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张思德死于烧鸦片?张思德的遗体如何处理?

张思德塑像
关于共产党、八路军种植、贩卖鸦片的说法,最早在抗战期间就已出现。当时日伪为包装其“禁毒成绩”,经常组织人员上演“共党贩毒”的闹剧,随后在其御用汉奸媒体上刊登某地“查封鸦片X两,活捉共党X人”的消息。但这些报道在抗战的多数时间内,并未引起当时舆论和后世学术界的太多注意。
张思德死于烧鸦片?
首先就是共产国际驻中共区联络员和苏军情报部情报员彼得·巴菲洛维奇·弗拉基米洛夫的大作《延安日记》。在该书中,弗拉基米诺夫说他不但在30年代就亲眼见到了八路军359旅在南泥湾收获鸦片,而且中共和八路军种、贩鸦片还得到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共高级领导人的亲口承认。由于弗拉基米洛夫的特殊身份,这本《延安日记》出版后立刻引发境外学术界的轰动。
第二个说法来自《谢觉哉日记》。在他1944年的日记中,有几天这样写道:
“就是特货一项得的法币占政府收入……尽够支用。……而不知他的责任是在推销黑白二物以弥补财政上赤字。”(1944年1月18日)
“在座谈会上听到的趣语:……‘特货多边币少,将来不得了’”(1944年3月12日)
“领导机关发动一件事,必须十分考虑周到,常常一小步差错,在群众中可闹出大乱子。‘特货内销’即其一例。”(1944.3.14)
细心的读者都注意到这几段日记中都提到了一个叫“特货”的词语,据说这个“特货”就是鸦片。
第三个说法,来自于据说是1945年7月八路军公布实行的《淮太西县烟土税征收与管理暂行办法》文件。这份文件如今在网上随处可见,因此文件在此从略。
第四个说法来自于某位大陆“著名学者”的考证:毛泽东著名文章《为人民服务》中表扬“死得重于泰山”的八路军战士张思德,其实死于烧制鸦片过程。这一说法在网络上也广为流传。
张思德遗体如何处理
据张思德战友回忆:
炭窑塌方后,我来到毛主席的窑洞,主席正在写东西,他看了我一眼问:“队长有事情?”我说:“有个情况要向您汇报,我们派去烧木炭的三个同志,因为炭窑塌了,把他们给埋在里面了。”主席听后立即放下笔,眼睛瞪着我说:“赶快组织人抢救,把人挖出来呀!”我说:“现在正在挖。”主席听后点了一根烟,坐在那里抽烟想事情,我退了出来。
半个小时后,前面的情况报了过来:挖出来两个,石仓被埋得浅,是第一个被挖出来,王玉森第二个被挖出来,张思德在炭窑最下面挖排水道,埋的最深,现在仍在往下挖寻找他。一个小时后前面的情况又报了过来:张思德被挖出来了,是在窑里的最底层,他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把镐,镐把顶在他的胸前,一抬他就从嘴里往外冒血,人是不行了。
我又一次来到毛主席的窑洞。我刚一进门,见他坐在桌子后面,一边抽着烟,一边想事情,他看见我,不等我说话就问:“怎么样,人抢救出来没有?”
我说:“窑上面埋的两个抢救出来了,人没有什么问题。张思德同志埋在最底下,挖出来后已经不行了。”
主席听后站了起来说:“还能不能抢救过来呀?”
我说:“恐怕不行了,挖出来的时候,他是坐在地上,一个镐把顶在他胸口上,一动他就从嘴里出血,看样子从上面砸下来的土和杵在胸上的镐把把内脏弄破了。”他点了点头,同意我的看法。
他在窑洞里来回走着,停下来,批评我:“打仗死人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搞生产死人是不应该的。”
停了停,他又就张思德的遗体问题,对我讲:“要派人放哨看好啦,山中狼多,要是被狼吃了,你这个队长就当不成了。”
我说:“好,我马上去布置。”
我刚要出去,他又叫住我问:“队长,他的后事,你怎么处理呀?”
那时在战争年代里死人是很平常的事情,一个冲锋过去就倒下几个人;过雪山的时候,上山的时候人都还有说有笑,可是下山后,再一看,有许多人就不见了。在战争年代里,人牺牲后,最好的办法就是就地掩埋。所以主席问我怎么处理后事,我想也没想,就说:“就地掩埋。”
主席听后生气地说:“你敢!赶快派人,把人抬回来!”
他停了一下,又问我:“你报告你的上级了吗?”因为我们警卫队主要是负责主席的警卫任务,我们队的位置离毛主席住地比较近,离团部比较远,所以我对他说:“报告主席就行了吧。”主席马上说:“不行。你赶快报告你的上级。”随即他又用手指示意,给了我三条指示:第一把人给抬回来,身上洗干净,穿上新衣服;第二叫吴烈找李克农他们,搞一口好棺木,把张思德的东西都装在里面;第三要开个追悼会,他也要去参加。毛主席还特别交代,把张思德最喜欢的那双白球鞋,也装进棺木里。
我马上回到团部,向吴烈团长报告了炭窑塌方和张思德牺牲的情况,又将毛主席对后事处理的三条指示作了汇报。警备团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把张思德的遗体抬了回来,洗干净后,又给他换上了一套新军装。李克农部长写了一个报告,毛主席批准买了一副好棺木,把张思德同志安放在里面,他的东西也放在里边。
噩耗传来同志们万分悲痛,政治部张廷桢主任难过得连饭都吃不下去了。要开追悼会的消息传开后,战士们都默默地去采集野花,编扎花圈,他们选择那些最好看的花,想尽一切办法把花圈搞得又大又好,他们说:“要用这种方式表达对亲密战友张思德同志的尊敬和怀念。”
9月8日下午2时,中央警备团、中央社会部和中央办公厅的一千多人在延安枣园操场举行隆重的追悼会。土台上,摆满了花圈,正中间挂着毛主席亲笔写的挽联,上面写着“向为人民利益而牺牲的张思德同志致敬”。警备团团长吴烈主持追悼会,政治处主任张廷桢致悼词。毛主席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参加追悼大会。毛主席站在土台上,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打着手势,即兴发表了《为人民服务》这篇著名的演讲:
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张思德同志就是我们这个队伍中的一个同志。
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中国古时候有个文学家叫做司马迁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精兵简政”这一条意见,就是党外人士李鼎铭先生提出来的;他提得好,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采用了。只要我们为人民的利益坚持好的,为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我们这个队伍就一定会兴旺起来。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们还要和全国大多数人民走这一条路。我们今天已经领导着有九千一百万人口的根据地,但是还不够,还要更大些,才能取得全民族的解放。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看到希望,要提高我们的勇气。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不过,我们应当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牺牲。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今后我们的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士,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