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山中原大战为何失败 冯玉祥为什么坑阎锡山?

冯玉祥蒋介石阎锡山
阎锡山识时务,也擅长打小算盘,他的一举一动不但牵动着政局,还引发了种种争议,他拥护蒋介石,却也反过蒋,他围剿红军,却又和八路军联合抗日,他投身抗战,可是也小心避免得罪日本人。
阎锡山中原大战为何失败?
1930年初,阎锡山决定和冯玉祥联手反蒋。为了取得军阀石友三的支持,这年3月,他派参谋长周玳赴河南新乡去拉拢石友三。周玳临行前,阎锡山笑着对他说:“周参谋长,石友三这个人见钱眼开。他若要钱。你可全权处理,斟酌答应。”周玳一到新乡,石友三果真哭穷,提出若要他参加阎冯“反蒋联盟”,阎老总必须给他拨付部分军饷.否则……周玳一听,佩服阎锡山的先见之明,当即慷慨许诺给石友三80万元款子。石友山随即表态:解决了军饷,将紧跟阎老总……
周玳回到太原,即将此事如实禀报阎锡山。阎一听让他拿出这么多钱,心疼得不得了。眼珠子骨碌碌一转,面对众多晋军将领,竟撇着嘴极为不满地说:“哼!咱们的代表,毕竟是个代表嘛!一跑到外面去就当起皇帝来了。”周玳出力不讨好,十分难堪。
此后,阎锡山一直拖着不提给石友三钱的事情。石派人来催,他也不理。石友三见此大为光火,拍案大骂:“人人都说阎老西抠门。果然不假!不给钱,想让老子给他卖命,没门!”后来,阎锡山在众将领的劝说下。不得不掏心挖肺地给了石友三30万元。石友三也就勉强参加了“反蒋联盟”,但心里对阎的抠门一直非常不满。结果在蒋、阎、冯中原大战的关键时候,作为阎冯联军第四路军总司令的石友三,在蒋介石许诺100万军饷的利诱下,立马给阎锡山背后插刀子,反戈一击,致使阎冯联军阵脚大乱,很快败北!
战后,一些晋军将领不无惋惜地说:表面看,我们输在石友三的反水上了,实际输在老总太吝惜钱上了啊!
1949年12月,身为国民党行政院长的阎锡山和陈立夫一起从成都飞逃台湾。飞机飞了4个小时后。飞行员报告说,飞机遇到了冰层气流的阻滞,无法再往前飞。只好又折转回成都凤凰机场,决定第二天再走。此时人民解放军的隆隆炮声已经在成都外围响起。陈立夫深恐第二天的飞行再有闪失,便向飞行员详细询问,如果再遇到冰层寒流,如何不返航而闯过去?飞行员迟疑了片刻,只好实言相告:“阎院长带的东西太多,光金条就十几箱,飞机超载,遇上寒流结冰,无法升高。解决的唯一办法是减轻飞机重量。”
陈立夫想:非常时期,人命比金条值钱啊!他立即找阎锡山协商。阎锡山一听让他丢下金条,脸色比死了老子还难看。他很不高兴地说:“我的财产在山西带不出来了,现在就剩这么点积蓄,跟随我的家人、佣人,还有已到台湾的亲戚,过去的老部属,将来都要靠这生活,丢不得啊!”
呵!这老家伙,还真是爱财如命啊!党“国”都到了这时候,逃命要紧啊!恼火的陈立夫立即给阎锡山最后通牒:我们的生死都攒在你手心里了。你现在有两种办法可供选择,一是丢下金条,二是精减你的随员。你自己看着办吧。朱家骅等同机国民党要员也众口一词。众怒难犯,阎锡山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无奈地让两个卫士带着他两个心爱的侍女留了下来,金条他还是带上了飞机。
陈立夫到台湾后一了解,阎锡山早就将大量金条运到了台湾,当即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自认为像阎锡山这样爱钱如命的人不能再在“政府”担当大责,便气咻咻地到蒋介石处狠告了一状。蒋介石也对阎锡山的贪财很反感,加上在大陆时,阎锡山一直对他阳奉阴违。心里早就不满。于是,蒋介石让阎锡山继续任了几个月的“行政院长”.就以“莫须有”之罪名将其打入了冷宫。此后,阎锡山便结束了他在国民党政权中的政治生涯。
冯玉祥为何坑阎锡山?
第二次北伐开始后,李宗仁及其新桂系迟迟没有动静。外界纷纷传言,李宗仁对蒋介石的成见仍然相当深,所以才采取了这样敬而远之的态度。
李宗仁越是如此,蒋介石在公开场合越要表现自己的不计前嫌和宽宏大度。他多次派辛亥元老、北伐军司令部顾问吴忠信前来劝说。最后一次,吴忠信对李宗仁说:“你如不就职,蒋先生说他就不能继续北伐了。”
看看面子也挣得差不多了,再作态下去,就怕北伐的功劳簿上只有蒋、冯、阎的名字。李宗仁也就来了个见好就收:“吴先生,蒋总司令既把事情说得如此严重,那我不敢再推辞,只有遵命去就职了。”
在冯、阎就职一个多月后,李宗仁在汉口宣誓就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白崇禧同时就任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
第四集团军原定于四月底在武汉乘车北上,但因为车少轨坏,运输困难,遂改由白崇禧率部先期北上。经过将近一个月的运输,白崇禧到达石家庄,在那里,他见到了阎锡山。
阎锡山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第六期。民国军政界有许多名人都出自于日本士官学校,比如蔡锷、蒋百里、程潜、赵恒惕,这些人一看就是矫健、精干之辈。白崇禧以为阎锡山也和他们一样,没有想到对方却是一个身穿棉衣裤、棉鞋,留两撇小胡子的“老朽”。
其实阎锡山当年也不过四十五岁,只是面相显老。谈话时,他讲一口山西五台的方言,不仅难懂,而且声音又很小,白崇禧听得十分吃力。
当白崇禧告诉他,自己的部队即将陆续抵达时,阎锡山高兴异常,他对白崇禧说:“你来了,胜过十万雄兵。”又说:“如果西北军不撤退,我不会着急的。”
第二次北伐进入中期阶段后,阎锡山的晋军各部会攻冀中,在方顺桥一带与奉军展开激战。方顺桥为保定门户,一旦失守,保定即暴露于冀中平原,将导致四面受敌,奉军因此往方顺桥一线调集了大量兵力,形成了对晋军的压倒性优势。
危急时刻,阎锡山把卫队旅和宪兵营都拉上了火线,并连连致电冯玉祥,请他派位于方顺桥东南方向的韩复榘部紧急支援。
韩复榘对面已无强敌,本可兼程而进,他本人也答应支援,然而冯玉祥却以津浦线方面另有需要为由,把韩部给调走了,仅留少数骑兵在前线进行警戒。
韩部撤离后,晋军右翼顿失屏障,阎锡山用于进攻方顺桥的部队险遭奉军合围。发现形势危急,阎锡山电促冯玉祥迅速北上解围。孰料冯玉祥不但不派兵赴援,反而通令其驻扎于京汉线上的部队:“不遵命令擅自退却者,枪决!不遵命令擅自前进者,亦枪决!”
西北军不进不退,为的却是要报复阎锡山。原来几年前,冯玉祥在南口战败西撤,阎锡山曾应吴佩孚、张作霖之请,陈兵晋北,从后路进行袭击,让西北军受到了不小损失。
南口战役时,冯阎并未站在一条战线上,阎锡山联冯还是讨冯,其实都无可厚非。现在大家已经联合北伐,冯玉祥居然还要利用这一机会来公报私仇,就显得太过分了,因此连白崇禧都为之不平,认为“冯玉祥完全是不讲信义的人”。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