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焘的八万军队结局 张国焘另立中央人员名单

张国焘
张国焘在大好优势之下,连走了几步错棋,断送了自己和四方面军的锦绣前程。一不该仗势争地位,二不该打毛主席的坏主意,三不该瞎逞能另立中央,四不该逃出边区投奔国民党。
张国焘的八万军队结局:
近年来,鲜有见之于报端,描述张国焘墓碑的文字和图片,仅有的几段文字多以竖立墓碑为张国焘唯一的墓碑,其实大谬。这块碑文上书“张公国焘”和“张杨子烈”两人姓名,后者按照香港和老一代海外华人的习俗,女子出嫁后随夫姓,这完全符合当时的情理。显然这是张国焘夫妇的合葬墓碑。
四方面军是张国焘的嫡系。三大主力会师后,四方面军主力立即被抽调组成西路军,,奉命“西征”,“经河西走廊打通和苏联在西北方向的通道”。后西路军遭西北五马阻击,几近全军覆没,仅有八百余人被后续部队营救,且多负重伤。而西征的目的也显而易见。
就在全党、全军上下一心,共渡难关的时候,革命又遇到新的、更严重的挫折,这就是张国焘的分裂活动。
毛泽东说过,他在长征路上同张国焘的斗争,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一段路程。这句话一点都没有夸大的意思。当时,红一方面军已经同国民党的军队苦战了八九个月,伤亡很大,精疲力竭,急需得到战友们的支持和帮助。可是张国焘却凭借他手上人多枪多这张王牌,向党要权,拒绝统一行动。这无疑在已经很困难的红一方面军的背后,又插了一刀,把我们的党和革命事业往深渊里推。
贺自珍清楚地记得,张国焘是个又高又大的胖子,满面红光,像个阔老板。他常常做作地哈哈大笑,装出一副豪爽的样子,实际上是皮笑肉不笑,给人一种虚伪的感觉。贺自珍对他印象并不好。这个人参加革命很早,是建党时期的党员。可是,他在南昌起义时表现不好,先是反对起义,后来又在莫斯科召开的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上说,南昌起义是错误的。以后,党中央派他到鄂豫皖苏区,领导第四方面军,他不请示中央,擅自放弃了这个根据地,退到陕西、四川一带。当地农民起来支持红军,四方面军的队伍扩大到八万。
以后,张国焘终于撕下他的假面具,成立了伪中央,自封主席,还通过决议,把党中央主要领导开除出党。他还狂妄地要中央以北方局、右路军名义向他报告工作。
为了教育、挽救张国焘,为了保存左路军这一支革命的军队,毛泽东真是费尽了心机。他既要严肃批评张国焘不执行中央命令的错误,又要给他出路,劝导他取消第二中央,争取他回到正确的立场上来。就在过草地那样艰苦的条件下,由毛泽东授意或亲自草拟的给张国焘的电报,一份接一份地拍发出去。中央给张国焘的电报,一直拍到他终于回到陕北为止,加起来都有厚厚一大摞了。张国焘在西康混了一年多,军队从八万多减到三万多,实在混不下去了,才不得不取消伪中央,同意北上。等到他终于来到陕北保安时,只剩了万把人。
张国焘另立中央人员名单 :
张国焘这位中共创始人之一,中共一大主席,中共早期领袖,1979年年底在加拿大多伦多一家养老院溘然去世。
我们都知道在红军长征的时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就是张国焘另立“中央”,那么张国焘另立的这个“中央”有哪些领导成员呢?
1935年10月5日,张国焘在理潘县的卓木碉(今马尔康县足木脚)召开了一个高级干部会议,宣布另立“中央”。
会议由张国焘主持。他在会上作了长片发言,大肆攻击中央没有粉碎敌人五次“围剿”,实现战略退却是“政治路线错误”,而不单是军事路线问题。他认为,红一、四方面军的会合,终止了这种退却,但中央拒不承认自己错误,反而无端指责四方面军。他鼓吹南下是终止退却的战略反攻,是进攻路线。而中央领导被敌人的飞机大炮“吓破了胆”,对革命前途“丧失了信心”,直到发展到“私自率一、三军团秘密出走”,这是“分裂红军的最大罪恶行为”。他把“分裂主义”的帽子反过来扣到中央的头上,攻击中央领导人是“吹牛皮的大家”、“‘左’倾空谈主义”,诬蔑他们有篮球打、有馆子进、有捷报看、有香烟抽、有人伺候才来参加革命,一旦革命困难,就要“悲观”、“逃跑”等等。
张国焘的结论是,中央已经“威信扫地”,“失去了领导全党的资格”,他说,要仿效列宁同第二国际决裂的办法,组成新的“临时中央”。张国焘趁热打铁宣布了其另立“中央”的“中委”名单及决定:
(一)毛泽东、周恩来、博古、洛甫应撤消工作,开除中央委员及党籍,并下令通缉。杨尚昆、叶剑英应免职查办。
(二)以任弼时、陈铁铮、陈绍禹、项英、陈云、曾洪易、朱阿根、关向应、李立三、夏曦、朱德、张国焘、周纯全、陈昌浩、徐向前、陈毅、李先念、何畏、傅钟、何长工、李维汉、曾传六、王树声、周光坦、黄苏、彭德怀、徐彦刚、吴志明、肖克、王震、李卓然、罗炳辉、吴焕先、高敬亭、曾山、刘英、郑义斋、林彪组成中央委员会。
(三)以任弼时、陈绍禹、项英、陈云、朱德、张国焘、陈昌浩、周纯全、徐向前、李维汉、曾传六组织中央政治局,以何长工、傅钟为候补委员。
(四)以朱德、张国焘、陈昌浩、周纯全、徐向前组织中央书记处。
(五)以朱德、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林彪、彭德怀、刘伯承、周纯全、倪志亮、王树声、董振堂组织军事委员会,以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周纯全为常务委员。
毛泽东最后的争取:
作为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共产党一度的三号人物,红四方面军老大,红军总政委,张国焘大好优势之下,连走了几步错棋,断送了自己和四方面军的锦绣前程。这跟他单纯的学生出身和愤青心态,是有一定关系的。
张国焘是个精明人,知道依照党内斗争的惯例,长征路上的这番折腾,是不会轻易过去的,与其被动挨批,不如主动过关。他找到毛泽东,想找到谈话的话题,毛泽东却对过去的争论只字不提。他又找到林育英,想让林以国际代表的身份从中调解。可是,不久便发生了西安事变,这种努力也就自然而然地搁了下来。
在中央政治局3月召开的会议上,他照例作了检查。朱德、任弼时和彭德怀、林彪、贺龙等作了批判性发言。3月30日,毛泽东作了长篇发言,其中说:“左路军和右路军的时候,叶剑英把秘密的命令偷来给我们看,我们便不得不单独北上了。因为这电报上说:‘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当时稍微不慎重,那么会打起来的。”这就是所谓的“草地密电”。
张国焘跟衣衫褴褛人困马乏的中央红军会师后,一不该仗势争地位,二不该打毛主席的坏主意,三不该瞎逞能另立中央,四不该逃出边区投奔国民党。哪怕回家 种地或者去当民办教师,也不该背叛。张国焘当了几年国民党特务(不过没有出卖同志),虎落平阳不说,国民党很快就大势已去。结果1948年底,他只好逃到 台湾。到了那儿,没人答理他这个国民党中央委员,连房子也被豪强征收。国民党对待投奔者的态度,跟共产党真是天壤之别。张国焘看透了这一点,1949年迁 居香港,趁朝鲜战争之机炒卖黄金,结果赔得吐血,家产荡尽。旋即夫人又摔成骨折,真是祸不单行。
1935年6月,一、四方面军在懋功的两河口会师时,张国焘的无礼态度,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很有意见。这些,毛泽东听到后,皱了皱眉,默不作声。在第二天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张国焘公开反对中央早已制定的北上方针,提出要到川康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他还公然向中央伸手要权,借口王明路线造成的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恶毒攻击遵义会议以后,党中央和军委的路线不正确,要求改组军委。
对张国焘的野心,政治局的同志都反对。有的人十分愤慨,说他要夺中央的权。毛泽东认为,张国焘的手下有四个军的队伍,要团结他北上抗日,对他的职务应该有一定的安排。
毛泽东分头找政治局的同志谈话,商量怎么办。
张闻天说:“那就把我担任的总书记的职务让给他吧。”
毛泽东说:“那不行,党中央总书记的职务不能给他,这样革命的政治方向都会改变了。”朱德和周恩来也提出,把自己的职务让给他。后来他们讨论决定,增选张国焘为中央军委的副主席。以后,在毛儿盖会议上,又决定成立一个统管一、四方面军的总司令部,在中央军委的领导下,处理日常的军务。由朱德担任总司令,张国焘担任总政治委员。可是张国焘嫌这个官小,没有实权,仍然不满意。
毛泽东感叹地说:“对这个张国焘,我是软的硬的办法都用了,这个人是软的硬的都不吃,我拿他怎么办好?怎么才能使这块顽石点头呢?”
这块顽石终于点不了头,张国焘最后还是叛变了革命,叛变了党,跑到国民党那里去了。毛泽东争取、挽救张国焘的工作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却使原来四方面军的同志分清了是非,认请了张国焘的真面目。张国焘最后叛逃时,连一个警卫员都没有带走,可见他是多么的孤立。
居然让老毛平稳收编,然后闲出手来任意摆布他们西征。最后弄得张国焘含羞出逃,不得不说,毛主席真神人!张国焘八万军队,弄不过毛主席一万兵马?在朝鲜金氏家族和古巴卡斯特罗氏家族眼里,不但张是变节者,全体东欧人民和前苏联人民也是变节者。幸亏没回大陆还能有个老死的结局,要是回来。看来张国焘的学术和能力不比别人差,但心术不行。他是吃了王明的亏。后来终于有了正确的认识。现在他的名声虽然不太好,但他的后代在国外混得不错,和某些人比起来也算三生有幸!他比那些别的所谓的‘老革掵’们的下场好多了,看看贺龙、彭德怀、刘少奇等。张出走是对的,不然下场不知是什么样。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