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王光美与刘少奇的故事 王光美与江青的恩怨

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文革中遭受迫害,而作为他的妻子王光美也难逃批斗的命运。但是其中就有江青的私心在里面,那么江青与王光美二人有什么恩怨呢?
王光美与刘少奇的故事
王光美第一次到枣园刘少奇的窑洞,是在春节之前。那天,毛泽东的警卫人员通知她去刘少奇那里一趟。从王家坪到枣园相隔十几里地,警卫员给王光美备了匹老马,老马沿着延河把王光美送到了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地。刘少奇问王光美到延安后的工作、生活情况,王光美告诉刘少奇:“我到延安以来,就像小学生一样,一切都在重新学习。最近,中央军委直属机关动员大家到边区参加土地改革,我已报名到农村去。”
后来,在人民解放军的大反攻中,迎来了1948年。4月中旬,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五位书记在西柏坡会齐,中央直属机关、中央军委直属机关、人民解放军总部陆续迁到这个不到百户人家的山村。随着刘少奇和王光美的频繁接触,大家都已感到王光美与刘少奇是很好的一对。
她尊敬为中国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刘少奇,敬佩他那埋头实干的精神。1948年8月21日,刘少奇和王光美举行了朴素又热闹的婚礼。新房就设在西柏坡刘少奇居住和办公的两间土墙瓦顶房里。卧室里除了一张大木床和两把木椅子外,就是从延安转战带出来的那个写着“奇字第3号”的小书箱。
1967年1月6日,王光美接到一通电话,说她正在读中学的女儿刘平平在路上被汽车轧断了腿,要动手术,要她到医院来签字。她一到医院,便被清华大学造反派扣压,此即所谓“智擒王光美”事件。
王光美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四人帮”制造的刘少奇之冤波及而受批斗,被冠称为“梅花党的党魁”,并以罪名“美国特务”在1967年7月中旬起在秦城监狱入狱达十二年。
1978年12月22日,在秦城监狱被单独关押了12年之久的王光美获释。她的面容明显憔悴、苍老,但神情依然宁静淡泊、柔和从容。与丈夫的诀别已是12年前的事了。八亿多人高喊“打倒刘少奇”时,王光美坚定地站在丈夫身边。在狂暴的批斗大会上,王光美和刘少奇被人拳打脚踢、推拉拽扯。看到刘少奇被打倒在地,王光美不顾一切地挣脱,向刘少奇爬过去,他们的手紧紧地拉在一起。这是他们生离死别的最后一面。
1980年,刘少奇终于得到彻底平反。追悼大会的前几天,王光美带着子女来到刘少奇曾度过生命最后一刻的河南开封。一位摄影师摄下了当时的一个镜头:王光美捧着丈夫的骨灰盒,欲哭无泪,一路上只是用脸紧紧贴着骨灰盒。
王光美与江青的恩怨
由妒生恨,打击报复
当年江青与毛泽东在延安结婚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与江青“约法三章”,对她作出了限制性的规定:“江青只能以一个家庭主妇和事务助手的身份,负责照料毛泽东同志的生活与健康,将不在党内机关担任职务,或干涉政治。”而江青是个妒心极强的女人,这使她长期以来极为压抑。
随着时光的流逝,政治气候发生了变化,毛、刘发生了分歧,中国的政治变得混乱了,于是以苏加诺夫人访华时的照片为导火索,江青开始向王光美发难了。
自1962年以来,王光美作为国家主席的夫人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日趋活跃。这年9月,印尼总统苏加诺和夫人来到了北京,受到热情接待,从宴会、茶会到各地参观访问都在官方新闻中进行报道,陪同的刘少奇成了新闻报道的中心人物,而他的夫人、颇具有魅力的王光美,也一时之间成为新闻的焦点。印尼总统苏加诺挽着夫人步下飞机舷梯,踏进北京机场时,刘少奇偕夫人王光美前去迎接。9月24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刘少奇夫妇和苏加诺夫妇在一起的照片。翌日,又登载了王光美和苏加诺夫人在一起的照片。
这使江青颇为嫉恨——王光美处于重要地位,而她却没有!王光美入党时间比自己晚15年,革命资历比自己差,怎么就在《人民日报》露脸呢?自己作为“第一夫人”,却还从未在《人民日报》上露过面。江青想借助毛泽东的力量把王光美压下去。
终于,江青得到毛泽东的允许,第一次以毛泽东夫人的身份,参加会见苏加诺总统和夫人。于是,毛泽东、江青和苏加诺夫妇的照片,醒目地出现在了《人民日报》第一版。许多中国人头一次从《人民日报》上见到了江青的照片。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江、毛合影的照片也从来没有正式发表过。这张照片是一个重要的讯号:江青从幕后走到了前台,“约法三章”对她的约束力开始失效!
王光美和江青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她们之间的关系也趋于微妙。王光美从事的农村改革与同一时期江青的戏剧改革是一个较量,或者说简直是对着干。王光美在党内的影响也使江青颇为眼红。
1963年11月底王光美化名“董朴”,到河北省唐山专区抚宁县卢王庄公社桃园生产大队蹲点搞“四清”运动,并担任工作组副组长。1964年春节王光美回京,刘少奇和她谈了“四清”问题(谈话内容被整理成《同王光美同志谈四清》),3月27日,刘少奇又给“董朴”同志写了一封长信,谈了他对“四清”工作的意见。4月底,王光美结束了她在桃园大队的工作,回到北京。7月5日王光美在中共河北省委会议上作了《关于一个大队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经验总结》。这份总结,经刘少奇审阅,于1964年9月1日由中共中央转发各地,人称“桃园经验”。这份文件下发各级党组织,使王在党内赢得了颇高的声望(“桃园经验”后来被毛泽东批评为“形左实右”)。
1966年10月,中央召开工作会议。会后,在全国开展了对所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大批判。刘少奇遭到不公正对待,不久被打倒,随后王光美也受到牵连。文革中江青对王光美的打击报复从以下几个事件可见一斑。
史无前例的“智擒王光美”
在江青的指使下,清华大学造反派搞了个“智擒王光美”的闹剧。
1967年1月6日,王光美听机要秘书刘振德说,刚接到自称北京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医生的电话,说平平从学校回家途中被汽车轧断了腿,需马上截肢,要家长立刻到医院签字。王光美听了这个消息,脑袋顿时“嗡”了一下,话都说不出来。刘少奇一听果断地说:“走,马上到医院去!”王光美这时想起了周总理的指示,焦急地含着眼泪说:“总理不让我们离开中南海呀!”“我是家长,这么小的孩子因为我挨批挨斗,又遭这么大的不幸。走,去医院!”刘少奇气愤地边说边穿大衣。他见王光美犹豫,对她说:“你跟我的车去!”刘少奇还以为他的吉斯车外出能安全。刘少奇、王光美驱车来到医院时,已被当做人质的儿子源源、女儿亭亭急忙跑到父母亲跟前高喊:“他们要抓妈妈!”王光美立刻明白了这是一场骗局,心想千万不能让刘少奇落在他们手里!她立即快步迎面走向造反派,大声喝道:“不是王光美的都走!”刘少奇不想马上就走,卫士贾兰勋反应快,一把架起刘少奇坐回汽车里,开回了中南海。
王光美落到了红卫兵的手里,被连夜拉到清华大学审问、批斗。在车上王光美责问:“为什么用这种手段骗我出来?”对方明确地回答说:“这是江青同志支持我们搞的。”刘少奇回到中南海马上给周恩来打电话,周总理一听,立即给“井冈山”红卫兵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明晨5点之前,必须让王光美回到中南海。王光美回到福禄居后,一夜未眠的刘少奇见到妻子,只说了一句话:“平平、亭亭都哭了。”
第二天,“智擒王光美”的传单就从清华大学飞向四面八方,成为“爆炸性新闻”。此时的江青很是得意,因为她利用红卫兵,羞辱了王光美,出了积在心中多年的怨气,这样的恶作剧在中共党史上堪称“史无前例”。
“项链事件”起风波
在所谓的“智擒王光美”后几天,1月12日,中南海的造反派冲进了刘少奇的家中,再次召开批判大会,对刘少奇的批斗步步升级,在全国掀起了批判刘少奇的狂潮,这个狂潮的第一个浪头就朝王光美扑过去。
1967年4月8日,王光美接到通知,去清华大学作检查。4月10日,在江青、陈伯达的支持下,清华大学造反派扣押王光美的3个孩子做人质,到中南海揪王光美,并在清华大学举行了30万人参加的批斗王光美大会。
早晨6点半左右,王光美被带到清华大学主楼一间屋子里。那里早已坐满了造反派,摆开阵势审问王光美。他们气势汹汹地问:“刘少奇为什么说《清宫秘史》是爱国主义的?”王光美反驳道:“我从来没有听少奇同志讲过这个片子是爱国主义的。少奇同志肯定没有讲过。我相信毛主席,毛主席总会调查清楚的。”没问几句,造反派便要王光美穿上出访印尼时穿的衣服,上来几个人强行给王光美穿上旗袍,一双高跟鞋,戴上一顶英国贵族式的宽边草帽。可是现在王光美已经长胖了,旗袍太瘦,一个红卫兵把两边撕开了才穿进去。红卫兵又拿出一串乒乓球穿成的稀奇古怪、丑陋不堪的“项链”挂在王光美的脖子上,每个球上面都打了叉。王光美愤怒地抗议道:“你们这是武斗,违反毛主席指示。”可没人理她,造反派将王光美拉到大操场。本来中央通知王光美是来检查,可会场上完全是批斗,自始至终不让她讲一句话。
王光美在万目睽睽之下,最为招人注意的就是此时挂在脖子上的那一长串乒乓球,为什么?这还缘于王光美随刘少奇访问缅甸时,在晚宴上,王光美出于礼貌,戴上了当时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主席、革命政府部长会议主席奈温将军赠送的金项链。这本是不足大惊小怪的,不幸的是让江青看电视新闻时给注意到了,登时大为不悦。因为江青在王光美出国时曾经关照过:“依我看,不戴首饰效果会更好!”她仿佛把王光美当成了她的“样板戏”中的演员,连戴不戴首饰都做了规定!而当她见到王光美违反了她的规定时,就记在了心里。此时,江青对红卫兵说:“王光美出国访问时戴项链,完全是资产阶级作风,我本不让她戴,她也曾经答应我不戴首饰,后来在看电视时,我却见她戴了项链!”于是红卫兵给王光美戴上了乒乓球穿成的“项链”,对她进行羞辱!江青还让人拍下了当时的照片。
欲加之罪的“战略情报大特务”
光是对王光美侮辱人格、丑化形象、败坏名声,江青还觉得远远不够,她要置王光美于死地!
林彪、江青一伙为了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极力陷害刘少奇主席和夫人王光美,并于1967年6月3日在北京市公安局军管会成立了一个“专案组”,称为“六三专案组”,直接受中央专案组的领导。“六三专案组”10名成员全部是北京市公安局军管会选调的。这些人按照江青一伙的意图,为陷害刘少奇夫人王光美制造伪证,编造假口供。江青从王光美入手,对王进行政治审查,靠制造伪证给王光美加上令人触目惊心的罪名:“一个美国特务、战略特务、战略情报特务!”
1949年,王光美的母校辅仁大学曾出现过特务,他们发出的关于高炮部队的情报被截获了。后来随着辅仁大学被接管,不久并入其他学校,这所曾经颇有名气的大学也就逐渐被人们淡忘了。“文革”中,由于王光美曾在该校读过书,随着她被审查,辅仁大学一下子也就变成了“热点”。江青指使康生根据这些假材料给毛泽东写报告,诬陷王光美,“是一个混入我党的美帝战略情报局的特务分子”,并建议中央将王光美逮捕审讯,致使王光美于1967年9月13日被捕入狱。
不久,王光美遭非法逮捕,并被秘密押往秦城监狱。刘少奇被迫害致死后,江青又欲置王光美于死地,曾提出把王光美杀掉。中共“九大”后林彪下令判处王光美死刑,要“立即执行”,判决书送到毛泽东那里,他批了“刀下留人”4个字才算保住王光美一命。从此,王光美在秦城监狱里一关就是12年,绝大部分时间枯坐牢房。冬去春来,夏过秋至,她听着寒冬里北风尖厉的呼啸声,又看到铁窗外远方天空一掠而过的雁群,她对时间已经麻木了。在她渐渐钝化的意识中,只是不断地浮现出亲人们的身影,她始终惦念着丈夫和孩子们……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