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清代巨人吴大力的昭陵奇缘(图)

昭陵神功圣德碑亭。

在昭陵的历史传说中,最雷人最传奇的莫过于奇人吴大力的故事了,他有着异常的身高和异常的发家史,他因为背负石头获得了康熙的青睐,得到了四品世袭官职,可这世袭官职仅仅传到了他孙子那辈就丢了。那么,这位吴大力究竟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呢?他的子孙又是怎样丢官的呢?且听我们一一道来。

吴家有儿蹭蹭长个儿

这是一个传奇的故事。这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康熙年间,在盛京城北大韩屯这个村落里,住着一家人,主人家姓吴,是老实本分的农民,有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夫妻二人结婚很多年,靠着几亩薄田,春种秋收,加上吴大嫂在院子里饲养了很多鸡鸭鹅猪羊之类,日子倒也还过得去。这天,夫妻俩早起,院子中鸡犬相闻,煞是热闹。吴大嫂撮了一把糠,嘴里学着咕咕的鸡叫声,唤那些家禽“吃早饭”。她瞧着丈夫一声不吭地站在院子中,忽然明白了他的心事,她就着围裙擦擦手,走过来说:“我知道你盼着有个孩儿,咱不如去求求?”

第二天,夫妻俩备了一些香资,专门到一处寺院磕头烧香许愿,进香的时候他们讨回了一包“圣药”。一年后的一天,天空被红彤彤的云笼罩,吴家院子中传来一声洪亮的婴儿啼哭,夫妻俩终于如愿以偿。他们给这孩儿取名叫做“吴天宠”,一来表示这孩儿是天地佛所赐,二来也是希望这孩儿能再得到上天宠爱,将来最好得个一官半职,给老吴家长长脸。

还真别说,这孩子跟一般孩子还真不一样。他出生时,那小手、小脚就比其他娃娃大很多。关键是,这吴天宠饭量惊人,吴大嫂的母乳根本不够,一两个时辰,吴天宠便哇哇大哭,没办法,吴家只好用牛奶、马奶、羊奶甚至米汤来喂养。长大后,这孩子每顿饭能吃一升面、一斗米,家里全年的粮食他一个月便消灭干净。他不仅饭量大,长个子也比别的孩子快。每个月能长一寸,每年能长一尺。据传,他不到十五岁便长到了一丈八尺多高。

呵,咱先搁下故事,来算算这一丈八尺是多高。据清代的度量方法,1丈等于10尺,裁衣尺一尺大约等于现在的35.5厘米,量地尺一尺约等于34.5厘米,营造尺一尺约等于32厘米。所以18尺是5.76米—6.39米,如果一个人长这么高,那就太恐怖了,就算按照历代最小的“尺”——商朝的一尺约等于15.8厘米来计算,18尺也相当于2.844米。姚明身高不到两米三,曾经的世界第一高人美国人罗伯特·沃德洛去世前身高为 2.72米,如果吴天宠真能那么高,那就是妖魔了。

使劲长个儿使劲吃急哭吴妈妈

插一则资料,记者翻阅有关清代的典籍,发现记载中国清代“长人”(巨人)的有很多,最著名的是记载于《婺源县志》里道光年间的詹世钗,据说有10尺3寸,约3米有余。此人有照片为证,可惜吴天宠实在没有能够留下“巨人”的证据,否则真可以申报吉尼斯了。

话说回来,且不管他到底多高,反正是出乎他父母的意料。老吴家变卖家产换取粮食、敲掉低矮的门换成巨人门以供儿子进出,可是,这吴天宠的纵向发展趋势一直未能遏止。吴大嫂着慌了,天天以泪洗面。终于有一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哭着跟儿子说:“孩儿啊,你别再长了,再长娘要疯了。”吴天宠扑通跪下,吸着鼻子痛哭起来。吴大嫂踮起脚尖抬手摸了摸儿子的头顶,叹了口气。说也奇怪,从这天开始,吴天宠的个子奇迹般不再往上蹿了。不过,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他开始横向发展了,一天比一天胖,到了十八岁,长得跟一座铁塔一样,睡觉还得顺着炕横着蜷缩着睡。他没白瞎这身高体重,浑身力气异常大,于是,十里八村的乡亲送他外号“吴大力”。

这吴大力因为吃得多,家里差不多快空了,于是吴大力下了决心要出去打工。和猪八戒给高老庄打工既求馒头还求媳妇儿不一样,吴大力给人家打工不求钱,只求吃饱饭,不管多重多累的活计,他都二话不说,而且劳动速度非常快,因此倒也有不少出得起饭食的人家乐意雇他。吴大力最喜欢的工作莫过于出官差了,因为官差的“工作餐” 是由官府供给的,管够管饱。打工后的吴大力渐渐成了百姓口中的“奇人”。

昭陵出“皇差”神力换来顿顿饱食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昭陵修建神 功圣德碑。这可是个好活计,吴大力从乡亲那里听说了这件“皇差”,立马从屯子里赶到了昭陵。负责招募的工头一瞧,好家伙,这小子忒也壮!于是安排他去干活儿,搬砖、运石、抬灰……吴大力一个人顶十几个人,别人背上背一块砖就累得呼哧呼哧,吴大力一口气扛十几块砖脸不红气不喘,优哉游哉、健步如飞。这个莽汉不久就引起了修陵的官员和其他工匠们的关注。

吴大力本人也非常高兴,因为每天都可以吃得饱饱的。大家瞪大眼睛看着他举起一大缸米粥稀里呼噜灌下喉咙,然后伸出舌头把缸底黏着的米粒呲溜呲溜舔食干净,再心满意足地打个饱嗝,然后抹掉脸上附着的半颗米粒,冲着大家嘿嘿一笑,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下,哎呀妈呀,这家伙老厉害了!

神力安装圣德碑头康熙钦赐世袭四品官

不久,工程出了问题。修建碑亭按一般规制都是先立碑,然后覆修碑亭。可是这次工程非常特殊——碑亭及立碑两道工程同步进行,因为康熙皇帝即将前来祭陵,必须赶在康熙皇帝祭陵之前完工,所以工期十分紧张。可是,时间越紧工程越容易出现岔头。这天,神功圣德碑龙趺碑座安放稳固,碑身也树立妥当,只剩下安装碑头这最后一道工序,整个立碑工程就完事大吉。可是偏偏在这时工程出了麻烦。原因是碑亭内地方狭窄,碑头沉重,无法将碑头运至将近两丈高的高处。工匠们种种办法都已试过,仍然无济于事。

康熙知道这种情况后非常着急,他下了道圣旨,言明谁要是能安装上碑头,就封他做四品官,而且是世袭罔替的那种,也就是说,一人当官、子孙代代都可以承袭他的官职。吴大力听说后,吸了口气,嘿,这事儿难不倒我,我生来就有这么大的力气,恐怕就是为了帮皇帝这次忙的。他连忙去应诏,修陵官把他带进了碑亭。

他进入碑亭仔细看了石碑和碑头,又估量了一下亭内的尺寸,随后向监工提出在石碑四周搭上跳板,跳板要 层层加厚。然后,他在众人的帮助下把碑头在地上立起,使碑头靠在他的身后,紧接着,他用双手将碑头紧紧托住,闭目养神停了些许时间。突然,他双目一睁,大吼一声“起!”,同时浑身肌肉虬结暴涨,额上青筋突出、喉结滚动、腰身一挺,那碑头竟然被他背了起来!吴大力先迈右脚,矮成弓步状,“啪”的一声,地面抖 了几抖,他膝盖微弯,双脚顿了顿,斜身扭腰,左脚又倏忽间迈了出去。他这一脚登上了跳板,尘土激溅,“轰”的一声,那跳板颤了几颤,顺着向上的弹力,吴大 力又顺势把右脚抬上了另外一层跳板。

就这样,他一层一层一直挪到碑身顶端,在底下观看的工匠们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上。只见吴大力又顿了好一会儿,突然一声低吼,一转身将碑头担在了碑身边上,他重重喘了几口粗气,用手甩下额头的汗水,稍事休息之后,他双臂抱住碑头,第三声大吼之下,他硬生生将碑头抱起,对准碑顶缓缓一放,“砰”!碑头终于稳稳当当地坐在碑身上了。吴大力松了口气,就在他扭转身子准备下跳板之时,底下观看的工匠们突然 爆发出了轰天价的喝彩。吴大力蒲叶般的大手往脸上一抹,汗水吧嗒吧嗒落了下来,他舔掉掉落在口中的咸汗,冲着下面的人群憨憨笑了起来。大家纷纷向他道喜, 这喜是啥喜呢?

不久,康熙皇帝御驾来到沈阳祭祖,祭祀典礼过后,他亲自来到神功圣德碑亭看了看这费时费力才修好的石碑,修陵官员 忙把吴大力如何安装碑头的神奇故事讲给康熙听,康熙大奇,想起了自己的圣旨。随后,康熙前往盛京行宫。第二天,他在盛京宫殿召见了吴大力,一番夸赞之后,问他可愿接受重金赏赐,这吴大力也不浑,金子总会花完的,倒不如官职来得实在。于是他拒绝了重金,启奏皇帝说,小人给陛下办事那是荣幸,本来就不是求赏赐的。康熙一听非常高兴,于是给吴大力颁发了昭陵四品官文书和官印,又赐给他两块最好的石板,叫他留作墓碑之用。从此,吴大力成了“吴大人”,吴大嫂一家可 谓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据说,吴大力当年愣是把那两块千斤重的石板背回了自己的屯子,也算是奇闻一件了。至此之后,屯子里的人都对他刮目相看,而吴大力也买了地、盖了房,成了大户人家。老吴家终于扬眉吐气了。

子孙不孝为富不仁世袭四品官被削

吴大力病故了。他的子孙特意给他在大韩屯附近的向阳之地选了一块安息之所。这墓修得非常高大,当然也用了康熙御赐的石板作碑,这两块碑名叫龟趺螭首七眼透珑碑,碑上刻着吴大力受皇恩的经过。

后来,四品官职传到了吴大力的孙子这一辈。可这孙子人品不咋地,为官之后不说造福百姓,反而为富不仁祸害乡亲。就举一个例子来说,当时大韩屯有很多眼井,然而这些井里出来的水却很苦涩,烧水做饭都很不好。因为普通乡民没钱,挖的井太浅,没法子取到好水,而吴家很富有,井挖得深,井里涌出来的水甘甜可口。乡邻们于是纷纷到吴家取水,要说,这地下水本是无主之物,人们来取那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可惜,这吴家现在有钱有势,颇有点儿架子,他们嫌应付取水的乡民太麻烦,不知谁出了个馊主意,吴家在大门上贴了张告示,宣布从今往后,此地是我家,此井是我挖,尔等穷乡民,要想喝甜水,留下买水钱。这张告示一出来,乡亲们纷纷在心里暗暗斥骂。有钱的人家可以买得起水,而没钱的百姓只好打道回府,继续用涩水做饭了。

也不知是嘉庆帝还是道光帝,听说了这回事,一怒之下,以吴家为官不仁为由,吊销了他家的四品官职,还把他们削职为民,并且下旨吴家大井的水可以任由乡民共享。倒霉事一桩接一桩,后来,吴大力墓地上的两块墓碑其中一块竟然自动走失了。据如今大韩屯百姓说,数十年前,另一块墓碑还存在,但现在,吴大力的墓早没了。

有书记载

那么,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吴大力的事迹是大韩屯的口耳传说,还是有其他书面记载?记者翻阅了一些清代的野史笔记,和一些讲奇闻轶事的书籍,其中有一本,就记载了关于吴大力的扛碑壮举。

编于明国初年的《清稗类钞·祠庙类》中有“昭陵”段,记载:“院之正中南向,则高竖大清昭陵神功圣德碑,乃康熙戊寅年所建……驮碑之石高六尺有半,长十八尺有奇,色白如玉,产自蜀中。其时海运未通,运输不便,历十二年之久始得运至。后因碑身太高,碑顶无法安置,朝廷特悬重赏,有吴大力者,举而加诸碑上,酬以重金,不受,遂赏给世袭四品官。然其子孙凌夷久矣。”凌夷,就是走下坡路的意思,也佐证了吴家衰落的历史。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