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全天灯点宫女 洪秀全是个“性变态”

洪秀全是太平天国天王,领导了太平天国运动,对清王朝乃至整个近代历史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创立拜上帝教,主张建立远古“天下为公”盛世。
洪秀全天灯点宫女
在古代点天灯也叫倒点人油蜡,是一种极残酷的刑罚,把犯人扒光衣服,用麻布包裹,再放进油缸里浸泡, 入夜后,将他头下脚上拴在一根挺高的木杆上,从脚上点燃。
其一,赵碧娘。赵碧娘,良家好女子,年仅十五六岁,神姿秀美。太平军攻略江南时掳入军中。她被掳时,三日不食,有同被掳之妇女相劝:“我辈忍死,或可日后与家人相见。不要自苦如此,待贼人疏忽可伺机逃脱。”赵碧娘始进食。不久,她被选入女匠绣馆,为太平军首领作精制冠帽两个,暗中衬以污秽之布(可能是月经布),希望以厌胜之法咒死对方。不久,同馆女工向东王杨秀清告发。杨秀清裂冠见到污秽的布条,大怒,立刻派兵士逮捕赵碧娘,并准备转天“点天灯”示众,以儆效尤。赵碧娘半夜苏醒,趁人不备,自缢于树,以免惨遭焚刑。东王大怒,遂杀其同馆女工数十人以泄愤。
其二,傅善祥。傅善祥,金陵人,自幼习学文史。太平军陷江宁,掳入军中,见其习书善写,用为女书记,一直在东王宫中掌文书。傅善祥貌美得东王宠,恃宠而骄,批阅文牍,屡骂诸首领猪狗不如。东王杨秀清侦知傅善祥语侵及己,大怒。即以傅善祥吸食黄烟为罪,逮之枷于女馆示众。情急之下,傅善祥亲笔作书于东王,备极哀怜。东王怜之,遂释其罪。傅善祥得间逃去。东王派人大索,不得。
其三,朱九妹。自傅善祥逃去,东王府中无人合意主掌文书。有湖北女朱九妹,年十九,慧艳能文,为太平军一女百长所庇。东王多次公告选人入宫,百长怜朱九妹柔弱,不以之应选。东王常佯作天父下凡言某事,以神其说。知有朱九妹此人后,东王遂作天父下凡状,指出九妹藏身之所。于是,兵卒搜得,逮朱九妹及女百长齐入东王府问讯。东王问九妹:“汝识字否?”对曰:“不识。”又问:“百长藏汝否?”九妹曰:“女馆中人众多,何得藏我!”东王怒,命兵士杖之。大杖数折,朱九妹浑身鲜血,昏绝于地。于是,东王下令,将女百长挖目割乳,剖心枭首,称是天父降罚,以儆余众。
朱九妹被拘于东王府月余,创伤稍平,暗中结纳一王娘,将以砒霜毒杀东王。谋泄,朱九妹惨遭“天灯”之刑,同时被杀九人。
洪秀全是个“性变态”
为何说天王游后苑只“一个大男人”呢?原来洪秀全(像许多cultleaders一样,包括在克林顿治下率徒众数十人集体自杀的那个邪门教主)也是有个“性变态”的教主。他和海狗一样,是有性独占欲的。——海狗是个古怪的动物。雄海狗虽然占有数以百计的雌海狗,但它那个大男狗主义,还是不允许另一只雄海狗出现。他这个一夫百妻制,因而也导致我们中医把“海狗鞭”当成补肾药。
洪天王显然就有类似的性变态。你看他率领号称50万的大军,自武昌乘风破浪攻向南京时,在那个战志飞扬、军书旁午的时候,我们今日所发现的天王洪总司令在“龙舟”中所写的谕旨,竟然只有一份严禁随征将士在御舟之侧偷窥天王“娘娘”的诏书,奇怪不奇怪呢?!
所以我们可以开个玩笑说:洪天王不但像驴、像牛、像鹿、像骆驼,他也想一头雄海狗呢!读者贤达认为笔者是倚老卖老,对天王不敬吗?非也。这是佛洛依德学派中的主要的严肃的议题呢!这就叫做“以社会科学法则治史”。我们写中国近代史,连?推背图?都要容忍三分,对佛君的不朽之作,岂可充耳不闻?!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