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同治皇帝死于性病尸骨被毁 同治皇帝死时全身溃烂

1875年1月12日,同治皇帝载淳逝于养心殿,享年19岁,关于同治皇帝的死历来众说纷纭,有的认为是死于天花,有的则认为他死于性病。
同治皇帝死于性病尸骨被毁
民间长期以来一直流传着同治帝死于梅毒的种种故事。着名历史学家萧一山在他1923年所着的《清代通史》里,也再三强调了同治帝就是死于梅毒。另外,同治皇帝主治御医李德立的两位曾孙李镇和李志绥分别撰文称,祖上口传秘闻,同治帝死于梅毒。
据李镇的解释,其实李德立一开始就已看出是梅毒之症,为了慎重起见还约另外一名外科御医会诊,两人一致肯定是梅毒。但李德立并没有奏明同治的生母慈禧,因为如实禀报有辱九五之尊,必遭杀身之祸,而知情不报隐瞒病情,也难免治罪。于是他假装糊涂,既然宫中都说天子出水痘,就照天花来治。对于李镇的解释,李德立的另一个曾孙李志绥则是另一种说法,当慈禧听到李德立的诊断结果后,强迫他宣布是天花,而且要用天花的方法医治,最终因药不对症才导致同治死亡。
皇帝是不可能自由出宫的,同治帝也没有机会出去逛窑子对此,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沈渭滨有不同看法,他告诉记者,说慈禧一开始就命太医以天花治疗淫疮,不符合事实。从《翁同龢日记》来看,皇帝自发疹到12月28日病危,翁氏从太医处得到的脉案与处方,确实都是患了天花的用药。12月16日和17日,翁同龢曾被两次召见,《日记》记载:同治“花极稠密”,“头面皆灌浆饱满”,这些都是典型的天花症状,而非梅毒。
根据《翁同龢日记》,同治帝之死确实是毒热内陷,导致“走马牙疳”而死。
对于这起疑案,沈渭滨从《翁同龢日记》找到了更多的证据。翁同龢是同治帝的老师。自御医李德立、庄守和确诊同治帝得的是天花以来,翁同龢忠实地执行着监督御医的工作,他每天到御医处打探病情、查看脉案与处方,并在他的日记中记录下来。
沈渭滨说,根据《翁同龢日记》所记,同治帝确实是得了天花,导致毒热内陷,最终“走马牙疳”而死。(走马牙疳,是一种较危重的急性口腔病,因发病急骤,故名走马。)沈渭滨说,从《翁同龢日记》的记载来看,确实有些症状与梅毒类似,而且翁同龢几次探听病情,得到御医的回复都透露出若干当天脉案中未曾明言的症状。这不能不让人怀疑,脉案似乎有所隐瞒。同时也说明单从药方是看不出来皇帝有没有染上梅毒的。翁同龢是否碍于君臣名分,也有故意隐晦或者不能明说之苦?
同治皇帝死时全身溃烂
同治帝的放浪形骸很快受到惩处,他有轻微的淋巴结肿大和下体红肿现象,可他不以为意,也羞于启齿,照样行为诡异地周旋于皇宫和花街柳巷,大约三周左右,病毒已经侵入他的五脏六腑。
他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死于性病的皇帝,他的死是大清皇朝一段羞于启齿的疮疤,也是他荒淫生活的一个总结,却是慈禧重掌朝政的一个契机。下面一起来看看这位皇帝死后的惨象…
直到同治十三年(1874)十月二十一日,同治帝驾幸西苑时受凉,刚开始只是身体有些不适,一两天后病情加重,卧床不起,太医们全体出动,集体会诊,可大家各执一词,难有定论,由于病情恶化较快,御医们必须轮流值守,以备不时之需。
十天后的一个午后,同治帝的病情突然加重,四肢无力,浑身酸软,发热头眩,皮肤上出现没有凸起的疹形红点。慈禧大惊失色,难道是天花?顺治帝因天花而英年早逝,康熙帝因得过天花而被选为皇嗣,大清朝对天花已经产生了强烈的恐慌心理。
太医不敢言明,其实他们早已明白,这是比天花更可怕的病——梅毒。这种通过性传播的疾病根本没有治愈的可能,而且死相凄惨。
慈禧下令施以治天花的药物,气急败坏的同治帝对着母亲吼道:“朕根本没得天花,你存心置朕于死地!”御医们满腹狐疑,却不敢多言,只是照慈禧之命行事。
大臣们立即心领神会,一齐请求太后以天下事为重,再度垂帘听政。慈禧暗喜,一切如她所愿,可她觉得这还不够,她要让大臣们觉得非她不行。当天下午,太后再度在同治帝御榻前召集群臣。
同治帝气色稍有好转,声音饱满有力,可脸上红疹迭起,个别处还有脓汁溢出。大臣们再度面请太后代阅一切奏折,慈禧稍示推托,大臣们再请。
同治帝此时已焦躁不安,亲政一年,还未享受到唯我独尊的滋味,大限之期就要到了,他心有不甘,却万般无奈,此时他如万箭穿心,只求大臣们快快退出,他将布满红疹的手高高举起,让大臣们看个清楚。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