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为何至死不回家乡 原因令人感动

周恩来
抗战胜利之后,国民政府由重庆移都至南京,周恩来也率领中共代表团从重庆迁到南京。在出行之前的送别会上,他对记者说道:“整整36年了,我没有回过一次家,母亲墓前想来已白杨萧萧,而我却痛悔着亲恩未报。”
“母亲的坟地还被冷落在日占区,我多么希望能回家乡去清扫坟上的落叶啊!”这是周恩来总理在重庆曾作露天演说时提到的一句话。直到今日,我仍感谢母亲对我的教育与启发。如果没有她的爱护,我不会走上好学的道路。”代表团来到南京后,因南京到周总理老家淮安只有300多华里,周恩来的思母、思乡之情倍增。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周总理至死都不愿回老家呢?笔者收集了一些原因与大家分享……
害怕重现“元妃省亲”事件,不愿家乡人受罪
在《红楼梦》当中有这样一则故事:被选入凤藻宫加封贤德妃的贾府大女儿元春,得到皇上恩准次年元宵节可以回家省亲,贾家得到这个消息后,所有人开始忙碌,为此还特意修建了一座大观园。为了迎接元春,贾府内所有人在那一段时间进入了及其紧张和超负荷工作中。周总理平生最恨衣锦还乡那一套,他担心因为他的回乡,会让家乡的人像贾府中的人一样多受劳累。周秉德在《我的伯父周恩来》一书中曾谈到,她的爸爸周恩寿最大的遗憾就是在有生之年没能回淮安老家看看,而其原因是“伯伯在时,伯伯不准”。周秉德在《我的伯父周恩来》一书中曾谈到,她的爸爸周恩寿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在有生之年没能回淮安老家看看,而其原因是“伯伯在时,伯伯不准”。周恩寿因身体原因退休以后,他就时常念叨着:自15岁便离开老家淮安,转眼已有四五十年了,真想回家看看!为此,他不下一次向周恩来提出要回家看看的请求。有一回,周恩寿被周恩来叫到中南海西花厅观赏盛开的海棠花,周恩寿想乘着周恩来兴致高便委婉地说:“哥哥,听尔辉来信说,驸马巷老家的房子太破旧,尤其是你住过的房子,再不修就要倒塌了。淮安县委已经说了,要帮着把房子修葺一次,先把住在里面的几户人搬出来。要不要我回去一次,看看怎么修?”周恩来随即明确回答说:“不用了。淮安县委来人,我已经给他们讲过了。院里的住户不需搬迁,我们的房子,尤其是我住过的房子,要塌就让塌掉,塌平了最好,不许翻盖维修,更不允许搞什么纪念馆组织群众参观。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封建主义的那一套: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只要活着,就不许搞。”即便总理将话说的如此之绝,周恩寿仍希望有商量的余地。他感叹道:“唉,人生苦短。屈指一算,我15岁离开老家,到今天已经快40年了。哥哥你比我早离开8年,没回故乡已近50年了,你难道一点不想家吗?”“故土难离,我也是人,我也有感情,怎么会不想家!那里还埋着我们的爷爷、奶奶、娘和十一婶,几十年没回去了,也不知道坟头的那几棵树长得多高了?”周恩来眼中流露出悲伤的神色说道。周恩寿趁热打铁说:“哥哥,那你就不打算回家看看?”周恩来斩钉截铁地回答:“没有打算!”周恩寿仍据理力争:“你是总理,你回去有光宗耀祖之嫌,我平民百姓一个,难道也不能回去看看吗?”周恩来没有丝毫退让之意:“不能,就因为你是周恩来的弟弟!你想想,如果你回去,县委能不派人接待你陪同你吗?明摆着要给地方的同志增加负担。添麻烦的事,你又何必去做呢?”1965年春节前夕,周恩寿得悉周恩来要平掉淮安祖坟时,再次提出专程回故乡料理此事,既能为自己日理万机额哥哥分忧,又实现自己探望故乡的愿望,一举两得。当他提出这个请求时,周恩来还是言辞拒绝了,坚持让侄儿周尔萃回去办理此事,还是那个道理:“你的身份不同,是周恩来的弟弟。你回去后,省里县里的大小领导官员都要接待你,既影响人家工作,又会造成浪费。还是让在西安的尔萃回去办吧,他母亲在淮安,是探家,不会惊动地方领导。”这一思想,贯穿了周恩来的一生,也是周恩来没能回老家的主要原因。周恩来不仅自己坚持这样做,而且还要求他的同胞兄弟也被迫作出情感上的牺牲,在有生之年没能回淮安老家看看,留下终身遗憾。周恩寿临终前留下遗言:我死以后,你们要把我的骨灰送回淮安去,在我老家的后院小时种过菜的地方深埋,让我回到家乡去看一看。
心系人民,不愿耽误工作
周总理行为举止儒雅,但工作起来确雷厉风行,是个不择不扣的工作狂。他之所不回故乡,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不想耽搁工作。1950年1月,周恩来在中南海怀仁堂给干部们做过好“土改关”所作的报告时,曾坦露了自己的深埋心中的思乡之情,以及多年未回老家的原因。他说:“有时我就想从南京到淮安去看看,因为淮安那里埋葬着我的两个母亲。”他还说:“但是我考虑再三,始终无法劝服自己回去。我担心回乡后会造成一些麻烦。虽然淮安是解放区,但从我和蒋介石等国民党派要员的多次谈判中,我断定国共两党必有一战的。如果我回去了,淮安的周家以及淮阴的我外婆的万家都是名门望族,亲友很多,我若回去省亲,我的亲友们中必然会有人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再还有我们中共中央华中分局所属的苏皖边区政府正在搞土地改革。我回去后,周、万两家我的亲戚中必然会有部分人因为与我的这层关系而给当地政府土改带来困难,别人也不好不给面子。最后还一个原因就是当时时局不稳,我回淮安的话就必然牵动中共中央华中分局地方各级领导,给他们增加安全保卫和接待工作方面的麻烦。所以我始终没能回到我日思夜想的故乡淮安去,没有到我母亲的坟前尽儿子的一份孝道。”
周总理至死也未能回故乡,除了担心给地方领导平添麻烦,更怕影响地方政府的工作和亲友安危。他心里装的只有事业与他人,唯独没有自己。最后,引用吴雪(《党史博览》中的一句话:为了维系共和国这艘载有8亿人口的“大船”不致倾覆,进而到达胜利的彼岸,他至死坚守在“摆渡人”的岗位上,哪还有心思顾及他所眷念的“小家”故乡呢?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