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康生如何获得毛泽东重用? 毛泽东为何信任康生

康生
康生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成员之一,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是党史中声名最坏的几人之一,也是中共老一辈革命家大多数人都痛恨的人物。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能够长期占据党内高位,在其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先后两次获得毛泽东的信任和重用。
在其死后甚至获得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光荣的反修战士”的称号,可谓生前位极人臣、死后备极哀荣。康生是如何获得毛泽东的信任及重用的?其中有何内情?本文将对这两个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康生,出生于山东诸城的一个地主家庭,从小便受到良好的教育。出生于地主家庭的康生,将他那一套由地主家庭中学得的爬官、弄权之术运用得无比纯熟,这使得他在党内的职务不断升迁。长期以来,康生信奉的原则是:“党内谁有权,就跟谁;谁的职务高,就捧谁;谁说话顶用,就靠谁。”(仲侃《康生评传》第18页)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康生先后讨好李立三、王明、毛泽东、刘少奇、林彪等人并取得巨大的效果。
毛泽东信任和重用康生,除了延安整风和文革时期两次被重用之外,还表现在毛泽东对他的保护上。延安整风后期,很多人要求康生出来道歉,但毛泽东并没有要求康生出来道歉更没有处分康生,反而是自己站到前台去给各个被整者、被审查者道歉;在文革中,也有一些人告发康生、整他的黑材料,但康生依然可以安枕无忧并备受重用,这与毛泽东对他的保护是分不开的。
与中共绝大多数干部不同的是,康生很有城府。他之所以能够屡屡整治别人而不被别人整治,除了他紧跟最高当权者、手握重权之外,还在于康生的历史比较清白,他说话办事都很注意,从来不把自己的真心话说出来,也从来没有落下什么把柄在别人的手中有关。在《罗瑞卿传》一书中曾记载,1965年罗瑞卿主持修改《解放日报》的一篇名为《突出政治就是在一切工作中用毛泽东思想挂帅》的社论时,关于是否在社论中提“毛泽东思想是最高最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用语时,曾向康生请教,康生:“由于不知道‘最高最活’出自林彪,同时也由于他尚未开始同林彪的勾结,于是表示:这是新提法,如果要这样提,恐怕应问问中央常委,甚至恐怕还要问问主席自己。罗瑞卿问他的个人意见如何,康生未正面回答,他认为,还是按中共中央原来的提法稳妥。于是,罗瑞卿便将‘最高最活’删去了”,“而后来用这一条整罗瑞卿时,康生则保持着深不可测的沉默”(《罗瑞卿传》第316、317页)。由此例便可知康生的谨慎小心。
而那些被整者,他们的被整治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一定的依据的,除了他们自身历史有污点或者盲点之外,他们说话办事不注意也是他们自身被整的一个原因。同时,在平日里的闲聊中,康生能够通过精巧的设问来抓住对方话语中的漏洞,以此作为日后整人的材料。
在许多领导干部的眼中,康生奸诈、狡猾、爱整人,是贝利亚似的人物,很多人深恨康生却又对其无可奈何,于是就只有在其死后将其列入奸臣之列,永远地打入历史的“垃圾箱”内。康生既然是众人眼中的奸臣,那为何毛泽东还要重用康生呢?因为在毛看来康生可不是奸臣,不仅不是奸臣,反而是个大忠臣,因为只有康生从来都是支持他并且至死也没有背叛过他的,这就是“忠臣”的表现。在毛看来,对党的忠诚是不够的,只有对他本人的忠诚才算是“忠臣”。1959年毛批判彭德怀的时候,运用政治局的力量将彭打成“反党集团头目”,很多人对此感到很不理解,认为彭一辈子对党忠心耿耿,何来的反党头目之说呢?但毛不是这样想的,以毛泽东对彭德怀几十年革命历史之了解,他何尝不知道彭对党、对革命忠心耿耿呢?但对党忠诚对革命忠诚并不意味着对毛忠诚,在毛及党内的许多人看来,当毛成为中共无可替代的领袖之后,毛也就成为了整个中共党及军队的化身,在这种情况下,对毛不忠诚也就意味着对党的不忠诚了,所以毛才将彭打成反党集团的头目。这种情况也适用于康生,因为康生对毛忠诚,所以在毛看来也就是对党忠诚,因而康生就是党的“忠臣”了。
对于毛泽东这种斤斤计较的人来说,在历史上谁反对过他、谁在他失势之时支持过他,他都一目了然。从现在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来看,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陈毅等人都反对过毛泽东,就连毛泽东的嫡系将领林彪也不例外。唯一没有反对过毛泽东的就是那么几个人:康生、谢富治、柯庆施等,所以这几个人在建国后都先后受到重用。仲侃先生的《康生评传》中说,康生在莫斯科期间积极支持王明,反对遵义会议的决议。康生支持王明倒是真的,但说康生反对遵义会议的决议,则比较勉强。《康生评传》中说康生反对遵义会议的决议只是说了一些概括性的话,它列不出具体的内容,也没有参考任何的档案资料,因此这种说法不是那么客观的。
很多人认为:康生在1938年之前如此拼命地吹捧王明,奉王明为中共领袖,之后看到王明失势就投靠毛泽东,对于这样的一个“投机分子”,毛泽东为什么还要赐予他大权并且重用他呢?应该说,康生投靠毛和毛重用康生是双向选择的结果,毛泽东在历史上就过于喜欢任用对其顺从之人如李韶九等,(据《黄克诚回忆录》)而康生就是这样一个特别顺从毛泽东的人。同时,毛泽东和历史上的曹操一样,不是一个求全责备的人,他不要求康生在不认识自己之前也忠诚于自己,并且毛泽东对康生的重用也是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考察时期的(从时间上看至少有半年以上)必须强调的是,毛作为一个拥有深刻洞察力的人,康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是完全清楚的,但毛是一个极其精明的人,他重用康生,主要不是从品德方面考虑的,而是从党的事业、个人的政治目标方面考虑的。抗战之时,毛所要达到的政治目标是:将中共军队由“壮气军”发展为“实力军”,(参考自杨奎松《毛泽东和莫斯科的恩恩怨怨》,壮气军即有一定实力但实力又不够,只配摇旗呐喊的军队)使中共具备同国民党争夺天下的能力;扩大党的队伍,使全党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纯洁党的队伍;牢固树立个人的领袖地位和权威。在这些目标的指引下,只要康生能够为己所用,其品德方面的毛病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毛泽东之所以重用康生,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康生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反对过毛泽东,对于毛泽东他一直以来采取的都是紧跟策略。纵观康生的一生,他都没有反对过毛泽东,不仅如此,他还唯毛泽东之命是从,毛泽东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让他整谁就整谁,从来不被情感左右自己的头脑,“他除了毛泽东之外不畏惧其他任何领导人”,(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从康生正式在毛泽东手下办事算起,康生一直以来采取的都是紧跟毛泽东的策略,从目前留下的历史资料当中,很多人如林彪当面很少反对毛泽东,但背地却不停地在说毛的坏话,而康生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他对毛泽东真正的做到了表里如一。这些都成为毛泽东重用他的一大原因。
二、康生是党内数一数二的情报和反特反奸专家,在抗战和文革等需要整人、审查干部的特殊时期这是毛所特别需要的。康生在上海时期就在周恩来的领导下从事反奸反特工作,曾于1930年当选为中央审查委员会委员。1933年到达苏联后,他又系统的学习了苏联格伯乌机构的那一套抓特务、反间谍及整人的手法,因而他被毛泽东用来审查和整顿抗日战争爆发之后急速扩大的中共干部队伍也就在情理之中了。纯洁党的队伍是非常有必要的,特别是党的力量比较弱小的情况下,毛泽东是深知这点的。从后来的效果看,国民党之所以垮得如此快,与其内部不纯洁导致被中共分化瓦解有很大的关系。
三、康生与毛泽东的家庭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江青、毛岸英等人对康生颇有好感。1936年,毛岸英、毛岸青兄弟俩由中国前往苏联之时,是康生把他们从法国接到了苏联,并对他们有所关心,这对于长期以来缺少关爱的岸英、岸青兄弟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现在还没有资料说明到底是康生自己要求还是党组织委派其去接毛岸英兄弟的,但不管怎么样,康生通过此次去接岸英、岸青兄弟与毛泽东发生联系倒是真实的事情,这也是康生第一次与毛泽东的家庭发生联系。第二次是康生全力支持毛江结合,并为江青证明其历史清白,这对于急于结合的毛江二人来说无疑是很大的恩情。第三次是1959年康生到苏联访问时去看岸青,回来之后康生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将此事告诉江青,江青听后很激动,把康生去看望岸青的事以及他的建议告诉了毛主席,并乘机为康生说好话,她对主席说:“你的老战友那么多人去莫斯科,从来没有人去看我们的孩子,还是康生对他好,专门去看望他,还建议将岸青接回来治疗。”通过这几件事情,无疑大大的增加了毛泽东全家对康生的好感,也让毛泽东对康生多了几份亲近感。
四、在毛泽东所重用的人之中,只有康生敢于不留退路、不顾情面的狠整王明等国际派、周恩来等经验主义派。康生之所以受到特别重用,因为只有康生敢于反戈一击,同国际派领袖王明、经验派领袖周恩来等撕破脸皮并不计后果、不留退路的整治他们,其中王明还是康生的“旧主”。康生这样的做法,断了自身的退路,完全把自己推进了毛泽东阵营之中。而毛泽东就是喜欢康生的这样一股狠劲,在自身领袖地位确立的关键时期,他特别需要康生这样的“家臣”和“出鞘的利剑”来完成他自己不便出面办理的事情。任弼时、陈云等人虽然都投靠了毛泽东阵营,但却因为不敢同王明博古等国际派、周恩来彭德怀等经验主义派撕破脸皮而不敢痛下狠手,这使得毛在延安整风中不得不依赖于康生。被整之人之所以奈何不了康生,除了康生身处高位和毛泽东对他的特别保护之外,还与他手持尚方宝剑有关,这个尚方宝剑不是别的,正是中央发出的有关整风运动的一系列决议。
五、在党内高层之中,只有康生等少数人是没有自己的小圈子的。在已披露的党史中,康生确实如高华先生所说,“是毛泽东的家臣”,他只效忠于毛泽东一人,从不拉帮结派,更没有在党内形成自己的小团体。毛泽东之所以要发动文革打倒刘少奇,与其形成了自己的派系也有很大的关系。毛泽东深知康生没有拉帮结派,所以才能给很放心的重用他。
但毛泽东对康生的重用和信任是有限度的,他比谁都清楚,不管康生的权力再怎么大,也决不能大到让其能够威胁自己地位的程度。所以,毛泽东对康生的任用便呈现出了以下几个特点:
一、毛泽东对康生权力的限制:1.延安时期,在与莫斯科的联络方面,由毛泽东亲自负责,师哲承担翻译的任务,而非常重要的电文,则交由任弼时亲手翻译,不容许毛、任之外的任何人知道。(援引自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2.决不允许康生插手任何的军队事务,其中包括军队的人事任免及军队的情报系统。3.不允许康生插手边区的党务、军队。边区的党务主要交给任弼时负责(抗战后期是高岗),边区的军队则交给贺龙、肖劲光负责。4.延安的警卫部队康生倒是有一定的支配力,但这种支配力也是有限的,因为康生在军队内素无威望,也没有任何职务,他要调用警卫部队必须要通过毛泽东或者是延安警卫部队的负责人。5.文革之时,毛对康生的信任进一步上升,但他用康生也只限于意识形态和文化领域,军队、经济都决不让康生插手。
二、毛泽东严格控制康生的晋升,始终没有康生提到二把手的地位上。毛泽东从来都只让康生在其熟悉的领域工作,毛绝不会像王明那样,将康生提升到自己的副手即二把手或者说是接班人的位置上,让其拥有方方面面的权力。在中共召开的七大中,康生的地位有所下降,从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即政治局常委),下降为政治局委员,在政治局委员中排名第七位,次于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等人,这个排名也不算低。但令康生感到失望的是,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将其下放为中共山东省委书记和山东军区政治委员,由饶漱石节制,而饶只是一名中央委员,在党内的政治地位要远远低于在政治局排名第七的委员康生。建国后的十一年里,康生都是不受重用的。在党的八大上,康生的政治地位进一步下降,由七大的政治局委员下降为政治局候补委员,这让康生颇感郁闷、失落,这段时期,他迫切的想要见到唯一能够提升其权力和地位的人——毛泽东,对于毛身边的每一个亲信工作人员都悉心讨好,如他对田家英、杨尚昆乃至师哲的讨好等等。这种讨好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到了毛泽东重提阶级斗争之时,康生便又“咸鱼翻身”,甚至比延安时期还有所进步,一跃而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副主席了。
结论:毛泽东对康生的信任和重用主要是出于党的事业和自身政治目的考量的结果,是双向选择的结果。康生在审干反奸反特等方面的特殊才能、康生敢于对原来的国际派领袖王明反戈一击并痛下狠手、康生对毛的绝对忠诚和康生的紧跟策略等特点都是毛泽东信任并重用康生的原因。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