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钱学森当选科协主席的“曲折经历”

涂元季曾担任钱学森的秘书,他在11月3日《人民日报》上撰文回忆了钱学森当选科协主席的经过。现摘编如下。

1984年初,中国科协在周老(培源)主持下开过主席会议、常委会等。这些会议都谈到换届问题,大家一致推荐钱学森为下届主席候选人,但钱老本人坚决不同意。他甚至在会上和别人争得面红耳赤,决不退让。弄得周老和其他副主席十分难办。科学会堂的服务员进去上茶,出来后对坐在走廊长椅上休息的我说“这钱老爷子是真不想当主席,他在会上发火了,我在这儿当了这么多年服务员,还从没见过这种阵式”。

1984底,中国科协在周老主持下,召开二届五次全国委员会会议。开会前夕,主持科协日常工作的书记处书记裴丽生把闭幕词的讲稿拿给钱老看。钱老很快看完后说:“这个稿子我没意见,但我建议最后加一段话,说明我钱学森不适合担任下届科协主席。你们要是同意加上,这个稿子我念。你们要是不同意,那我就不念,你们另请高明”。谈话的气氛一时有点尴尬。裴老略微思考后说:“学森同志,你看可不可以这么办:你要讲的那段话,不要正式写在文件上。念完闭幕词,你可以在会上讲一段你要说的话”。钱老听后点头同意,这件事就定下来了。

等到闭幕会这一天,钱学森致闭幕词。当他念完闭幕词的稿子,开口说:“我要补充一点,说明我本人不适合担任下届科协主席……”他下面的话刚一说出口,台下一片掌声。他再张口讲话,又是一阵热烈掌声。几个回合的“倒彩”使他无法讲下去。周老立即宣布大会结束。

由于钱学森决意不当科协主席,使换届工作进行不下去了。以至于科协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不得不推迟召开,80多岁的周培源老先生按章程届满以后还不能退下来,又多当了一年主席。

孰不知,钱老若同意当“三大”代表,必会被选为三届常委,又必会被选为三届主席。接着他会在全国政协接替周培源,成为全国政协副主席,而这,正是他不愿意干的。他常说自己只是一名科技人员,不是一块“当官”的料。

科协换届的问题成了个大难题。这个问题终于提到中共中央书记处的会议日程。中央书记处决定由主管科技工作的方毅同志找钱学森谈话,同时由钱学森在军内的上司、中央军委副主席兼秘书长杨尚昆也找钱学森谈话。

经过两轮谈话,中央领导同志仍不放心,于是又请出邓颖超同志。邓大姐是钱学森在北京师大附小念书时的老师,二人常常师生相称。邓大姐约钱学森到中南海谈话,这个面子钱学森就不能不给了。说到将要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事,邓大姐说:“这好办,我告诉政协机关,叫他们平时不找你的麻烦”。

当完一届科协主席,第三届中国科协到1991年换届,由于钱学森坚持不连任,大会选举朱光亚为中国科协第四届主席。朱光亚也只任一届,到1996年选周光召为五届主席。 2002年科协又要换届,中央组织部的人员去钱老家,征求他的意见。中组部的同志说:“钱老,听说你当中国科协主席时有个规定,科协主席只干一届,是这样吗?”钱学森幽默地说:“没这回事,我从来不搞‘土政策’,我那时说的是指我自己”。一句话,把中组部的年轻同志逗乐了。

钱学森还曾写信请辞了各种职务和拒不担任一些职务,就连他亲手创建的中国力学学会要选他连任名誉理事长,他也写信拒绝,并提出“要打破学术地位终身制”。

可以说,钱老一辈子没向组织提过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待遇问题,但也不尽然,他倒是不止一次向组织上主动要求过降低待遇。刚回国时领导上给他家配了一名一级厨师。他觉得自己家里也就是吃点家常便饭,放着个一级厨师是浪费人才。于是他要求组织上把一级厨师调走,由部队选派一名战士当炊事员。

钱老自从上世纪60年代初搬进航天大院以后就再没挪过窝。我之所以用“窝”来形容,是因为那实在是一座太旧的公寓单元房,墙上还有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留下的裂纹和加固筋。他当上全国政协副主席以后,组织上曾不止一次想给他按标准盖一座小楼。我们工作人员也希望钱老的住宿条件得到改善。若有一栋小楼和一个小院,他可以在院子里晒晒太阳,有利于身体健康。当我劝他同意建房时,钱老总是说:“我现在的住房条件比和我同船归国的那些人都好,这已经脱离群众了,我常为此感到不安,我不能脱离一般科技人员太远”。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