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蒋经国与张学良关系如何?张学良称蒋经国太好色

张学良蒋经国
张学良与蒋介石是拜把子兄弟,他的原配于凤至与宋美龄又是干姐妹,所以张学良和蒋经国的关系就相当复杂了,再加上西安事变后将家人一直软禁张学良,所以到底张学良和蒋经国关系如何呢?
蒋经国与张学良关系如何
蒋经国其实应该叫张学良姨夫,虽然只相差九岁。张学良东北易帜后,和蒋介石结拜成了兄弟,而他的夫人于凤至,拜了宋美龄的母亲为干娘,也就成为宋美龄的干姐妹,所以张学良也就成为蒋经国的姨夫。
不过蒋经国张学良两人自己的关系是不错,可以说是朋友。他们的友谊开始于1937年,当时张学良刚刚被囚禁关押到了奉化,而蒋经国刚回国被蒋介石要求在奉化读书,所以他俩在那里反而成了同窗。不过没几个月就分别了。
而等到张学良被押送到台湾,负责监管他的就是蒋经国。而等到蒋介石去世后,蒋经国身为他的儿子,也只能继续囚禁他,但是给了他更大的自由和更好的待遇。两人经常信件来往,据说蒋经国常常打个电话就跑到张学良家一起吃饭、聊天,他们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大概是因为当时的张学良已经不涉足政治了,所以两人就没有政治上的利益关系。而且,他们之间还会相互赠送礼物,有贵重的比如轿车,也有礼轻情意重的比如圣诞节的时候你送了兰花,我送你点年糕火腿什么的。
而张学良一生真正被关了四十几年,从36岁到83岁。他1990年开始才全面恢复自由,而当时蒋经国也已经去世了两年。
张学良称蒋经国太好色
摘自人民论坛网《张学良谈蒋经国:这个人非常好色》
访一:那会儿蒋经国一直在苏联受训,受训了十几年才回来,他在苏联受训,您想他跟共产党这些人有没有关系?不见得他自己有关系,那共产党一定会包围他吧?
张学良:没有。他自己回来后,头一个重要声明是脱离共产党,他对共产党很厉害。
访二:听说蒋先生有一个时期把他看起来,管起来。
张学良:不是。他是这样,详细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我那时在溪口住,他也到溪口,我本来是想跟他见见面,他说我俩见面不方便,他不见。
访一:这是蒋经国说的?
张学良:蒋经国说的。那时他刚回来,他说我俩见面不方便。
访二:据说那时候蒋先生对他不放心。
张学良:不是,蒋先生是让他念书,跟徐树铮的儿子徐道邻(徐道邻,徐树铮之子,德国柏林大学法学博士。曾在国民政府国防设计委员会、考试院铨叙部任职。蒋介石曾令蒋经国求学于徐。)念中国书。那时候蒋经国是很刻苦的人。他天天走路到山上去,读书。
访二:所以后来在台湾穿着很简单,时常到乡间去。
张学良:他很刻苦,这个人胆子也很大,他跟那些受刑的人在一块堆儿待着,很危险,他就是跟他们[在一起]。他很厉害,那后半段的台湾情形,他是很有功劳的。
访一:台湾的兴建是吧?
张学良:不但那样,台湾整顿军队,政治的整顿,那都是他搞的。这个人好厉害,很可惜。不过当然他有些地方我不大赞成的,他对蒋先生非常[遵从]。可是我想他在他思想中不应该如此,可是他是如此,我想这个人也是[讲孝道]。因为他……你知道,当过共产党的人跟我们不同啊。
访二:跟我们不一样。
张学良:不同在哪儿呢?因为我对共产党的东西很有研究,他是研究辩证法,他们都是在辩证法里出来的,他们做事就根据那玩意儿。
访一:什么事都根据那个?
张学良:大多数,他们思想……也许那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不一定。恭维他父亲好抓权,明白?明白?他后来权力很大了,他当了总统。不过这个人呢,我相当佩服他一点,他很识人。
访一:噢!很识人。
张学良:就是现在的总统李登辉这人是很好的。张学良对李登辉的认识有误区,他以为是李登辉上台后,才有人公开为他举办庆祝九秩大寿大会,并批准他赴美探亲。1991年6月,他在美国与吕正操(也是他的学生、部属)会晤时,决定以看眼疾为由回大陆探亲,当提到具体日程时,他说,要回台湾征求李登辉的意见,如果李不反对的话,就告诉其具体日程。结果回到台湾后,就写信给吕正操,称:近来眼疾见好,就不回去了。显然是李登辉在其中作祟。后来李登辉台独面目充分暴露,张学良也离开台湾定居夏威夷了。那是他拉起来的。不但拉,他是把他举[荐出来]的,所以他选总统,他(蒋经国)当总统,他(李登辉)是副总统嘛。那李登辉跟他毫无关系,完全李登辉是做事的人,他看到了。这一点我很佩服他。可以说他相当的为国家,换句话。因为我跟他很熟,很谈话,不过这人也是很不容易对付的一个人,很识人。你知道王新衡这个人?那是他的好朋友啊,王新衡这个人也很……我就说他这个人厉害的一点,王新衡在俄国时,他们同时在俄国被……叫什么,发配到西伯利亚去。
访一:那就是放逐了。
张学良:就是,他俩很好,那么我跟王新衡是当年的朋友。他当年是我的部下,在大陆上的时候,那么他知道王新衡跟我好,他就甚至托王新衡招呼我,代表他招呼我,这就不说了。那么我跟他后来越来越接近,我就跟他说,“王新衡可以做点事嘛”,他笑了。所以这个人好厉害了,后来我对王新衡看真是这样子,他说“新衡这人让他做生意弄点钱就算了”,他意思[是说],他做事情不是一个好的做事情的人,虽然不说。那我后来看新衡这人确是这样子。我跟王新衡很接近了后来,他完全是上海那种——
访一:生意人的样子。
张学良:他不扎实,还有好吹,所以他后来对王新衡很不大喜欢,王甚至跟外人说,“我可以跟经国立刻拿电话就打电话”,可以这样,换句话,谁都得——
访一:买他的账。
张学良:都得拍拍他,因为这样子,我想蒋经国也听说了,所以就很疏远了。所以我说经国这人很厉害,但是他也没把他怎么样。那时候我说让王新衡做点事,蒋经国说“还是让他做点生意吧”。那时候什么司法部长啊,好多部长都缺,王新衡也想做,但他说“还是让他做点生意吧”。
访二:那也是很难得啊。
张学良:这点我非常佩服他,现在李登辉总统,完全是他呀。
访二:是他提拔起来的。
张学良:不但他提拔,就是他安排的,他也跟他毫无关系。那么还有这一点,我很佩服他,所以他死的时候,我很难过呀。他死的时候,我就跟他不大常接触了,他没当行政院长的时候,我常和他在一块堆儿,也常出去,像爬山或干什么的,他后来有了事情他也不常来了,我也不愿意,我这个人……他后来他心里很难过,就是台湾人骂他。
访一:骂他什么?
张学良:你们不知道台湾人骂他呀,骂他蒋家了,骂他。他实在对台湾很想好[好地建设],那个一般人会对这个很生气,他就说“让他们骂吧”。
访一:宰相肚里能行船嘛。
张学良:那时候有特务,台湾人骂他,要对付他。他说“你让他们骂吧”,所以后来他吐血死的,他心里很痛苦,当然,他也有糖尿病的关系,那他心里很痛苦,想讨好也讨不到好,又想把事情做好,台湾现在能有这个局面和他关系很大,他把整个军队整顿得很好呀,整顿军队是他整顿的,他本来又不是带军的人。
访二:对呀,他不是学军事的。
张学良:这个人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很可惜,早死了。也是糖尿病。
访一:您说他很痛心,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为了台湾,为了中国做那么多事,可外面对他有很大的误解,是吧?
张学良:是,不是误解,就是他背着这个黑锅,拿不下去。
访一:老是说是蒋家人,是不是?
张学良:他背着这个黑锅拿不下去。还有一点,这个人好色,好女人好得很,你知道,有心胸的人大多数都是这样。
访一:对,咱们历史上实际上伟人都那样。
张学良:他生前我还没知道那么详细,他死后了,才知道,我不能说出谁谁……
张学良:我想,这个事我们不谈。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