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秦可卿为何是贾宝玉的梦中情人 秦可卿死了宝玉为什么吐血

秦可卿
秦可卿是金陵十二钗之一,是贾宝玉的梦遗对象,但书中又有她与公公、小叔的不伦丑闻致其早逝。秦可卿的身世和死亡都是书中的谜团,至今都说法不一。
秦可卿为何是贾宝玉的梦中情人?
贾宝玉是一个很挑剔的人,因为是贾府的贵公子,所以他身边女孩子比较多,当然漂亮女子更多。不过能入的贾宝玉法眼的不太多,一个黛玉那是冰雪聪明的,不仅出口成章,而且对宝玉情有独钟;一个薛宝钗曾经是皇帝选秀的人物,虽然没有成为皇妃,不过也是万里挑一的人物;一个史湘云,快人快语,和宝玉关系好像兄弟,彼此知无不尽。综合这些女孩子的优点,贾宝玉心中最喜爱的还有一个人,这人就是秦可卿。
秦可卿到底是什么样子呢?书上说:其鲜艳妩媚,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长大时,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一个女子能兼有宝钗黛玉的优点,这样的女子绝对不多见。贾宝玉为何在年少时对秦可卿想入非非,甚至看见了秦可卿,就不由自主的梦遗:
其一,秦可卿做事稳健,人见人爱。贾母曾说:我素知秦氏是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宝玉一直在贾母身边,多次听到老祖宗这么说自然对秦可卿好奇,以致产生崇拜,及至见面更觉秦可卿与众不同。
其二,说话温柔,让人感觉秦可卿为人很和气,秦可卿自己得病的时候自己常说: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儿似的待。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就是一家子的长辈同辈之中,除了婶子倒不用说了,别人也从无不疼我的,也无不和我好的。这如今得了这个病,把我那要强的心一分也没了。言为心声,平时的秦可卿在众人看来也必定是很温柔贤惠的女子。
其三,大家都说秦可卿好,一个人说你好,你不算好,大家都说你好,可见你肯定有与众不同的品貌。合族人丁并家下诸人: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辈的,想他平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的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爱老慈幼之恩。
其四,贾宝玉最喜欢的女人莫过于林黛玉,恰恰秦可卿多愁多病身又和林黛玉相似。当然林黛玉是个未成年少女,虽然和宝玉关系很好,但仍然是个小女生。秦可卿是个少妇,女人气息浓郁,虽然不可能对贾宝玉勾引,但是自然带来的女人的体香,让宝玉欲罢不能。
其五,贾宝玉已是十多岁的少年,正值青春萌动期,贵族家的少年偎红倚翠,无事可干,宝玉又是个喜欢看杂书的人,自然会把书中的女子幻化成秦可卿的模样。如今来到秦可卿的卧室,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宝玉自然含笑连说:“这里好!”当然那天就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性冲动,而对象就是秦可卿这个标致的女人。
秦可卿死了宝玉为什么吐血?
《红楼梦》第十三回在秦可卿死后,书中写了这样一段:
闲言少叙,却说宝玉因近日林黛玉回去,剩得自己孤恓,也不和人玩耍,每到晚间,便索然睡了。如今从梦中听见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袭人等俱慌忙上来搂扶,问是怎么样,又要回贾母,来请大夫。宝玉笑道:“不用忙,不相干,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说着,便爬起来,要衣服换了,来见贾母,即时要过去。……
宝玉一听说秦可卿死了,便觉得“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宝玉说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所谓“急火攻心,血不归经”,中医理论认为,当人的情志突然受到强烈的刺激,急与痛伤及内脏,影响内脏的气机,使其功能紊乱,称“急火攻心”。而由于心主血脉,当心气暴盛时,自然干扰正常营血,迫血妄行,致使“血不归经”,发生吐血现象。宝玉吐血,是很令人奇怪的!宝玉住在荣国府,是秦可卿的叔叔,秦可卿死后,为什么她的丈夫贾蓉不吐血,而偏偏宝玉心中像戳了一刀,奔出一口血来?我们来看脂砚斋是怎样引导读者来理解此事的。在“直奔出一口血来”处,甲戌本有侧批曰: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为玉一叹!
对于这段脂批,从小说角度看,更无法使人理解。秦可卿死时,按“红楼纪年”是第十四年,即宝玉十四岁。一个虚龄十四岁的孩子,相当于现在的初中学生,怎么就能“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而且为什么听到秦可卿死,便“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甚至说宝玉“焉得不有此血”?还“为玉一叹”?
但是若从《红楼梦》的隐史角度来看,这些都不难理解。《红楼梦》第一回甲戌本有眉批曰:家国君父,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知运知数者,则必谅而后叹也!
所谓“家国君父”,意即以家喻国,以父喻君。并说“事有大小之殊,其理其运其数,则略无差异”。对于秦可卿死后,宝玉吐血一事所加的脂批,只能从以家喻国的角度去理解。
此时的“宝玉”隐写着曹雪芹。“家务”则可理解为国家事务。对于“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这样一句话,即其隐写之意为:宝玉原型曹雪芹要改变当时国家的体制,要将被篡夺的皇位重新夺回来,只有得到秦可卿原型竺香玉皇太后的密切配合才可能办到。
从表面看,竺香玉皇太后虽然在远离京城的广慧庵带发修行,但实际上,她不可能真正的脱离开尘世,不再关注着清廷的动向以及儿子弘曕的前途。这时弘曕已十九岁,竺香玉如果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对皇亲国戚,以及雍正时期的重臣施加影响,设法从弘历(乾隆)手中夺回皇位,交由弘曕执掌——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实现曹、竺的政治抱负。或许为实现这个计划正做着准备,或者已在悄悄地进行。这恰如贾珍说贾芹的话:“……你在家庙里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你到了那里自然是爷了,没人敢违拗你。你手里又有钱,离着我们又远,你就为王称霸起来,夜夜招集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书中贾芹“芹二爷”,隐写着曹雪芹曹二爷。曹二爷在皇家寺庙中“夜夜招集匪类赌钱”,暗透雪芹以赌钱作掩护,策划反乾隆的夺权活动。而且在“赌钱”二字后面,庚辰本有夹批曰:“这一回文字断不可少。”此批强调了雪芹在家庙中的行为,是此书背后的隐写之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香玉的突然悬梁自尽,使这一计划的实现彻底成为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曹雪芹怎能不“大失所望,急火攻心”,而“直奔出一口血来”呢?在上引原文“不用忙,不相干”处,庚辰本有侧批曰:又淡淡抹去。
这条批语是说,曹雪芹在把重新夺取政权的意图隐写在书中,并将因香玉之死而使此意图不得实现,因而才禁不住“直奔出一口血来”——也写进书中。之后,又用宝玉的话“不用忙,不相干,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进行掩饰,将其“淡淡抹去”。
如上所论,宝玉听说秦可卿已死而吐血,说明如下几点:
第一,秦可卿死后,宝玉吐血,从小说角度无法得到解释,属于脂批所说的“误谬”。
第二,宝玉吐血所隐写之史,是曹雪芹得知竺香玉去世,使得由竺香玉干预国家事务的希望破灭,急火攻心,才吐血的。
第三,曹雪芹寄希望于竺香玉主持国家事务本身便说明,竺香玉的身份是皇太后。
第四,曹雪芹的吐血,除了出于对竺香玉的情爱,还包含着政治因素。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