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窝搭在锅台下

这是真事儿,就是我家的事儿。不过,在上世纪70年代,不光我家,我们这地方几乎家家的锅台下都有一个鸡窝。做饭时,菜香味儿和鸡粪味儿搅和在一起,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儿了。我们也知道要讲究卫生,不应该把鸡窝搭在锅台下,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那时候,国民经济不景气,鱼呀肉呀蛋呀要啥没啥,挖门找路的也弄不到。家里孩子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没有营养咋行。所以,家家都琢磨着养点儿啥。那时,我们都住干打垒,房前屋后就是草甸子、水泡子。人们上班之余,就养鸡养鸭养鹅,有的还养起了猪和羊,日子也都过得挺不错的。可是,好景不长,各单位都搞规格化,割资本主义尾巴,每家门前由单位统一盖一个两米长两米宽的仓房,装乱七八糟的东西,自己家盖的仓房鸡窝鸭架什么的统统扒掉!大家都有怨言,但谁也不敢在正规场合下说,背地里流传着一个顺口溜:杀了我的猪,宰了我的羊,扒了我的房,又嫌大鹅脖子长。牢骚归牢骚,日子还得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外面不让养就在屋里偷偷地养,大人苦点儿不要紧,可不能亏了孩子呀。不知是哪个聪明人想出的办法,在锅台底下养鸡。那时家家的锅台都是用砖搭的,下面有一个一米长,二尺宽,一尺半高的空地方,我们在离地面半尺左右的地方钉几根木棍,下面铺上油毡纸,正面用铁丝网一围,一个简单的鸡窝就做成了。养个两三只鸡是没有问题的。不光是我们这些从农村来的工人家养,就是那些很爱干净的上海知青、杭州知青也在自家的锅台下养鸡。不怪我们老祖宗说,民以食为天,吃饭第一。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的时候,就什么也顾不得了。

我家锅台下养了三只母鸡,我负责每天清理鸡粪,一星期到饲料商店买一次饲料。爱人负责喂食、养护,一岁半的女儿负责捡鸡蛋,当然也负责吃鸡蛋。我家这三只鸡,平均每在能下一个鸡蛋,三伏天的时候,鸡嫌太热歇伏了,几天也不下一个蛋。鸡不下蛋,女儿就捡不到蛋,也吃不到蛋。有一次,女儿馋急眼了,搬个小板凳坐在鸡窝前等着鸡下蛋,谁也拉不走她,弄得我心里酸酸的。过了很长时间,两个小时,或者三个小时,突然听到女儿兴奋的喊声:鸡下蛋蛋了,鸡下蛋蛋了!我从里屋奔出来,果然看见女儿手里捧着一枚鸡蛋,那颜色,跟兴奋的女儿脸蛋儿似的,红扑扑的,真是“可怜人,天照应”啊!

一晃儿三十年过去了,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了,鸡鸭鱼肉想吃啥有啥,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在锅台下养鸡了。说实在的,谁愿意养啊,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过,我现在还经常想起当年我家锅台下养的那三只母鸡,鸡下完蛋“咯哒咯哒”的叫声就像在耳边似的……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