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最宠的女人是年妃? 年羹尧妹妹年妃长什么样

年妃
清代著名的《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又称《雍正十二美人图》。,这套“十二美人图”是以雍正皇帝最宠幸的年妃为原型绘画的,从中不难看到雍正皇帝对年妃的无比喜爱之情,也可以看到年轻美貌的年妃究竟有多美!
这套“十二美人图”只因画幅中绘有雍正为皇子时所号“破尘居士”落款的条幅,所以曾一直被误定为《胤禛妃行乐图屏》。一代大师朱家溍据内务府雍正朝档案考证“只是‘美人绢画十二张’而已。”因此,将其定名为《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似更为恰当。此套图屏是为圆明园定做的,原贴于圆明园“深柳读书堂”围屏上,雍正十年,即公元1732年8月间才传旨将其从屏风上拆下来,“着垫纸衬平,各配做卷杆”。因此,图中求实写真的园林景致表现的应是初期圆明园的实景。
从这套“十二美人图”中不难看出,此套图屏使用工笔重彩,表现出宫廷绘画雍容华贵的审美情趣和仕女画工整妍丽的艺术特色。画家在生动地刻画宫苑女子品茶、赏蝶、沉吟、阅读等闲适生活情景的同时,还以写实的手法逼真地再现了清宫女子冠服、发型、首饰等当时宫中女子最为流行的妆饰。此套图屏是研究女子汉装服饰文化最为形象而真实的史料,使后人领略到康、雍朝女子服饰文化的绚丽风采。
那么,作为清朝的皇帝的雍正,为何制作这套“十二美人图”的屏风?又为何放在自己的“深柳读书堂”中?这套“十二美人图”中的美人“原型”究竟是谁?其中透露出雍正皇帝内心怎样的情色隐秘呢?这还要从雍正身边的女人说起。
据有关史料记载,正史中,雍正身边的女人于史可考的几位,几乎全部在他继位前就“出场”了。胤禛藩邸时代的妻妾大致分为三等,嫡福晋、侧福晋和格格,即一般侍妾。其中地位重要的一共有4人:嫡福晋乌喇那拉氏、侧福晋年氏、格格钮钴禄氏,即乾隆皇帝弘历生母、格格耿佳氏。她们在雍正元年统一受册封,乌喇那拉氏被封为皇后,年氏被封为贵妃,钮钴禄氏被封为熹妃,耿佳氏被封为裕妃。
乌喇那拉氏,满洲正黄旗人,内大臣费扬古之女。元配嫡后。她生于康熙十九年,小胤禛2岁。康熙二十九年,年仅11岁的乌喇那拉氏,由康熙指婚,嫁与当时只有13岁的四阿哥胤禛。婚后第7年,即在康熙三十六年产下嫡长子弘晖,弘晖长至8岁夭折。雍正元年,乌喇那拉氏被封为皇后,时年43岁。
钮钴禄氏,满洲镶黄旗人,四品典仪凌柱之女。她生于康熙三十年,比乌喇那拉氏小12岁,康熙四十三年入雍亲王胤禛的藩邸时,做了一般侍妾的格格。康熙五十年,钮钴禄氏生下儿子弘历,即后来的乾隆皇帝。胤禛登基做皇帝后,雍正元年,钮钴禄氏被册封为熹妃;雍正八年册封钮钴禄氏为熹贵妃。
耿佳氏,管领耿德金之女,生于康熙二十八年,入胤禛藩邸时年仅20岁。生子为皇五子弘昼。
年氏,汉军镶黄旗人,生于康熙三十四年,当时只有14岁。年氏就是名震一时的抚远大将军年羹尧的妹妹。年家远祖乃明朝辽东指挥使,后被努尔哈赤俘虏,成为包衣,编入镶白旗汉军,皇太极时年羹尧父亲年遐龄获准参加科举考试,中了进士,后累迁至湖广巡抚,年羹尧本人也走科甲之途,成为翰林学士,不到30岁便当上四川提督,按照皇太极颁布的旨意,此时年家已脱离包衣下贱身份,成为汉军自由民。康熙四十八年,胤禛晋爵雍亲王,成为镶白旗旗主,年家理所当然是雍亲王的下属,此前胤禛的旗籍也是镶白旗,旗人对本旗的领主有一定的人身依附关系。
年氏初入胤禛藩邸时只是一般侍妾的身份。后来,胤禛为拉拢年羹尧,奏请康熙封年氏为侧福晋。雍正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胤禛曾在年敦肃病危前夕曾给礼部下诏,《雍正朝起居注册》中曰:“朕在藩邸时事朕克尽敬慎,在皇后前小心恭谨,驭下宽厚和平。皇考嘉其端庄贵重,封为亲王侧妃。”这就是说,年氏在康熙四十八年胤禛晋爵之后才被封为侧福晋,所以称呼为“亲王侧福晋”。
那么,在雍正身边这4位最重要的女人之中,这位大清王朝最勤政的皇帝究竟更喜欢谁呢?其实,从这套“十二美人图”中便可见一斑。这套“十二美人图”以单幅绘单人的形式、写实的手法逼真地再现了清宫女子冠服、发型、首饰等当时宫中女子最为流行的妆饰,但是,不难看出,这12位女子是身着汉服的宫苑女子,她们在品茶、观书、沉吟、赏蝶时的清娱情景也无不展现汉族女子清丽、娇柔、妩媚、婉约的风采。不得不说,胤禛确实偏爱汉族女子。而雍正身边的最重要的女人中,只有年氏出身于汉族女子,由此可以看出,“十二美人图”寄托的是雍正一生对年氏难以忘却的一腔情怀。
据有关史料记载,年氏出生在其父年遐龄湖广巡抚任上,其父、其兄都是进士出身,年氏初入藩邸时虽然是一般侍妾,其实却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康熙四十八年,胤禛晋升雍亲王,随即恳请父皇康熙册封年氏为侧福晋,同年,其兄年羹尧外放四川巡抚。
康熙四十八年至雍正元年的12年间是胤禛与年氏婚姻的最甜蜜岁月,其间年氏频繁怀孕生子,但是孩子几乎都夭折了。雍正二年到三年,胤禛对年羹尧开始了无情的打击,这对身体虚弱的年氏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雍正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胤禛预感到年氏病情不妙,便给礼部下诏:妃素病弱,三年以来,朕办理机务,宵旰不遑,未及留心商确诊治,凡方药之事,悉付医家,以致躭延日久。目今渐次沉重,朕心深为轸念。贵妃著封为皇贵妃。倘事出,一切礼仪俱照皇贵妃行。
然而,仅仅过了七天,这位皇贵妃未行册封礼就病死在了圆明园。不久,其兄年羹尧被逮捕回京受审,后赐令自尽。对年氏的死亡雍正自感有一定责任,于是,年氏死后哀荣是空前绝后的。胤禛为年氏治丧的金帛牛羊靡费之巨令人乍舌,仅金银锭一项,五日内就用了九万七千五百个。因为没有先例可循,礼部大小官员手忙脚乱地一番辛苦劳碌之后,雍正仍然大为不满,指责丧事“仪仗草率”,礼部从尚书到侍郎四人“俱降二级”。
据说,年氏离世的时间恰好和“十二美人图”的成画时间相近,这也成就了有关雍正与年氏的传奇故事:传说年氏病世后,雍正突发“睹物思人”之念,下旨命画工照着年氏生前的画像作“十二美人图”,而12个月正好是一年,即“忆年”。正是这套“十二美人图”传世之作的问世,才让后人领略到清朝版“长恨歌”式爱情那种难以言传的滋味。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