引起了毛泽东的极大兴趣,也受到了很大鼓舞。
6月下旬,毛泽东回到北京,又立即约邓子恢,谈农业合作社的发展问题,毛泽东提出,1956年春耕以前,合作社应该发展到130万个左右。
辛逸:邓子恢他有个什么想法呢?他认为啊,当时你不管搞什么样的生产关系的调整啊,你得保护农村的生产力,我们很脆弱,而当时农村中的生产力主要是谁控制呢?是新中农,这新中农手上呢,他有大牲畜,他有大的农具,他有土地,如果说你这个过快的搞农业合作化呢,你等于是用这个贫苦农民,去部分的剥夺中农的利益,因为大家一凑在一起劳动,你合作社不就是凑在一块儿嘛,凑在一块儿,人家中农有牲口,人家有农具,人家有土地,你贫农地又少,你人口又多,完了以后你又没有牲口,你又没有这个农具,大家凑在一起劳动,然后大家都按劳分配,你按劳分配的话,有些中农就不高兴了呀。
解说:7月份,毛泽东又一次约见邓子恢,再次重申了自己对农业合作化的见解和主张,并严厉批评了邓子恢等人。
辛逸:所以邓子恢呢,说了我们得缓一缓,这个所谓缓一缓呢,就是得保护中农的利益,比如说牲畜的作价,你得正儿八经地做,你不能就是形式上作价,结果你不还人家了,等于是借钱不还嘛,土地到底是按50%还是60%分红,你得正儿八经的你得有个说法,是吧,保护各种生产要素的利益。
解说:毛泽东对邓子恢坚持己见甚为生气,对中央秘书长邓小平说,邓老的思想很顽固得用大炮轰。
辛逸:邓子恢跟毛泽东打了很多次架,有一次两个人谈了五个小时,邓子恢说,我就坚持我的想法,邓子恢这个人很耿直,你毛泽东也不了解实际情况,就在中南海大手一挥,我们要迅速地实现社会主义,一窝蜂啊,一夜之间搞这个运动式的合作化,邓子恢是不同意的。
解说:7月31日,毛泽东在北京召开,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毛泽东在会上,作了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报告,报告一开头,就对邓子恢等人的所谓右倾错误作了严厉批评,邓子恢被毛泽东形容成小脚女人。
陈廷一:古代的三寸金莲走得太慢,毛泽东要快一些,要快一些要急一些,你扭扭捏捏地不往前走,瞻前顾后的,又怕这又怕那的,人也想的很多,包括中央领导都想的很多,他不是小脚女人,主席走得太快了,大家跟不上,所以大家都受批评。
解说:毛泽东作完报告后,由邓子恢发言,此时的毛泽东在党内的地位如日中天,拥有绝对的权威,面对毛泽东的批评,邓子恢在会上只得做即席发言,表示拥护毛泽东的批评。
叶扬兵:到1955年春天的时候,一开始毛和邓观点都是统一的,停缩发,农村形势危机了,合作化搞冒进了收缩,毛赞成,而且压缩的计划比邓子恢还要多。
原来的计划是1957年搞百分之多少,后来毛泽东说搞不了那么多,搞三分之一就可以了,毛泽东这个时候是赞成这种决定的,他那个时候,他是根据那个情况的话,作出这样的判断,但是很快他就变了。
解说:8月份,毛泽东约邓子恢谈话,他问邓子恢,为什么土地改革时那样坚决?现在搞农业合作化不坚决了呢?邓子恢向毛泽东陈述了自己对土地改革和农业合作化的认识。
辛逸:毛泽东说,我看今年可以10%吧,不用5%了,邓子恢说那不行,这个还得稳一稳,还有很多问题又吵一架,又过两天毛泽东说,我看今年50%就行,我们翻一番行不行,再翻一番,邓子恢说那胡闹,那怎么能翻一番呢,这已经了不得了,这已经农村都出大乱子了,毛泽东说,我没看到乱子,哪有乱子,我刚回来,外面好得很。
解说:8月26日,毛泽东在一份请示报告中批示,暂时不要农工部管理农业合作化问题了。
辛逸:有人写文章说,说有一天毛泽东就把邓子恢叫到办公室说,中央农村工作部,十年来负没干一件好事,我宣布,现在解散,邓子恢就这么下了台。
解说:此后,在发展农业合作社的工作问题上,邓子恢这位资深的农村工作领导者和他领导的中央农村工作部,就靠边站了。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