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彭德怀真与其他9个元帅不和吗 彭德怀骂哪位大将“王八蛋”

陈赓彭德怀
陈赓幽默风趣,爱开玩笑;彭德怀则表情严肃,不苟言笑。其实彭德怀的脾气多多少少大家都了解一些,那么他是否真的与其他九位元帅都不和呢?
彭德怀与其他9个元帅真的不和吗
要说彭德怀这个人确实有不少毛病,毛泽东曾说他刚愎自用,目空一切,他自己也说自己是高山上倒马桶——臭名远扬。他脾气暴躁,曾对很多同僚和下属出言不逊,使很多人对他望而生畏,也有很多人对他严重不满,其中包括不少高级领导干部。但要说九大元帅都对他不满,都合不来,彭德怀都瞧不起他们,似乎未必如此。
朱德:朱德是与彭德怀相识最早的元帅之一(其他还有林彪、陈毅、罗荣桓),红军时期两人就长期在一起战斗。但使两人关系变得极为亲密则是在抗战时期,当时朱彭分任八路军总副司令,在远离中央的抗日前线共同指挥对日作战,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朱德性格憨厚,心胸开阔,彭德怀则比较强势。两人如有不同意见,应该是度量大的朱德谦让居多。说句实话,彭德怀心里很可能会有点瞧不起朱德,因为一个强势的人,一个自视甚高的人,往往会认为老实人窝囊,便瞧不起的想法。我们普通人是这样,大人物也同样如此。但总的来讲两人感情还是很好的,彭德怀对总司令还是尊重的。在59年庐山会议上,两人对形势的看法也比较一致。后来批彭德怀时朱德还为彭说好话,为此还遭到毛主席的讽刺。彭下台后朱不忘旧情,去彭的住处看彭并陪他下棋。后来彭心情不好,憋不住就向朱德发火,朱德脸上挂不住,心里生气,以后就不再去了。总的来讲,两人是很合得来的,
林彪:庐山会议上林彪批彭批得很厉害,而且历史上一、三军团关系颇有些疙瘩。因此人们认为彭林矛盾应该很大。但我不这么看。历史上的彭林关系应该是很好的,所以长征路上林彪才向中央建议由彭德怀代替毛泽东任前敌总指挥。彭林两人性格截然相反,一阳一阴,一刚一柔,打仗一猛一巧。尽管性格有异,但彼此惺惺相惜,都很看重对方。林彪是毛泽东头号亲信,得到毛的不次提拔,建国后地位逐渐超过了彭,彭心里肯定不大舒服,但并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也可能这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也未可知。庐山会议上林对彭的批判,我感觉属于政治表态性质,能代表林彪多少真实思想很难说,他的发言虽然声色俱厉,但实质内容比较空洞,不像贺龙、肖华等人的发言有实质性杀伤力。有些批判内容也确实符合彭德怀实际。最值得赞赏的是,林彪在这种环境下没有落井下石,而是实事求是解释清楚了长征时期他给毛写信的行为并不是彭德怀的幕后鼓动,彭德怀很高兴。十几年后,彭德怀在囹圄中听说了林彪死的消息,极度震惊,他坚持认为林彪是革命的,认为林彪是被杀的,而且坚决不同意杀死林彪,这是彭德怀的真情流露。由此可见他对林的了解和与林的真实关系。至于说到一、三军团的关系,我感觉两个军团中高级指挥员之间可能互相不服气多一些,最高领导彭滕杨与林聂之间倒未必有多大矛盾。
刘伯承:彭德怀跟刘伯承关系不融洽世人皆知。他们两人的矛盾起源于红军时期,当时刘伯承刚从苏联留学归来,很受“洋派”重视,被任命为红军总参谋长。因为刚到苏区,刘伯承尚不了解“土派”毛泽东彭德怀等人符合实际的战法,头脑中有教条主义观念,便撰文批判毛彭等人的“游击主义”,认为这是“一种狭隘守旧的经验主义战术”,“一种有害于反‘围剿’革命战争的右的倾向”,他认为红军应该与敌人打大兵团的正规战。
彭德怀对刘的观点深为不满,认为按刘伯承的打法,与国民党硬碰硬,红军的老本将输个精光。四次反围剿时,上级要求三军团强攻南丰城,结果造成三军团重大损失,彭德怀为此痛心疾首,他误以为这是刘伯承的主意,对刘有了更大的成见。到了抗战时期,彭德怀指挥八路军开展百团大战,对日寇打击很大,但后期我军损失也不小,尤其是关家垴战斗,由于彭的蛮干,
129师伤亡巨大,这让刘伯承很痛心。延安整风时,刘伯承对战役中的一些错误提出了批评,这个批评多多少少导致了后来华北工作座谈会上彭德怀受到不公正的批判,两人的梁子进一步结深。抗美援朝五次战役中180师溃败,彭德怀批评三兵团司令王近山时,就带着情绪发泄说:“你们不是刘伯承带出来的部队吗?刘伯承是最讲战术的,怎么会打败仗?”就这么日积月累之下,彭刘的矛盾终于在1958年反教条主义运动中爆发了,彭德怀通过反教条主义把刘伯承整的一塌糊涂,老元帅被迫哭着在大会上作检讨,其情其景令人叹息不已。
贺龙:九大元帅中彭德怀与贺龙相识最晚,直到三大主力红军会师时,双方才第一次见面。但彭贺关系一开始就不太和睦,这大概跟性格有关。贺龙经历比较传奇,他绿林出身,25岁就当上旅长,还当过南昌起义总指挥,为人开朗豪爽,用今天的话形容就是比较阳光,而且好吃好喝好玩,喜欢享受,旧军队作风残留不少。彭德怀则出身贫寒,历尽艰辛,受过严格的军校教育,个性严谨,吃苦耐劳,不苟言笑,党性极强。这样的人对于匪气侠气豪气并重的贺龙自然看不惯,是不是有点仇富心理也未可知。此外还有一件事据说也让彭对贺不满,就是段德昌之死。段是彭的入党介绍人,革命引路人,又是洪湖根据地的主要创始人,彭对段非常敬重。段后来被夏曦杀害让彭非常气愤,而贺龙在段被杀问题上态度有些暧昧,他虽然没有赞同夏曦所为,但至少反对不力,这让彭德怀也很不满意。抗战爆发前夕,二方面军曾发动了一场反军阀主义斗争,是由彭德怀具体操作的,挨批者是二军团四师师长卢冬生,但实际上批的是贺龙,卢冬生挨批后撂挑子不干去苏联了,而贺龙坚决不走,他说除非上级下命令调他走,反他是坚决反不走的。不久抗战爆发,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此事才不了了之。不久,又发生了三王反贺甘泗淇送信事件,甘泗淇他们认为贺龙政治上不成熟,希望他到苏联学习。毛泽东后来在庐山会议上说过:延安时期,彭德怀曾向他提出要调贺龙到苏联进修,说明彭对贺很不信任。这说明甘泗淇等人行为背后是彭德怀在支持。解放战争时期,彭德怀接管了贺龙的老部队,贺龙很大度的接受了,但心里恐怕并不舒服。庐山会议上,贺龙对形势的看法跟彭德怀也不大相同,不认为像彭德怀说得那么严重。但他在发言中的一句话很厉害,他说“我记得彭总在火车上曾说过:‘如果不是中国工人、农民好,可能要请红军来’。”这句话显然让毛泽东为之动心。庐山会议后彭德怀下台,贺龙升为军委第二副主席,这颇能说明一些问题。
陈毅:陈毅与彭德怀从红四军红五军井冈山会师就认识了,是十大元帅中最早几人之一。但由于阴差阳错的原因,后来两人交往并不多。红军时期彭的地位越来越高,陈则是稳中有降,下到了地方部队,除了打大仗时配合作战之外,直接打交道机会很少。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两人又一直分属不同战区,最多也就是延安整风后期一起在延安呆过。但彭德怀既不会赋诗,也不会下围棋,两人应该来往不多。解放后陈毅虽然到了中央,但分管外交工作,依然没有太多工作上的交往,两人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冲突。高饶事件中两人分属不同阵营,但也没多少利害关系,陈毅恨的是饶漱石,彭德怀则只是跟高岗关系密切,跟饶漱石并不熟悉。不过,彭德怀对周恩来似乎不是十分恭敬,作为周恩来最铁杆部下,陈应该了解这些,对彭是否有看法就不得而知了,但即使有,也不是十分严重的问题。两人关系还算融洽。
罗荣桓:罗荣桓与彭德怀也是在井冈山就认识了,但当时的罗属于后起之辈,与彭工作上没有多少交集。两人如果有矛盾,只能是在抗战时期。当时,罗荣桓率115师进入山东,本来是受毛泽东之命掌握整个山东的,但彭德怀不知出于什么考虑,成立了一个八路军第一纵队,由徐向前任司令,朱瑞任政委,进入山东,指挥包括115师和山东纵队在内的所有山东中共部队。
115师本是八路军三大主力之一,是在国民政府中备了案的,现在莫名其妙被彭德怀降了格,实属不妥。所以,罗荣桓没有理睬彭德怀这一决定,继续直接接受中央军委指挥。徐向前也是个明白人,没有强行执行集总命令,只指挥山东纵队,对此彭德怀也无可如何。最后,这个第一纵队随着徐向前被调回延安也就稀里糊涂的无疾而终了。彭德怀发动百团大战时,罗荣桓在山东也不执行集总命令,依然按照既定部署开展反扫荡和扩大根据地的斗争。就这两件事而言,罗与彭并没有发生什么直接冲突,只是罗不给彭面子而已。罗为人正直,处事完全出以公心,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党的最高利益,这些事情没有什么私人恩怨在里面。其实,彭德怀对林彪罗荣桓这些毛泽东嫡系将领是非常客气的,从来不惹他们,顶多是敬而远之。彭罗之间没有多少私人交情,但也不能算合不来,正常同志关系吧。
徐向前:徐向前与彭德怀相识较晚,一、四方面军会师时才认识。当时,徐向前是统率八万大军的总指挥,却毫无娇嗔之气,与张国焘陈昌浩大不相同,这给彭德怀留下极好印象,两人关系相处融洽。徐向前曾向彭抱怨洛甫博古凯丰等人对四方面军的无端指责,彭深表同情并指斥那些人为教条主义者,说明两人关系颇有一定深度。抗战爆发后,徐向前回乡探亲,彭德怀送给他几十元大洋,这对彭德怀来说是并不多见的。彭德怀很了解徐向前的军事才能和辉煌战绩,对徐向前一直很尊重,他曾经想重用徐向前,向军委推荐徐为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全权指挥山东境内所有八路军就是明证。解放战争后期,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时病情加重,请求路过此地的彭德怀代他指挥,彭欣然应允。建国后,彭德怀地位如日中天,但脾气暴躁的他从未对徐向前发过脾气,当然这跟徐向前性格低调也有关系。彭徐二人关系不算很亲密,彼此互相尊重,也属于正常的革命同志关系。
聂荣臻:彭德怀与聂荣臻是在中央苏区认识的。当时,一、三军团是一方面军两大主力,经常配合作战,两人因此熟悉。抗战期间,晋察冀和129师是彭德怀依靠的主要力量,百团大战就是彭德怀与聂荣臻等人商量后决定发起的。当然,他们商量时还只是破袭战规模,后来发展到百团大战,就是彭德怀个人决定的了。建国后,彭德怀先是在朝鲜战场,后来主持军委工作,聂荣臻代理总参谋长,两人一直配合十分默契,庐山会议上,聂荣臻对形势的看法跟彭德怀也是差不多。可以说,聂荣臻是十大元帅中除朱德外与彭德怀关系最好的。所以,庐山会议期间,毛泽东派聂荣臻去做彭德怀的工作,是有原因的。
叶剑英:叶剑英长期从事参谋工作和统战工作,与彭德怀直接打交道不算多,长征途中他下放到三军团给彭德怀当过参谋长,算是两人交往最密切的一段时间了。叶剑英为人圆滑,没有自己的嫡系部队,在中央无帮无派,只效忠毛泽东一个人,因此跟彭德怀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十大元帅中叶剑英的级别最低,建国初期其他元帅都是大区级书记和司令政委,只有他是分局书记和省军区司令,这只是大将级职务,所以,他处事比较谨慎,对彭通常都是敬而远之。彭德怀也没有什么瞧不起他的表现。庐山会议期间,他受命和聂荣臻一起去劝说彭德怀检讨,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通常都说他是激动所致,但是否有因紧张而惧怕的成分在内呢?不得而知。
总结:说彭德怀瞧不起另外九大元帅,缺乏足够证据,彭最多也就稍微有点瞧不起朱德,对刘伯承贺龙是不是瞧不起都很难说。对其他元帅更没有明显表示。与彭合不来的,也主要是贺龙、刘伯承,罗荣桓似乎算不上。彭德怀的性格严肃,脾气暴躁,让人很难跟他亲近起来,所以大家对他都是敬而远之。怕彭德怀的,主要是一些将军,彭德怀呵斥的多是这一级干部,彭德怀至少跟朱德、聂荣臻关系还是很好的。庐山会议之前,跟林彪关系应该算也不错。也就是说,除了贺龙刘伯承之外,跟其他七大元帅都还行。即便跟贺龙刘伯承,也不是一见面就吵架,整天勾心斗角,只是心里有隔膜而已。解放战争时期,彭德怀率领一野打西府战役失败,事后开会总结战役得失,批评了廖汉生等人,廖汉生等不服,与彭德怀大吵,贺龙不计前嫌,批评自己的老部下,为彭德怀解围。说明大家党性都还是挺强的。
彭德怀骂哪位大将“王八蛋”
以白水当酒,骗彭德怀同饮庆功酒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遵义城召开了扩大会议,会议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在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和毛泽东的正确指挥下,2月下旬,中央红军二渡赤水,回师黔北,占桐梓县城,取娄山关,再夺遵义城,歼灭敌人两个师又八个团,取得了长征以来最大的胜利。
再次进驻遵义后,红军略作休整。3月4日,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在红军总政治部驻地向红军团以上干部传达遵义会议精神,庆祝遵义战役胜利。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等领导同志到场。会议由张闻天传达,当他宣读到毛泽东就任前敌司令部政委负责指挥红军时,会场里顿时沸腾了。红军将领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纷纷议论道:只要毛主席来领导,我们就有希望,就一定能取得北上抗日的胜利!
会后,红军总部进行了庆功会餐。与会人员用铁盆子盛着菜,倒上大碗的酒,几个人在地上围成一圈,一边喝酒,一边畅谈,开心极了。时任中央纵队干部团团长的陈赓更是活跃,菜已经够多了,他还跑到伙房“偷”来了两盆,口口声声说要吃个痛快。在与刘亚楼、陈光、耿飚、王开湘、杨成武等分别干杯后,“玩性”大发的陈赓“瞅”上在另一桌的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他自己先倒满一大碗白开水,再为彭倒满一大碗酒,上前扭住彭德怀干杯。在双方都一饮而尽后,突然犯疑的彭德怀将手指伸进陈赓酒碗一尝,知道上了陈赓的“当”,气得直骂“好你个瘸子陈赓!”而陈赓就故意装成个瘸子样子,一瘸一拐地躲开彭德怀,逗得大家哄堂大笑,气氛更加活跃。
当冒牌医生,骗彭德怀任命他为担架队长
1935年8月上旬,毛泽东、周恩来一起率右路军从毛儿盖出发北上。刚刚战胜死神的周恩来,拖着尚未完全病愈的身体,踏上了过草地的艰难征途。
当时,周恩来被确诊为肝脓疡,高烧40摄氏度,多日昏迷不醒,只得躺在担架上随三军团行动。彭德怀命令扔掉两门迫击炮,腾出40名战士,专门抬周恩来和其他几个重病号。但犯愁的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担架队长:这个人要不怕吃苦,又要有医学护理知识,这在红军干部里实在难寻。
眼看抬担架的一个接一个病倒了,彭德怀心急如焚。在他正犯愁时,陈赓跨进房门,毛遂自荐要当担架队长。
彭德怀不置可否地上下打量起陈赓,当他的目光停留在陈赓腿上时,突然大笑了起来。他说陈赓是个瘸子,要陈赓先保住自己要紧。
见彭德怀不放心,陈赓拍拍胸脯,表明自己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一定把周恩来安全抬到目的地!
彭德怀还是不肯同意,陈赓急得大叫了起来。他说他当过医生,在上海搞地下工作时,挂过牌子开过医院。除了拔牙、接生,别的都会,他能照顾好周恩来。
彭德怀还是有些顾虑。凭他对陈赓的了解,他陈赓这个“医生”是冒牌的。
而陈赓仍继续“狡辩”,说他还住过两次医院,已经是久病成医了。
见他们争执不下,一旁的三军团政委杨尚昆也帮陈赓说话。同时,彭德怀也被陈赓的执著感动了,便答应了他的请求。终于,陈赓不负彭德怀和杨尚昆的重托,把周恩来安全地抬出了草地。
周恩来是非常念旧、感恩的人。1961年陈赓病故时,身为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的周恩来当时在广州。得知陈赓去世的消息,周恩来万分悲痛,马上就给北京打电话,说是陈赓同志的告别会千万要等他回去。周恩来赶快把广州事情解决了,立刻赶回北京参加陈赓同志的追悼会。
以球赛为媒,骗彭德怀赛场相亲
1938年,已年届四十的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仍是孤身一人。彭德怀的境况,让当时担任三八六旅旅长的陈赓很是牵挂。而怎样才能引起彭德怀对女性的注意呢?这颇让陈赓伤了一番脑筋。后来,他了解到彭德怀喜欢打球,眉头一皱,一个“骗局”便计上心来。
1938年秋天,彭德怀从抗日前线回延安参加党的六届六中全会。闭幕那天,陈赓找到彭德怀,邀请他去观看球赛。
彭德怀因公务繁忙没时间,拒绝了陈赓的邀请。
眼看计策要落空,陈赓便故意使气,说彭德怀不去就是官僚主义,架子大,还说要在生活会上提彭德怀的意见。
这一激,使得彭德怀立即站起身,拉着陈赓便奔向球场。
在球场边,陈赓并不看比赛,眼睛总是盯着彭德怀,想及早发现彭德怀对哪一个女队员感兴趣。无奈,比赛快结束了,彭德怀并无一个固定目标。这可把陈赓难住了。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球赛结束后,陈赓特地请彭德怀接见运动员,而自己却在一旁细心观察。
球赛结束后,彭德怀在和浦安修握手时,特意夸奖浦安修球打得不错。从这握手之间,陈赓终于发现了一点“情况”,便追出门问彭德怀这帮女同志哪个最好?心直口快的彭德怀一下子就露了“馅”,他认为浦安修不错。事前做了精心准备的陈赓,此时抓住机会,向彭德怀介绍了浦安修的情况:北师大学生,读书期间就入了党,前年投奔延安的,在陕北公学教书。学问、人品,样样都好……
彭德怀听了,眼一瞪:“我是说她球打得好,谁要你去打听这些。”
陈赓干脆露出“狐狸”尾巴,提出要给彭德怀当介绍人。
彭德怀这才恍然大悟,但很快便皱起了眉头。因为他觉得浦安修是个洋学生,而自己是土包子。
陈赓为他鼓劲,称这才叫“土洋结合”。
在陈赓的精心导演和牵线搭桥下,彭德怀和浦安修见了面。随后,两人交往慢慢多了起来,感情也越来越深。这一年的10月10日,彭德怀和浦安修便举行了婚礼。从此,他们患难与共,同舟共济,一起走过了几十年漫长的人生道路。
借白水萝卜,骗彭德怀改善生活
无论在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彭德怀都保持艰苦朴素的本色,反对请客吃饭,反对搞特殊化。
1939年,彭德怀来到陈赓担任旅长的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部的临时驻地河南省南乐城视察。这时的南乐城,人民生活安定,市场繁荣。陈赓考虑到彭总一直在抗日前线,工作劳累,体质很差,想招待他吃顿好饭。但他深知彭德怀的“脾气”,便想出了个“曲径通幽”的办法。他先找到彭德怀“吹风”,说南乐这里很艰苦,没有什么东西可招待。今天的午饭没有别的可准备,就是战士到河里捞的几条桂花鱼,请您尝尝本地的土特产。
彭德怀听说是战士们自己在河里捞的,没有额外花钱,便点点头同意了。
中午时分,开饭了,陈赓把彭总一行领进了饭厅。炊事员送上了一盘馒头和一木桶米饭,接着端上来一大盘香喷喷的清蒸桂花鱼。彭总一边吃着,一边说这鱼确实不错,做的味道也好。
看着彭总那消瘦的面容,再看看彭总吃鱼时的高兴神态,陈赓心里也十分高兴。不一会,管理员又端上来一大盘肉丸子。彭德怀警惕起来,连忙追问陈赓从哪里弄来的肉丸子。
陈赓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辩解说这丸子是鱼肉做的,并没有额外破费。彭德怀夹了一个尝尝,确实有些鱼味,便不再吭声,大口扒饭。原来,这是炊事员按照陈赓的要求,把鱼馅和肉馅混合在一起做的。
第三道菜是一只鸡,管理员不敢再往里端,直看陈赓。陈赓一使眼色,鸡也端上来了。这一下可过不去了,彭德怀放下筷子,正色批评起陈赓来:“这鸡难道也是鱼做的?陈赓呀陈赓,我差点中了你的圈套。”
陈赓决定豁出去了。他一边笑嘻嘻地往彭总碗里盛了几勺鸡汤,一边解释道:这鸡是一只野鸡,只在河边吃蚯蚓、鱼什么的长大的。也是我们战士捉来的。你补补身子,好领着我们打日本鬼子。
这一招可不灵了。彭德怀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端上来的鸡,硬是一筷子没动。他放下碗筷,站起身来,告诫陈赓:“现在是减租减息,不是打土豪的时候!”说完,背着手便走了。
彭德怀走后,挨了批的陈赓脸上却笑眯眯的。因为他终于变着法子,让身体消瘦的彭总吃了顿好饭。
几个月后,彭德怀又来到陈赓的部队。这一次,陈赓则玩了个新花样。
到了吃饭时间,陈赓叫人给他煮了一碗白水炖萝卜,而自己却扭身走开了。彭德怀一见,感到很满意,心想上次挨了批,看来陈赓这次改了。 正要表扬一下,可就不见陈赓的影子。
彭德怀正纳闷的时候,陈赓的警卫员支支吾吾地朝食堂里一个关着门的套间努了努嘴。
彭德怀觉得有些蹊跷,便推门进去,只见陈赓正躲在里面津津有味地大嚼烧鸡。彭德怀顿时大骂起来:“好呀陈赓,你这狗日的,你给我吃白水煮萝卜,自己却关起门来吃好的。你不让我吃我偏要吃,快给我拿一副碗筷来。”
两人连抢带拉的大嚼大吃了起来。
一桌子好菜吃到一半,彭德怀突然把碗筷一扔,又骂了起来:“陈赓,你这王八蛋,我像是又中了你的圈套!”
听到这话,陈赓笑得把饭都喷了出来。
下快乐象棋骗彭德怀解除疲劳
在朝鲜战场烽火连天的岁月里,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非常辛苦繁忙。为了调节一下紧张的战争生活,缓解打仗给彭德怀带来的精神压力,志愿军副司令员陈赓一有空便拉上志愿军副政委甘泗淇等去彭总屋里下棋。他知道彭德怀平时下棋的“高招”就是悔棋,而且是在一局棋中多次悔棋。这的确帮助彭德怀赢了不少棋,同时也得到了不少快乐。所以陈赓总要向对手暗授“机宜”:要两负一胜。
一天,彭德怀在和甘泗淇下棋时,眼看要赢第三盘,突然发现少了一个卒,彭德怀知道这肯定是陈赓的“杰作”。便大叫着要他“松开狗爪子”,并从陈赓手里抠出那个卒。
突然,彭德怀盯着那个炮口下的马,紧张得不行。可陈赓这时偏哪壶不开提哪壶,突然大叫一声“马!”
彭德怀急了,直骂陈赓是个狗头军师,不许陈赓再作提醒。
陈赓故意激他,说彭德怀输不起。
彭德怀恼得把陈赓往甘泗淇的座位上一按,和陈赓开战起来。
陈赓不善棋道,很快就败下阵来。他举手做投降状,逗得彭德怀快活地哈哈大笑。
能看见彭德怀笑,在场的记者要上前拍摄。可彭德怀不喜欢照相,马上敛起笑容,扭头就走。记者对陈赓诉苦,说已经跟了彭总三天,可他就是躲着不让照。陈赓胸有成竹,说能想办法保证让记者照上相。
记者还希望最好能让彭总带点笑容。吃过饭后,陈赓拉上几位志愿军领导,围住彭德怀,提出要照张合影,留个纪念。
彭德怀看看老战友,只好答应,可就是不肯笑。摄影师有点着急,直看陈赓。
陈赓不慌不忙,讲述起自己的一个故事:有一年我在上海照相,照完一看模模糊糊。我问老板,怎么照成这个样子?老板说,你长得什么样,照出来就什么样。我才知道,原来是我长得模糊啊!
彭德怀一听,咧嘴笑开了。记者不失时机地按下快门,终于照到了一张极为难得的彭德怀在紧张战事中笑逐颜开的照片。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