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汪东兴为何不满张玉凤看望江青 毛主席称汪东兴能对付江青

汪东兴
毛泽东去世后,四人帮更加肆无忌惮,汪东兴、叶剑英等一批老干部决定逮捕四人帮,让国家恢复正常运作。汪东兴作为毛泽东生前最信任的人之一,也参与了这次逮捕行动。
汪东兴为什么不满张玉凤看望江青
大革命中间被任命为毛主席的机要秘书的张玉凤,还到江青住的4号楼里,看望过江青。这可能不是毛主席授意的,而是她的个人行为,所以当时汪东兴得知此事后很不高兴,追问我说:“她去干什么?”我当然不知道。
人们都知道,在筹备四届人大,酝酿新一届政府领导之际,“四人帮”图谋借此攫取更多的国家权力。为此,他们必须要将主持四届人大筹备工作的总理拱倒,必须打击受命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同志。他们经过密谋,推王洪文秘密前往长沙,向毛主席告周总理、邓小平的状。但毛主席看穿了他们的预谋,认为江青有野心,“她是想叫王洪文当委员长,她自己做党的主席”。要他们“不要再搞(四人帮)了”。继而,毛主席召周总理到长沙,再度明示:周总理还是我们的总理,四届人大的筹备工作还是由周总理主持。
但是人们并不知道,在王洪文、周恩来总理分别去长沙之后,江青也去了一次长沙,见了毛主席。我想她要去,毛主席见她,这肯定是事先经过毛主席批准的。在去长沙的事情定下来之后,江青给随毛主席在长沙的汪东兴打了一个电话,说由谁担任跟她到湖南的警卫负责人请汪定。汪东兴说:还是让邬吉成跟你来。
随后,汪东兴给我打了电话,通知我随江青到长沙。我根据汪东兴的通知,对赴湘的行程和乘机等交通事宜做好了安排。我们到长沙后,江青就住进了蓉园王洪文和周总理来时住的4号楼里。
江青住的4号楼,在毛主席住的楼下边,两处相距不远。我们从下面到毛主席住的上面,都是步行走小径,穿过一个小门就到了。但首长去见毛主席时,都是乘车走汽车道从下面到上面。
住下后的一天,江青对我说:“你准备车,咱们到上面去。”我想她来长沙就是见毛主席的,那么她说到上面去,自然是要到毛主席那里和毛主席见面。当然,即便是江青见毛主席,也必须先做请示批准,我以为她已经联系好了。于是,我就调了车,并布置说去见毛主席。
车来了,江青上了车,我们就跟在后面,直奔毛主席住的楼。也就是一两分钟,车子就开到了毛主席住的楼停车的门厅里。守在这里的警卫团一大队副大队长陈长江,他见有车子进来,就走了过来,打开车门见是江青,就说:“主席还在睡觉呢,请您稍等一下。”
江青一见是陈长江,脸一下就变了,说话也紧张得有些变调:“不对,不对,怎么到这里来啦?不是到老汪那里吗?快走,快走!”因为她知道陈长江所在的一大队是紧随毛主席担任保卫的,她此刻是在没有事先请示并获得同意的情况下,就闯到毛主席的住所来了。她车也没有下,就叫陈长江赶快把车门关上了。
我这才知道江青跟我说的到上边,不是到毛主席这里,而是要到在我们上面,在毛主席下面住着的汪东兴、张耀祠那里。于是,我们马上从毛主席那里出来。这是我第一次见江青露出如此大惊失色的神情,连她不经事先请示就见毛主席,也会吓成这个样子,看来她对毛主席还是相当敬畏的。
车子又转到汪东兴、张耀祠的住处,江青进去见了汪东兴,我在外面等着。我不知他们谈了些什么,但记得江青在里面呆的时间比较长,估计是在见毛主席前,询问一些有关毛主席的近况吧。第二天,汪东兴又把我叫到他那里,问了我许多有关钓鱼台里的情况,江青如何如何,张春桥如何如何,王洪文如何如何……反正他问什么,我就尽我所知做了汇报。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毛主席提出过“上海帮”“四人帮”的事,对他们有过批评。但我想汪东兴当时是知情的,所以向我了解毛主席不在期间,他们在北京活动的情况。
我记得我们在长沙的时候,大革命中间被任命为毛主席的机要秘书的张玉凤,还到江青住的4号楼里,看望过江青。这可能不是毛主席授意的,而是她的个人行为,所以当时汪东兴得知此事后很不高兴,追问我说:“她去干什么?”我当然不知道。
毛主席称汪东兴能对付江青
毛泽东生前曾说过一句话:“汪东兴能对付江青。”这句话是针对1972年江青迫害身边工作人员,把周淑英抓起来而说的。毛泽东逝世后的一些事情也证明了这一点—毛逝世后,江青马上提出要把毛泽东的秘书张玉凤抓起来,由江青自己掌握毛最后的住所留下的文件手稿。但汪东兴不同意。有汪东兴的支持,华国锋当场坚决拒绝了江青的无理要求。姚文元又要用另一种形式控制毛泽东生前文稿,也被汪顶住了。江青又逼迫时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李鑫交出毛的文稿,李鑫报告了汪。在汪东兴的支持下,李鑫也顶住了江青的压力。1976年9月17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召开常委扩大会。会议一开始,江青便抢先说:“主席处的文件清理保管工作,因汪主任忙于主席的丧事,无暇顾及。我提议把所有的文件、手迹、文稿及各种材料的清理保管工作统统交远新负责,远新有时间,又熟悉那里的情况。”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马上表示同意,并说毛远新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们讲完之后,汪东兴发言说:“主席这里的文件、文稿、手迹、信件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只能由党的有关组织来保管,不应交任何个人来负责,毛主席生前确定的这些正确原则,现在仍应继续坚持。”由于汪深受毛泽东信任,主管中共中央办公厅一切工作,他的话很有分量。汪说完后,华国锋和叶剑英相继明确表示,同意按惯例仍由中央办公厅负责清理和保管。
为了防止“四人帮”夺取毛泽东生前文稿,9月17日晚上8点多,汪东兴和秘书高成堂一起来到毛泽东生前在202号的住处,把卧室和书房的进出大门贴上了加盖中共中央委员会办公厅公章的封条,并向负责看管的张玉凤交代:“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已经做出决定,把毛主席这里的文件全部封存,未经中央批准,任何人都不得违反规定。”当晚10时左右,江青来到中南海“202”,看到毛泽东的卧室和书房的大门已被封条封住,气得火冒三丈。她质问张玉凤:“这是谁干的?”张玉凤回答说:“是汪主任带人来封的。”江青也拿汪没办法。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