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被关山东集中营 英国奥运冠军长眠中国(图)

当年的集中营

一位出生在中国的英国奥运冠军,来华教书时却死在日军设在 山东的集中营。如今,潍坊市乐道公园里有一座纪念碑哀悼着这位英国奥运英雄。碑文写道:他们应可振翅高飞,为展翼的雄鹰;他们应可竞跑向前,永远不言疲 累。纪念碑背面写着:埃里克.利迪尔体现了友爱互助的美德,毕生鼓励年轻人为人类的福祉尽其所能。

勇夺奥运会400米冠军

埃里克.利迪尔1902年1月出生在中国天津,他的父亲是一名苏格兰传教士。利迪尔从小深受中国文化的熏陶,穿中国式的长袍,说汉语。1907年,在中国生活了5年的利迪尔随父母返回苏格兰。大学期间,利迪尔显示出极高的体育天赋。当时,英国著名体育教练麦格查发现了他在田径方面的巨大潜力,便建议他专攻田径。

1924年,利迪尔代表英国参加了在巴黎举行的第八届奥运会,参赛项目是他最有把握夺得冠军的男子100米。可是,当利迪尔得知100米的比赛被安排在星期天举行时,出于基督教星期天是安息日不得工作的规定,他决定遵守教义,退出比赛。甚至英国奥委会主席威尔士亲王亲自出面劝说,也无济于事。最后,英国队400米选手林赛勋爵将自己的参赛权让给了利迪尔,因为那场比赛不在安息日举行。400米决赛当天,利迪尔以47秒6的优异成绩勇夺金牌,并打破该项目的奥运会纪录和世界纪录。

而利迪尔在田径赛场上的种种传奇,也为人们缅怀。1981年,以利迪尔的事迹为蓝本,英国拍摄了著名电影《烈火战车》。该片在第54届奥斯卡奖评选中,一举夺得最佳影片、最佳创作剧本、最佳作曲和最佳服装四项大奖。这是有史以来,体育电影所得到的最高奖项。利迪尔也因此为更多世人所铭记。

返回中国当老师

在夺得第八届奥运会400米冠军后,利迪尔成为英国不少企业争相聘用的对象。不过,优厚的待遇和体面的工作并不是利迪尔所追求的,他婉拒了所有邀请,希望能在中国继续其精神之旅。1925年,利迪尔返回阔别18年的出生地天津,成为新学中学一名普通教师。新学中学是一所英国教会学校。在新学中学,利迪尔承担理工科的教学工作。他独特的教学方法和平易近人的作风,让他成为学校里最受欢迎的老师。而在这期间,利迪尔仍然抽空参加一些田径比赛。1928年,利迪尔参加了在日本举行的一场国际运动会。凭借着扎实的根底,利迪尔很轻松地获得了200米、400米跑的金牌。据说,比赛结束后,为了及时赶回天津给学生上课,利迪尔在码头上演了飞身跳船的惊险一幕。

利迪尔刚到天津时,正在改建天津民园体育场的工部局,请他对民园体育场提出改进建议。根据世界田径赛场的标准以及自己参加比赛的经验,利迪尔对民园体育场的改建提出许多宝贵建议,如灯光设备、看台层次等。由于改建成功,民园体育场成为当时首屈一指的比赛场地,不少国际大赛都在这里举行。利迪尔自然也成了体育场的常客,每天早晨,他都在这里跑步锻炼。1929年,在民园体育场举办的万国田径赛上,利迪尔再次获得一枚田径金牌,但这也成为他一生中的最后一枚金牌。

长眠于神州大地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扩大战果”,逮捕了1500多名在中国生活、工作的外国侨民,将他们送往位于山东潍坊的日军集中营作人质,利迪尔也未能幸免。

集中营的生活是苦闷和绝望的,但利迪尔并没有屈服,他坚持公道、伸张正义、乐观豁达,被推选为营区康乐小组的主席。他还编写了一本化学小册子,为集中营里的孩子们补习功课,并带他们进行体育活动,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埃里克叔叔”。其实,刚进入集中营时,利迪尔是有机会离开的。当时,日本人提出用集中营关押的侨民与英美等国交换战俘,利迪尔的名字就出现在英方所开列的第一批交换名单之中。但利迪尔把机会让给了别人,主动选择留在集中营。

更让难友们想像不到的是,利迪尔的头颅中有一个恶性肿瘤正在慢慢吞噬着他的生命。尽管头痛时常折磨着利迪尔,但他从不向日本人求助,也没有告诉任何狱友, 而是独自一人忍受着痛苦,并尽力将快乐带给别人。一位美国人在其所写的《山东集中营内》一书中,这样回忆利迪尔:“当我晚上走过集中营的娱乐室时,经常看见利迪尔俯身在棋盘和船模型旁工作,或者在指导人们跳一种社交方格舞。他总是全神贯注,又兴致盎然地捕捉那些被囚禁者的想像力。他已经40多岁了,但身体仍然轻巧、柔软,步履灵活自如,不过最重要的是,他那时充满幽默感和热爱生命的热情,他的热心和魅力,使大家适应了那段苦难的日子。”

1945年2月20日的晚上,利迪尔独自一人,在集中营内一棵树下默默地踱来踱去。这个地方,是他经常和孩子们一起打球的地方,孩子们玩耍时欢快的笑声似 乎仍回荡在他耳边。但是,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不得不回到宿舍躺在床上,开始了在生与死边缘的挣扎。第二天深夜,利迪尔在极度痛苦中闭上双眼,就像他刚刚跑完一次比赛,在冲到最后的终点时,还未及向观众们致意,就訇然倒下。那一年,他正值43岁的盛年,距离日本宣布战败也只有175天。

由于条件所限,利迪尔的遗体被放在一个临时制作的棺材里,埋在距离日本侨民区及军属居住区不远的一个荒凉的坟场上。难友们在利迪尔的坟墓旁竖起一个简易的十字架。由于找不到油漆,也没有带颜色的笔,他们就用黑鞋油在十字架上写下了利迪尔的名字。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