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武牧羊北海上 李陵答苏武书

李陵 苏武
前99年(天汉二年),李广利率军伐匈奴右贤王,汉武帝召李陵负责辎重。李陵请求自率一军,武帝不予增兵,只令路博德为其后援,而路博德按兵不动,致使李陵带着步卒五千,深入匈奴,面对数十倍于己方的敌军。苦战之后,又逢管敢前99年(天汉二年),李广利率军伐匈奴右贤王,汉武帝召李陵负责辎重。李陵请求自率一军,武帝不予增兵,只令路博德为其后援,而路博德按兵不动,致使李陵带着步卒五千,深入匈奴,面对数十倍于己方的敌军。苦战之后,又逢管敢叛逃,暴露了李陵兵少无援的军情,单于于是集中兵力围攻,李陵兵尽粮绝,北面受虏。降匈奴后,曾与被匈奴扣留的苏武数次相见。前81年(始元六年),苏武得归,修书劝李陵归汉,李陵以此书作答。
李陵答苏武书
李陵在投降于匈奴之后,跟苏武依旧有联系,在他回归大汉之后,曾写过一封书信,表达自己内心的悲伤以及对好友的怀念之情和伤感之情。
您来匈奴这里,辛辛苦苦地宣传大汉的美德,在太平盛世的情况下为官,可以说你的美名会流传四方,真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我流落于他乡,这真的是一件悲痛的事情。遥看南方,那就是大汉江山,我就能想到曾经的故人,怎么可能不会内含深情呢?以前你都不抛弃我,还经常给我回音,对我细心的安慰,这份感情早已超过了骨肉之情,我虽然比较愚钝,但是我早已感慨万分。
从公元前99年,我投降于匈奴至今,我每天都很难受,常常一个人坐在那里,整日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每天所看见的没有别的,也就只是那些异族的人。我从来不用皮袖套,这些东西我都用不习惯,以及那些食物,都是我吃不惯和喝不惯的,只不过是拿来充饥解渴罢了。眼看四周,竟没有一件可以开心的事情。现已经是深秋九月,我常常坐在床前,夜不能寐,半坐着倾听周边的马声,聆听那些大自然的声音,我竟然不知不觉得流下了眼泪。哎,子卿啊,难道我以前是铁石心肠吗?怎么可能会不悲伤啊!
自从跟你分别之后,我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无聊。一想到那些被杀戮了的家人,明明他们都是无辜,却惨遭杀害。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辜负了国家对我的恩惠,被世人所悲怜。你回国之后可以享受到属于你的荣誉,而我依旧待在这里蒙受屈辱,这就是我们两个不同的命运,又有何办法呢?
我们两个人彼此相隔甚远,所走的人生道路也不一样。活着的时候都是不同世界的人,死了之那还不是异国的鬼魂吗?我将与你永别。希望你能够多写回信给我。
李陵劝降
在《苏武传》中曾有过记载,讲述李陵在投降匈奴之后,跟苏武的交情依旧很好,但他受命为单于,希望他去劝降苏武。
李陵作为他交情甚笃的朋友,李陵深知他的性格,以死来威胁他,用金钱来诱惑他,或者是断其食来逼迫他,这些都不可能让自己的好友苏武屈服。他认为,想要让苏武这样坚毅和拥有坚定信念的人屈服的话,只能从精神上着手。李陵从外界打听了一些消息,知道苏武的兄弟因为犯了一些错事,而都自杀身亡,他的老母早已去世,他的原配妻子因为苏武的离去,早已改嫁他人,他虽然有3名子女,但都下落不明。如果这一系列的变故,让苏武知道的话,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如果说苏武为了保留自己的名节的话,在北海牧羊而无法回归大汉的话,他必定会感慨。如果说苏武是留恋身在汉朝的家庭,而拒绝投降的话,如今他的家庭已经可以说是家破人亡了,已经没有什么顾忌了。如果苏武是为了效忠皇帝的话,那么也已经不用效忠了,因为苏武的家人的死,都跟皇帝有着密切的关系,如今的皇帝残暴不仁。
李陵从各个方面替苏武着想,并一一把苏武的信念给一一推翻,再辅助加上自己凄惨的遭遇,能替他劝降成功增添一些砝码,并且两个人的关系也不差。只要这时候,苏武动了一点杂念的话,他的精神世界就会全面沦陷。而苏武依旧是拒绝,可见苏武形象的高大,而李陵的劝降失败,更能衬托出苏武精神层次之高。
李陵论
关于李陵这个人,后世有着许多的评价,身为一代将领,他投降于匈奴,到底是真降还是诈降?这些都是都是我们所关心的事情,唐代的白居易曾写了一篇文章,名叫《李陵论》,根据这个文章名就能知道这是写关于他对李陵的评价。
《论》中提到“忠孝智勇”这四个是身为臣子最重要的东西,古代的臣子们都在追求这四个方面,倘若失去了其中的一个,就根本不愿做一名臣子。而汉代的李陵,他率军攻打匈奴,我个人认为不肯为国家奉献自己的生命,那是不忠;没有战死沙场,却选择投降匈奴,这是不勇;放弃自己以前的功绩,那是不智;由于他的投降,导致家人们相继遭到杀害,这是不孝。做臣子的四个方面,李陵根本就没有符合其中的一个,因而导致自己的家族遭受毁灭,可悲啊!
我观看《史记》这些对其的描述,我发觉他们对李陵都没有明确地做出批评,为此我感到非常的疑惑。虽然司马迁为何遭受到宫刑,那是由于李陵的原因的,但是他竟没有对李陵有丝毫的批判,难道这是应该的吗?按照《礼记》上所记载的,军队中那些出谋划策的人,失败了之后就要死,他们的死,这是死得其所。然而李陵就没有死,却没有遭到批判,未免有点过。我看他刚开始孤军深入的时候,能够以少量的兵力打的匈奴大军恐慌,取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胜利,这难道不就是他的功劳吗?还有谁的功劳能够比的上他呢。但是在力量衰竭了的时候,他却不能破釜沉舟,想到的是自己的性命安危,最终还不是被活捉了吗?
那些不是自己该做的事情,君子会怜惜自己的性命;但是到了该牺牲的时候,君子就会奉献出自己的生命。然而李陵却选择了活下去,就失去了作为君子的正道。所以说陕西的那些士大夫们对其对感到惭愧,这难道有错吗?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