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辛撰文回忆 当年的一个知青办主任

作家叶辛在《社会科学》第7期上撰文,忆述当年知青返城时的不少细节,现选取一则如下。

从1978年秋冬开始,到1979年的春夏,上海的各级知青办门前,都挤满了探听回沪消息和具体政策的知青。我作为知青在回上海修改小说《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和《蹉跎岁月》时,遇到家庭所住地的知青办干部,就听他们抱怨过:我们现在做的,不是人干的工作。

有一个当年以全部激情,动员青年上山下乡的知青办主任,在到小菜场去买菜时,被回沪的知青用菜篮子扣在头上,狠狠打了一顿。打人的知青说,当年就是听了他的话,把插队的地方说得花好稻好样样好,上了他的当;而如今,他竟然还要继续骗人,不把他打一顿,实在出不了这口气。他被打得在家休息了两个多月。奇怪的是,当派出所民警向他打听是哪几个知青动手的,他却闭口不言,请民警不要追问了,他也不会说的。

就是这么一个基层主任,听说我正在写作知青题材小说后,特地找上门来,劝我说:“你写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写知青上山下乡。我替你想想,你怎么写啊,为知青运动唱赞歌么,眼面前知青正在回城,讲的都是下乡以后吃的苦、受的难,怨声载道;你要真实反映知青在乡下吃那么多苦么,那就是否定上山下乡运动大方向,过去叫反革命,现在也是绝对不允许的。我劝你算了吧,别想着当作家了,还是想个办法病退回来吧。”

这就是一个真诚地做了好多年知青工作的街道干部当年最真实的想法。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