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最强大的屌丝逆袭者 从农民到称王只需一个月

陈胜
他从一个最底层的农民工到称王,却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可谓是中国历史上逆袭速度最快的屌丝之一。此人就是陈胜。
据史料记载,陈胜原本是一个“佣耕”,没有自己的田地,只能被雇用去给人耕田。那时候的陈胜,似乎过得也不如意,耕田之余,只好跟伙伴们吹吹牛,说一些诸如“苟富贵,无相忘。”以及“燕雀安知鸿之志哉!”的话。
在当时,陈胜的这些豪言壮语没人能相信,谁能料到,“佣耕”陈胜后来真就“富贵”了,成了一只巨“鸿”。那么,陈胜是如何完成屌丝逆袭的呢?
公元前209年7月,大泽乡的一个破庙内,满满当当挤着九百多衣衫褴褛的人。他们一个个看着破庙外的倾盆大雨,酱色的脸上写满了无奈与绝望。
史书上,称被征召去屯戍守边的人为“戍卒”。破庙内的这些人,就是被秦帝国征召前往渔阳屯戍守边的戍卒。秦法严苛,帝国征召,他们不得不去。
然而,当他们行进至大泽乡时,却遇上这场大雨。雨大路滑不说,该死的是山洪泥石流和道路塌方,致使道路不通,他们被堵在了此地。这时又没有子弟兵带着挖掘机来救援……
按秦律,他们这些人如果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抵达渔阳,将会被全部处死。但眼前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却把他们困在大泽乡许多天。掐指推算时间,他们已无法按规定期限到达渔阳防地了。这就意味着,他们将要被处死!
死,谁不怕?大泽乡破庙内的九百多人,难道真要一起上演“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人间惨剧?这九百人的小头目有两个,一个叫陈胜、一个叫吴广。
面对绝境,吴广与陈胜商量说:“如今不能按期抵达渔阳是死,逃走是死,起义干TMD一番大事业,顶多也是死。同样都是死,为国事而死好不好?”
民不畏死,何以死相逼?陈胜被严苛的秦法、被一场大雨逼上了绝路,终于爆发出了原本连想都不敢想的斗志,准备揭竿而起,与大秦帝国作诛死搏斗。
一个屌丝完成逆袭,往往是在身处绝境、退无可退之时。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好拿出不成功便成仁的勇气,破釜沉舟,奋力一搏。
另一方面,对既得利益者来说,想要屌丝们无法完成逆袭,取代自己的位置,夺取自己的利益,就应该给屌丝们留条活路。而在当时,陈胜们既无退路,也无活路,只好往屌丝逆袭这条道路上勇敢地闯下去了。
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的屌丝都希望自己能够完成逆袭。但所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实生活中,不是所有的屌丝都能逆袭成功。
其原因,无外乎两点:其一,还没到绝境,因此安于现状;其二,有头无脑,有勇无谋。陈胜能够完成屌丝逆袭,除了前文提到的被逼上绝路这个前提之外,还能做到有勇有谋。
陈胜、吴广准备起义,但他们只是最底层的农民工,既无名又无望,人家未必能听从他们。怎么办?所幸陈胜此人多少还是有些见识,他首先想到了在民间威望高、口碑好的公子扶苏和楚将项燕。
陈胜说:“天下苦秦久矣。我听说秦二世胡亥只是秦始皇的小儿子,原本不应该他来继位,应该继位的是公子扶苏。扶苏因为屡次规劝秦始皇,被派去领兵在外地驻守。扶苏并没有什么罪,却被秦二世杀害了。老百姓都听说扶苏很贤德,却不知道他已经死了。”
陈胜又说:“项燕原是楚国的将军,多次立功,爱兵如子,楚国人都很爱戴他。有的人以为他已经死了,有的人以为他逃亡在外躲藏了起来。现在假使我们冒用公子扶苏和项燕的名义,向天下人民发出起义的号召,应该会有很多人响应。”
吴广认为陈胜说得很对,于是借扶苏和项燕之名起义的事就这么定下。陈胜、吴广这一招,与如今某些屌丝为了出名当网红拼命与名人撕逼,实在有异曲同工之妙。
陈胜、吴广商定借扶苏、项燕之名起义后,还是觉得火候不够,更何况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一个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于是陈胜、吴广就去占卜吉凶。占卜的人知道他们的意图,说:“你们的事都能成,能够建功立业。然而你们向鬼神问过吉凶了吗?”陈胜、吴广很高兴,揣摩占卜人所说的向鬼神问吉凶的意思,说:“这是教我们先在众人中树立威望。”
如何树立威望?陈胜、吴广想到了两个办法:其一、用朱砂在一块白绸子上写了“陈胜王”三个字,塞进别人用网捕来的鱼肚子里。戍卒买鱼回来煮着吃,发现了鱼肚中的帛书,对这事自然觉得很奇怪。
其二、陈胜暗中派吴广到驻地附近一草木丛生的古庙里,在夜里点燃起篝火,模仿狐狸的声音叫喊道:“大楚兴,陈胜王。”破庙内的众人在深更半夜听到这种鸣叫声,既感到惊恐,又不无好奇。
次日一早,大家看着陈胜窃窃私语,议论纷纷,都以为陈胜是上天授意的“真命天子”。陈胜、吴广借鬼神之力,连烧了两把火,终于在破庙中造成了轰动效应,初步树立起了威望。于是,他们认为起义的时机到了。
吴广一向关心别人,戍卒中很多人愿为他效劳出力。押送队伍的县尉喝醉了酒,吴广故意多次扬言要逃跑,以激怒县尉,惹他当众侮辱自己,借以激怒众人。那县尉不知吴广的计谋,十分配合吴广的表演,不仅鞭打吴广,还拔出佩剑,作势要杀吴广。
吴广一看演的差不多了,便与陈胜合力奋起“自卫”,夺剑杀死了那两个负责押送的县尉,随即召集庙中之人说:“各位在这里遇上大雨,大家都误了期限,误期按规定要杀头。即使不被杀头,但将来戍边死去的肯定也得十之六七。再说大丈夫不死便罢,要死就要名扬后世,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庙中的人听说大家左右是死,干脆都豁出去了,异口同声说:“我们心甘情愿地听凭差遣。”于是,陈胜、吴广以公子扶苏和楚将项燕的名义,筑高台宣誓,以县尉之头作祭品,袒右称楚,举行起义。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就此拉开了序幕。
陈胜、吴广的起义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陷了大泽乡,接着招收义兵扩军,进攻蕲。在夺取蕲之后,马上又命令符离人葛婴率军攻掠蕲以东地区,相继攻打柘、谯等地。
此时的大秦帝国,在秦二世和赵高的统治之下,早已经腐败不堪,运行不灵。陈胜、吴广这些由“土鳖”组成的“乌合之众”,竟然所向披靡,指哪打哪,而且还全都攻下。
陈胜、吴广的起义军声势越来越大,形成了滚雪球效应,等到他们抵达陈地时,已有战车六七百辆,骑兵千余,步兵数万人。更加奇葩的是,当陈胜、吴广的起义军攻打陈城时,陈城的郡守和郡尉居然都不在,只有郡丞留守在谯楼下的城门中指挥抵抗起义军。结果自然不言而喻,陈胜、吴广的起义军轻而易举地攻下陈城,占据了陈地。陈胜、吴广进入陈郡,召集三老、豪杰议事。
秦帝国时,地方行政十里设一亭,亭有亭长,十亭为一乡,乡有三老。三老就是秦帝国时期掌管教化的乡官。而那豪杰,则是指有声望有势力的地主绅士大户。陈郡的三老与豪杰们聚在陈胜、吴广帐下,济济一堂,群情激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便说到了称王这事儿上,他们一致请求立陈胜为楚王。
陈胜万万没想到,一个月前自己还在为能不能活下去而当心受怕,如今仅仅一个月过去,自己竟然可以称王称霸了。好,真是太好了!陈胜满心欢喜地接受了陈郡三老、豪杰们的建议,马上自立为楚王,号称“张楚”。陈胜从朝不保夕的佣耕,发展成为叱咤风云的楚王,前后仅仅只用了一个月时间,简直就是中国历史上的神话。说他是真屌丝,实在是一点也不夸张。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