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太平间里的夜半歌声——“文革”轶事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有部恐怖电影叫《夜半歌声》,曾风靡一时。据说放映时曾吓死了一个观众。余生也晚,当时才几岁,大人肯定不许我去看,所以无缘得见。没想到三十多年后,却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了一幕《夜半歌声》式的恐怖剧加闹剧。

我的朋友吴君是某医院里的一名医生,但同时又是一个被管制的右派份子。1967年,“文革”武斗正进行得热火朝天时,有天晚上十一点过了,吴医生值夜班因事路过医院的太平间门前,忽然一个男高音的歌声从里面传出: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毛主席领导革命队伍,披荆斩棘奔向前方。向前进,向前进,革命气势不可阻挡,向前进,向前进,朝着死亡的方向!……”

这停尸房里,半夜怎么有人唱歌,本来就是怪事。再加上歌词末句被篡改,在当时就成了所谓的反动歌曲了。他想这事如不赶快向上汇报,万一被人发现,岂不成了“包庇阶级敌人”,哪还得了?于是吴医生赶忙去向院部办公室汇报这一情况。很快就惊动了那个刚当上医院革命委员会主任的造反派头头袁志强。此人五大三粗,一脸横肉,是个“武斗专家”,打砸抢的能手,外号叫“袁大头”。袁一来,大约是因为打扰了他的好梦所以非常生气,指着吴医生就骂道“你这个改造不好的反动家伙,又在搞什么鬼,想造谣吗?我们共产党人从来就不信神,不信鬼的。我今天就要去看看鬼象什么样子”。骂完了,不由分说就要吴医生和他一道去。吴医生此时虽满肚子委曲,但作为被管制的“阶级敌人”,除了服从,还敢分辩什么?但为了袁大头主任的安全,医院保卫处还是派了四个男民兵,又叫了一个很有经验的女护士一道去观察动静。

他们一行七人来到太平间门口时,果然从里面不但传出了歌声,而且有人象在操练队伍似的喊着口令:“一、二、一;一、 二、一,”。袁大头向里面大吼一声“干什么的”?太平间里便嘎然无声了。这时袁便回过头来对大家说“这肯定是阶级敌人破坏捣乱。同志们,为了保卫毛主席,党中央,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大家跟我一起上,抓住这伙阶级敌人”!于是袁大头一马当先,后面的人一拥而入便冲进了太平间。

太平间里24小时都开着电灯,虽然灯光显得昏暗,但一下就看清楚了:五、六具死尸,全部靠着墙壁东一个,西一个地站着,有的眼睛还睁着,好象死不瞑目似的。其中一个还把舌头伸了出来,样子更可怕。女护士已吓得尖叫了起来。袁大头毕竟是惯搞打砸抢,还亲手杀过人的,当然胆大得多。他定一定神,看见大家都不肯往前走,连忙掏出“红宝书”(即毛的语录)大声念道“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接着走到一具死尸面前,大声叫道“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念完这段毛语录,飞起一脚便将那“反动的”死尸踢倒在地。初战告捷,袁大头更加气壮如牛。接着拳脚并用,将第二,第三具死尸也打倒在地。当他走到那具伸着舌头的尸体面前,正欲如法炮制发动攻击时,谁知那“死尸”怪叫一声便向他扑了过来,而且一双手将袁大头死死抱住。只听袁大头一声惨叫,“红宝书”飞出老远落在地上,我们的造反英雄袁大头顿时昏死了过去。那位女护士也吓得连哭带喊朝门外跑去了。其余五个男人虽也大吃一惊,毕竟仗着人多势众,一齐冲上去将那“死尸”抓住,仔细一看,原来是个活人。而且有人马上就认出来了“哎呀!这不是那疯子高远吗?”!

不错,正是他,名叫高远。夫妻二人原本都是市歌舞团演员。“文革”开始后,造反派说他们夫妻一贯演资产阶级的才子佳人,为修正主义文艺路线服务。便弄来批判斗争,挂黑牌,游街,剃阴阳头,进行各种人身侮辱。高远的妻子不堪凌辱便以死抗争,上吊自杀了。不久,高远也精神失常。原本是送来住在这医院的一间隔离病房里,但当时院内一片混乱,病房经常呈无人管的瘫痪状态。那天晚上这个疯子不知怎么跑出了病房,太平间也是一片混乱无人管,门也未锁好。于是高远便钻进了太平间。他先把死尸搬起来靠立在墙边壁角,然后便唱起“革命歌曲”,喊起了口令,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他这一闹不打紧,却“害”苦了我们的袁大头主任。经过抢救,袁大头虽然活了过来,但从此便疯疯癫癫,胡言乱语,革委会主任自然也当不成了。医生、护士们见此情景,都在背地里取笑说“袁大头整人,害人太多了,这回怕是那些冤魂找到他了。报应,报应!活该,活该”!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