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上海的头牌交际花是谁? 交际场上的明星“南唐北陆”

唐瑛
在旧上海时代,最关键的人物元素就是美艳又善于交际交际花,她们穿着性感冶艳,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女性的魅力,周旋于王孙贵族之间。
上海交际花
美女明星云集让这个东方的大都市如此香艳芬芳,而交际场上风头最足的交际花,非唐瑛莫属了。然而,唐瑛这位旧上海的头牌交际花是怎样炼成的呢?这一直是很少人知道的秘密。
现在以昔日上海滩生活为题材的小说或影视作品成为时尚,在这些作品中“交际花”是不可缺少的主要角色之一。这些“交际花”既长得美艳又善于交际,常年周旋于一些有钱男人之间,依靠这些男人供养,长住在高级旅馆或是公寓里,物质生活十分优裕,就像曹禹的话剧《日出》中的陈白露那样。旧上海这样的女人的确是有的。当时上海的一些甲级旅馆如“大东”、“东亚”、“新亚”、“扬子”、“东方”、“大中华”等都有这样的女租客住着。
一些乙级旅馆中也会有这样的女人长住着,只是“档次”比较低些罢了。而长期租住在“国际”和“金门”这两家特级旅馆中的这类女人的“档次”则更高。然而,哪怕是住在特级、甲级甚至最豪华的华懋公寓中的这类女人,都算不上真正的“交际明星”。她们中有的是上海各大舞厅中的红舞女,有的是过去书寓、长三中的红信人,从良嫁人后重又下堂出来招蜂引蝶,也有的是脱离了家庭住到外面来广交“朋友”、受人供养的……这些女性过着阔绰的生活,有着相当的排场,甚至在上至政要下至黑道之间周游交接,但她们充其量只能算是些“交际草”。那么,什么样的人才算是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活跃在上海交际场上的头牌交际花呢?
1949年之后去了台湾的陈定山是一位文史作家,同时也是中国最早的化学工业企业“家庭工业社”的少东家,曾当过大学教授,因此也算得上当年旧上海的社会名流。他在l958年曾写过一本《春申旧闻》,其中讲到当年上海的“交际名媛”时这样写道:“上海名媛以交际著称者,自唐瑛、陆小曼始,继之者为周叔苹、陈皓明。周叔苹乃为邮票大王周今觉的女公子。陈皓明则为驻德大使陈震青之爱女。其门阀高华,风度端凝,盖尤胜于唐瑛、陆小曼。自此以后,乃有殷明珠、傅文豪,而交际花声价渐与明星同流。”
交际花“南唐北陆”
可见,在旧时上海有名的交际花的首要条件是当时被公认的“名媛”,必须出身名门,纵然不一定家境十分富有,但总是有相当社会声望的人家。
当年,唐瑛与陆小曼被称为交际场上的明星,素有南唐北陆之说。早期小曼在北平,后来也到上海,还与唐瑛同台演出过。唐瑛与陆小曼是两道不同的靓丽风景。后来,陆小曼虽被世人熟知,这与著名诗人徐志摩有关。但在当年的名流聚会的交际场上,唐瑛的风采确实无人能及。
唐瑛出身豪门的一代名媛,她出身尊贵,举止高雅,经过系统的培训才得以成名。唐瑛长相漂亮,容貌五官有着一种西洋的风情,举首投足惹人注目。她出身名门,父亲是早年留洋德国的名医。兄长是宋子文的亲信,曾因代宋子文一死,而受到宋子文的照顾。而唐瑛本人毕业于旧上海的中西女塾,就是张爱玲就读过的圣玛利亚女校前身。她精通英文,善唱昆曲还会演戏。最让人讶异的是,她在卡尔等大剧院用英语演出了整部《王宝钏》。她曼妙的舞姿,高雅的谈吐,成为老上海的一道沉香。在唐瑛演《少奶奶的扇子》时,当她穿着曳地的长裙在百乐门跳舞时,那每个华丽的转身,张扬又奢华。
唐瑛之所以能成为旧上海的头牌交际花,与她自小严格的家教分不开。除过学习舞蹈、英文、戏曲之外,穿衣考究而时尚前卫。选用CHANNELNO5香水、HANNEL香水袋、FERREGAMO皮鞋、CD口红、CELINE衣服和LV手袋。吃的东西亦非常讲究,每一顿都会按照合理的营养要求进行搭配,甚至会精细到几点吃早餐,何时用下午茶,晚饭几点开始;吃饭过程中,不能玩弄碗筷餐具,不能边吃边说;汤要是太烫,也不能用嘴去吹。
而当唐瑛穿着旗袍高跟鞋,奔往百乐门跳舞时,在那妖娆的转身中,又有谁会知晓背后所付出的多少泪水和汗水呢?可惜的是这样一个美人儿,婚姻却不算幸福。她与上海富商李云书的公子李祖法结婚没几年就离婚了,说是性格不合,离婚时才二十七岁。后来她又嫁给北洋军府国务总理熊希龄家的七公子做少奶奶。四十年代先去香港,后移居到美国。
继唐瑛之后,旧上海又涌现出几个有名的交际花。如周叔苹、陈皓明等人。她们不仅拥有非凡的容貌,还有着出众的仪表与智慧。正因为二三十年代的旧上海,有了她们,乱世的香港才成为张爱玲笔下永恒的沉香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