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乾隆爱恨交加的三个女人 乾隆皇后为何断发?

乾隆皇帝一生有过三位皇后,但她们的遭遇却天差地别,乾隆对她们有尊敬、有厌恶、有喜爱,充分反映出乾隆帝这位风流天子的爱憎分明的性格。
让乾隆爱恨交加的三个女人
第一位是乾隆帝敬爱有加的孝贤皇后。
这位皇后,就是乾隆帝的第一位皇后富察氏。雍正五年(1727年),她16岁的时候,被雍正帝指婚给弘历为嫡福晋。富察氏一入宫,就得到了夫君的尊敬。那么,富察氏何以获得如此的礼敬呢?
第一,出身高贵。富察氏的先祖旺吉努,率领族众归顺努尔哈赤,南征北战,战功煊赫;曾祖父哈什屯,历经皇太极、顺治两朝,功劳卓着,赠太子太保;祖父米思翰,康熙时任户部尚书,议政大臣;父亲李荣保,任察哈尔总管;伯父马齐,康雍乾三朝保和殿大学士;伯父马武为领侍卫内大臣。
第二,节俭。我们谈到清帝后妃的时候,往往用节俭这个标准来衡量是不是合格。这很好理解,大清发祥于关外,条件艰苦,历来节俭。这位中宫皇后是非常节俭的。资料《啸亭续录》里面举了两个例子,一是皇后的首饰,“珠翠等饰,未尝佩戴,惟插通草绒织等花”。这很了不起,身为中宫高位,却不戴金银珠宝。二是敬献给皇帝的荷包,不用金银线织成,她认为那样很浪费,而是用鹿羔绒织成,献给皇帝,以示“不忘本之意”(《啸亭续录》)。皇后的这种做法,就给后宫做出了榜样。
第三,勤勉。皇后在宫中非常勤勉,有责任心。照顾太后,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侍孝圣宪皇后,恪尽妇职。”(《啸亭续录》)照顾夫君,更是无微不至,尽职尽责,最能体现东方女性的特点了。资料记载,乾隆帝身上曾长了疖子,很厉害,御医说:“须养百日,元气可复”(《郎潜纪闻二笔》)。皇后听到这个消息后,怕奴才们照顾不周,便主动搬到乾隆帝寝宫外面,日夜照顾,直到一百天满,乾隆帝康复之后才回宫。
第二位是乾隆帝恨之入骨的乌喇那拉皇后。
孝贤皇后去世后,在皇太后的主持下,册立那拉氏为中宫皇后,综理后宫事务。那拉皇后,佐领之女,小乾隆帝7岁。可是,谁曾想到,15年后的乾隆三十年(1765年),那拉皇后随帝第四次南巡途中,却因故剪发而忤怒了高宗,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接着,那拉皇后被打入冷宫,直至死去,也未能使愤怒已极的乾隆帝回心转意。关于这段史实,乾隆帝这样解释道:“去年春,朕恭奉皇太后巡幸江浙,正承欢洽庆之时,皇后性忽改常,于皇太后前不能恪守孝道,比至杭州,则举动尤乖正理,迹类疯迷。”(《录副奏折》)意思是,南巡途中,那拉皇后疯了。
乾隆帝这套话并不符合逻辑,他说将之打入冷宫的原因是皇后疯了,但是,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疯了呢?当时,他并没有说,直到过去了13年,到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他才说出了实情:“自行剪发,国俗所最忌,而彼悍然。”(《清列朝后妃传稿》)也就是说,那拉皇后的失宠,是由于她剪发所致。那么,为什么剪发会激怒乾隆帝呢?
原来,满洲旧俗,只有长辈或者尊辈去世才可以剪发,意思是以发代头,相当于殉葬之意。在宫里面,只有皇帝和太后去世,那拉皇后才能剪发,表示哀悼。可是,皇帝和太后活得好好的,那拉皇后为什么要无故剪发呢?那不等于在诅咒乾隆帝和太后早死吗?
原来,满洲旧俗,只有长辈或者尊辈去世才可以剪发,意思是以发代头,相当于殉葬之意。在宫里面,只有皇帝和太后去世,那拉皇后才能剪发,表示哀悼。可是,皇帝和太后活得好好的,那拉皇后为什么要无故剪发呢?那不等于在诅咒乾隆帝和太后早死吗?
乾隆帝还是不做任何解释。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个案子,使得此事真相大白。有一个山西高平人严譄,曾在都察院做过书吏,服役期满,在京师一家旅店做账房。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他写了一封奏折,内容涉及那拉皇后剪发案件。写好后,他交给大学士舒赫德转呈给皇帝。舒赫德接到呈件,因涉及皇帝隐私,立即拘捕了严譄。
在狱中,严譄有一段供词:“人家都说,皇上在江南要立一个妃子,纳皇后不依,因此挺触,将头发剪去。”(《严譄私拟奏折请立正宫案》)至此,我们明白了,那拉皇后之所以剪发,是由于乾隆帝要另立皇妃,也就等于是移情别恋了。所以,那拉氏心理压力很大,便以剪掉头发相威胁。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乾隆帝自然大为恼怒,他立即采取了措施,令人马上护送那拉皇后回京师,不要再陪着皇帝旅游了。这还不够,乾隆帝采取了更加严厉的惩治措施:
一是废掉身份证明。乾隆帝收回了标志皇后身份的四份册宝:皇后册宝、皇贵妃册宝、贵妃册宝、妃册宝各一份。那拉皇后辛辛苦苦得来的身份证明,也是她最引以为自豪的资格证全部给收回了,销毁了。
二是打入冷宫。按制度,皇后身边要有宫女10名,伺候她的起居。乾隆帝命令撤掉8名,只留2人。她的太监和厨师也被调走了,只留下了必备的人员2名。要知道,这是答应的待遇了。很显然,皇后被打入冷宫了。
第三位是乾隆帝爱之愈深的孝仪皇后。
毫无疑问,孝仪皇后是乾隆帝最后一位皇后,也是他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这个女人姓魏佳氏,出生在一个五品管领的家庭,而且还是包衣出身,所以,她入宫后,封号也很低下,仅是一个贵人。这样的出身,使她在宫中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也正因为如此,宫中的环境使她练就了一些本领,比如察言观色,比如见风使舵,等等。所以,这个魏佳氏在乾隆帝的眼中,是这样一位佳人:
第一,柔嘉的女人。乾隆帝一直认为,魏佳氏是一位性格柔嘉之人,乾隆十年(1745年),晋封魏佳氏封号,首次称她有“柔嘉之质”(《清列朝后妃传稿》);乾隆十四年(1749年),乾隆帝再称赞她有“柔嘉之质”;二十四年(1759年),称赞她“居心柔嘉”(《清列朝后妃传稿》);乾隆四十年(1775年),魏佳氏去世,乾隆帝评价她“性禀温恭”(《清列朝后妃传稿》);乾隆六十年(1795年),乾隆帝追赠她为孝仪皇后,称赞她“淑顺柔嘉”(《清列朝后妃传稿》)。可以说,乾隆帝的眼中,魏佳氏就是一个柔嘉的女人。
第二,年轻的女人。魏佳氏出生于雍正五年(1727年),小乾隆帝16岁。这个年龄,在宫中非常占优势。因为乾隆帝25岁做皇帝,之前与他结婚的女人,年龄也大体如此。而当乾隆帝做了25年皇帝以后,皇帝已经50岁了,那些与他早年结婚的妃嫔们也已经四五十岁了,而魏佳氏则刚刚三十几岁,正是一个女人最佳的年龄。所以,乾隆帝五十岁左右的时候,他眼中的貌美妃子,魏佳氏恐怕是最佳的人选。
也正因为这样,魏佳氏在宫中如鱼得水,顺风顺水,备受乾隆帝的宠幸,因而,也就有了最大的收获了。
乾隆皇后为何断发?
时光飞逝,十几年转眼过去。一日,乾隆出驾,仓猝间求黄罗伞不得,龙颜大怒,欲将内务大臣斩首。正在此时,一个齿白唇红、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及时送来了备用的黄罗伞。盛怒中的乾隆心中猛然一惊:此少年与死去二十年的妃子如此相似,莫非真是她转世不成?想到这里,乾隆怒气顿消,命少年密室相见,少年跪下后,乾隆更是大惊:此少年颈后也有一块鲜明的血痕,与当年他印在妃颈上的血印如出一辙!此时,乾隆怆然泪下,一把抱住少年,号啕不止。自此,这位美少年一路青云直上,官至宰相并成为第一显贵重臣——这就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和砷。此传说虚实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乾隆一生对和王申言听计从,宠爱不衰,而和坤也对乾隆耿耿丹心,舍得以死相报。
等乾隆一行心满意足地自青楼妓院中走出时,已是子夜时分,刚刚拐过一个弯巷,乾隆猛然问与一个黑影撞了个满怀。御前侍卫大惊,仓促问前来护驾,但却被乾隆挥手止住,因为就在与黑影相撞的一瞬间,一股少女特有的气息随之扑面而至。等亮光闪过,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头戴圆顶灰帽的妙龄尼姑。随着侍卫的厉声盘问,小尼姑哆哆嗦嗦道出自己是离此处不远的常妙庵女僧,刚刚为师父抓药回来。灯下出美人,乾隆心中暗暗赞叹:北地胭脂,究竟不及南朝金粉,连尼姑都这么美丽动人。和坤此时已悟出了皇帝的心思,抢步上前,问清了庵名和法号后,才将小尼姑放行。
第二天夜间,一顶暖轿无声无息地从常妙庵驶出,直奔乾隆下榻的西湖行宫。
乾隆在杭州期间的种种出格动作,终于引燃了郁积在那拉氏心中近十年的怨愤之火,她再也无法容忍下去,决定以头上的凤冠作最后一搏。当她拿着写好的谏书不顾一切地冲进皇帝的寝宫时,却见皇上正与一个光头尼姑在一起……
“天!”她在灵魂深处进发出凄厉的呼号,像一个浑身射满了羽箭的巨兽,狂号一声,奔出寝宫,一头栽入昏蒙无边的暗夜中。
那拉氏失魂落魄地奔回自己的寝宫,小尼姑的笑声不时在耳边回响,不堪回首的一幕又闪现在眼前,赶不走,驱不散。堂堂大清国母,蒙此羞辱,有何颜面立存于世?但一想到皇太后对她的百般疼爱,那拉氏刺向心脏的剪刀又倏地缩回,一死了之固然轻松,又如何向皇太后和儿女们交代?但若不回敬一下负心的情郎,又实难咽下这口恶气。望着泛着青光的剪刀,那拉氏惨然一笑:好,你既然喜欢尼姑,那我再成全你一次,让你的皇后——大清国最为尊贵的女人也变成尼姑!
一念至此,那拉氏再不犹豫,举起剪刀,随着“咔咔咔”一阵连续不断的响动,万缕青丝飘飘而下……
第二天,乾隆以那拉氏皇后突发疯癫为名,命令福隆安把她先期遣送回京,自己继续与妃嫔们在杭州游玩。
乾隆与那拉氏夫妻反目为仇,史书极为忌讳,前因后果也不加任何记载。遍查清史,居然连那拉氏皇后的生平记载也不见蛛丝马迹,只有国家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存有零星资料。乾隆对皇后剪发一事讳莫如深,只是责其“迹类疯迷”。十多年后,因朝野谣言迭起,乾隆才不得不在正式场合公开辟谣:“那拉氏本朕青宫时皇考所赐侧室福晋,孝贤皇后崩后,循序进皇贵妃。越三年,立为后,其后自获过愆,朕优容如故。国俗忌剪发,而竟悍然不顾,然朕犹曲予包容,不行废斥。”但那拉氏究竟有什么“过愆”,因何剪发,乾隆却闭口不提,不作任何解释。
南巡回京后,乾隆越想越恼,越恼越气:那拉氏,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朕最幸福的时候私闯寝宫,若非当日之事难以启齿,你能活到今天?朕一怒之下将侍寝的宫女太监包括那个小尼姑统统杀之,还不是给你一个下坡的台阶?你身为皇后,承受恩礼数十年,竟置纲常祖制于不顾,悍然剪发,自外于王化,朕不废掉你,难解心头之恨!
清初历史上曾有过顺治废博尔济吉特氏皇后的先例,但却遭到了群臣几乎一致的反对。废后不是一件小事,必须有充足的理由,取得大臣们的同意,因为皇后毕竟是一国之母,在这大是大非的关键时刻,拘泥礼教的臣子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事实上,皇后一人先期回宫,本身已引起不少留京大臣们的猜测,并有许多谣言传出,此事如果处理不慎,必将引发大规模的风潮。乾隆越思越恼,恨不能现在就将皇后册宝收回,把那拉氏打入冷宫。思虑再三,决定先放出一点风声,以观群臣的反应。
出乎乾隆意料的是,当他将准备废后的消息委婉透露给臣子们时,群臣却保持了几乎一致的沉默。大臣们虽然同情那拉氏皇后的不幸遭遇,但更多的是对孝贤皇后死后的一系列恐怖回忆,每念至此,无不周身发凉,寒意顿生,谁也不想提着脑袋再管皇家的闲事。正当乾隆美滋滋准备草拟废后诏书时,突然凌空杀出一匹黑马来。
刑部侍郎阿永阿,来自爱新觉罗氏的忠直之臣。他见满朝文武在这件关乎国体的大是大非面前居然装聋作哑,不禁从心底感到悲哀,几次要跳出来跟皇上当面理论,但一想到家中自发苍苍的母亲,浑身的热血又渐渐冷却下来。万一劝谏不成,惹翻了皇帝,自己死不足惜,谁来养活母亲,又有谁来给母亲送终?母亲见儿子终日忧心忡忡,茶饭不思,于是追问其故,阿永阿无奈把自己的苦衷告诉了母亲。深明大义的母亲一听,赞许地点点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君臣居五伦之首,立身处世,应以尽忠为先,孩子,放心去吧!”阿永阿受到鼓舞,再无后顾之忧,连夜草拟谏书,第二天递进宫中。
乾隆读毕谏文勃然大怒,在他心中,第一个跳出来发难的必是汉官无疑,汉官善于沽名钓誉,借直谏以捞美名。明万历年间,尽管劝谏者的屁股被打得血肉横飞,但一个人倒了下去,后面的人马上跟了上来,真正是前赴后继,视死如归,直逼得万历皇帝躲在深宫二十余年,再不敢见这些可怕的大臣们一面。现在汉官被整治得温驯有加,再不敢乱说乱动,没想到蹦出一个满官——一个具有爱新觉罗氏高贵血统的满官!
盛怒中的乾隆面色铁青,双目赤红,用力敲击着御案,切齿咬牙地说道:“阿永阿鬼迷心窍,本性尽失,竟沾汉人之恶习,沽名钓誉,实属可恶之徒,不治之难解朕心头之恨,着将阿永阿……”
“皇上!”乾隆尚未说完,曾任吏部侍郎、江苏乡试正考官的汉臣钱汝诚终于按挎不住,出班奏道:“阿永阿家有白发老母,正是需要尽孝之时,但他仍以忠义为先,谏阻皇上废去皇后名号,其忠义之心,苍天可鉴。臣望皇上开恩,网开——”
“放肆!”乾隆本来就感到只有阿永阿一人唱独角戏有点冷场,见钱汝诚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而且又是他期待已久的汉臣,禁不住内心一阵激动。在尽情地把钱汝诚奚落嘲笑一番后,一声纶音将他夺官罢职,遣回原籍,而阿永阿最终也祸不能免,被流放黑龙江戍边,永不叙用。
这一意外的插曲,竟然改变了乾隆的废后决定,等渐渐冷静下来,乾隆终于想到:何苦背一个废后恶名,让臣子们有机可乘?不若将皇后秘密废之,收回皇后册宝,让她在冷宫中好好反思一下,这样外则堵住好事者的嘴巴,内则给左右妃嫔一个警示,自己也可以一出心中的恶气。一石三鸟,何乐不为?
主意已定,立即付诸实施。乾隆三十年(公元1755年)五月十四日,那拉氏皇后入宫三十年以来所有的册宝全部被收缴并付诸一炬。
那拉氏不仅皇后之位被秘密废掉,而且意味着从此以后在宫中连个正式的身份也没有,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黑人”——后世所称的“乾隆休妻”即源出于此。
逝者如斯夫,死就死了,一死万事休。但偏偏有些不安分的主儿,二两小酒下肚,立时生就“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民族英雄气节。乾隆四十年(公元1775年),也就是那拉氏死去后十年,山西境内居然冒出一个名唤严谮的候选小吏,借着一股酒劲,一气呵就一份奏折,辗转投到大学士舒赫德府中,请他代为转奏乾隆皇帝。
严谱的奏折中演绎出一个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悲剧:那拉氏皇后贤美节烈,多蒙宠爱,见皇上年过五旬,国事纷繁,仍如前宠幸,恐非善养龙体,是以故加挺触轻生。严谐的本意是讲皇上与那拉氏相亲相爱,皇后怕皇上对她过于宠爱,恐有伤龙体,故触柱身亡,以报皇上对她的恩爱之情。
不料,乾隆在读毕这份荒唐的奏折后,龙颜震怒,喝令即刻将严谮锁拿归案。严谱在狱中尝遍了各种酷刑后,终于身首异处,到另一个世界继续演绎他的爱情悲剧了。
那拉氏的故事至此本该收尾了,但仍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以自己的小命为代价,为这个早该圈就的故事续上一缕不绝于耳的余音。乾隆四十三年(公元1778年)七月,乾隆在木兰行围途中,突有锦县生员金从善在御道旁跪呈谏文,要求皇上尽快建储立后,并将对那拉氏皇后的薄情寡义公开向天下下“罪己之诏”,取得天下臣民的谅解。
读毕金从善的谏文,乾隆直气得眼冒金星,浑身肌肉突突直跳,在将金从善即刻锁拿后,乾隆立即召集扈从王公亲贵,痛哭流涕地诉说自己的无辜:“后以病薨,止令减其仪文,并未削其位号。朕处此仁至义尽,况自是不复继立皇后。从善乃欲朕下诏罪己,朕有何罪当自责乎?从善又请立后,朕春秋六十有八,岂有复册中宫之理?”一腔苦水宣泄完毕,乾隆下令将金从善就地正法,以正视听。
随着严谱、金从善人头的相继落地,再无人敢对皇家的闲事指指点点、说三道四。那拉氏的故事,猝发于江南杭州,最终在塞北热河画上了一个血淋淋的句号。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