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话,一说就是预言 疯僧万回传奇

唐朝虢州阌乡有个叫释万回的疯僧。他俗姓张氏,从小就是白痴,不会说话,父母为之哀伤。他因为傻,被邻里儿童肆意欺侮,却始终没有争强好胜的神态,只会自言自语“万回”。于是人们都叫他“万回”。

万回痴痴呆呆,遇见贫贱人不知道怠慢,遇到富贵人也不知道礼让,东西狂走,没有停脚的时候,时笑时哭,没有固定的表情,口角经常流着口水。人人都觉得他是怪人。万回不喜欢奢华,尤其极少说话,一旦说话一定是预言,事情过后人们才恍然大悟。万回才十岁的时候,去辽阳(一说安西)戍边的哥哥已经很久没有音信,母亲非常担忧,于是为万回哥哥设斋祈福。万回忽然告诉母亲说:“想知道哥哥的消息太容易了,何必担忧!”于是裹起剩下的斋饭径直出门去了。傍晚万回拿着哥哥的信回家说:“哥哥平安。”问他怎么得到哥哥的信,万回默不作声。人们都不相信万回能顷刻之间来去万里。后来万回哥哥回乡说,那天遇到万回,万回说自己从家里来,还拿出糕饼给他吃,然后回去了。全家人知道了万回有这等本事,又惊又喜,从此别人都对万回刮目相看。

万回的名声传到朝廷,唐中宗孝和皇帝特意召见万回,礼遇隆重。从唐高宗末年到武则天时候,朝廷经常召万回到宫内道场居住,赐予万回绵绣衣裳,令宫人虔诚供养。神龙二年,皇帝特许万回一人剃度为僧。万回小时候,曾在阌乡兴国寺用瓦石堆起佛塔,進宫后佛塔就放出光明,人们于是建起大阁为佛塔遮风挡雨。然而万回所作所为的涵义并不是人们立即就能都明白的。万回张口说话一定有他的原因,所以皇帝赐号“法云公”。万回先在宫中,后来太平公主为他在怀远坊太平公主家对门盖了栋房子,外人很难见他一面。

武则天时候酷吏得到重用,专以罗织为能事。官员地位稍微高一点,名声稍微大一点,就战战兢兢,唯恐被酷吏盯上,每天上朝前都预先与家人永别。博陵崔玄暐在朝廷的地位和名望都到了极点,他母亲庐氏见识过人,预感到危机,就对崔玄暐说:“你哪一天请万回到我们家来吧。这是象释宝志(南朝著名疯僧)一样的高人,可以观察他的举止来预测祸福。”崔玄暐于是请来万回。庐氏见到万回后,哭哭啼啼的行礼请万回大发慈悲,并施舍金筷子一双。万回接过金筷子,突然大步走下台阶,把金筷子使劲扔到堂屋上,拂袖离去。崔玄暐全家都大惊失色,以为万回嫌弃施舍太薄,崔家这下要大祸临头了。几天后,崔家想着要把金筷子拿下来呀,就派人上房去取,结果在金筷子下面发现一本书。打开一看是预言书,当时朝廷严禁私藏预言书,崔家就赶紧把书烧掉了。几天后忽然有关部门气势汹汹的闯入崔家大肆搜查,说有人举报崔家私藏预言书,结果却一无所获,崔玄暐得以洗脱罪名。当时酷吏经常指使盗贼把施蛊用的道具、或者伪造的预言书偷偷放在别人家里栽赃陷害,再指使人诬告。酷吏搜查坐实所谓“罪证”,就大肆抄家灭门,不少人因此家破人亡。崔家如果没有万回扔筷子,根本不知道假预言书藏在什么地方,人们都尊称万回为“圣人”。

万回预言奇准。唐中宗末年万回曾骂韦后,说:“砍你头去!”韦后虽然权焰熏天,见万回疯疯癫癫,又被中宗礼遇,也只得咽下这口气。不久韦后毒死中宗,谋反失败被处死。崔日用、武平一、宋之问、沈佺期、岑羲、薛稷曾经一起见到万回,郑重作揖说:“我们每个人都想求圣人一句话断定吉凶。”万回摸沈佺期的背,说:“你真是才子。”沈佺期喜不自胜,说:“圣人给我授记,你们不用跟我争了。”万回又对武平一说:“给你取名‘佛童’,你就不用担忧了。”万回又看岑羲、薛稷,目光不友好。岑羲拍马离去,对薛稷说:“这疯和尚多半是野狐,他的话有什么好怕的!”万回又看宋之问,说:“你也逃不掉。”后来岑羲、薛稷参与谋反被诛杀,宋之问趋炎附势被流放赐死,武平一在武氏得势时隐居得以避祸,崔日用、沈佺期寿终。人们因此更加尊重万回。唐睿宗第三个儿子唐玄宗李隆基地位低微时,与门人张暐一起拜见万回。万回见到李隆基一行很不客气,举起漆杖大喊大叫赶他们出去。同行者都被赶出,李隆基出去时万回却把他拽進屋反锁房门,突然变得跟正常人一样,摸李隆基的背,说:“五十年天子,自爱!以后我就不知道了。”张暐等人虽被挡在门外,耳朵却没有闲着,偷听的一清二楚,从此死心塌地追随李隆基。人们认为万回五十年后指的是安史之乱。唐睿宗当相王的时候,有时出门游玩,万回就在闹市中大喊:“天子来了!”,或者是“圣人来了!”别人知道他是疯子,也不奇怪。后来唐睿宗只要有工夫,就到万回那儿去。惠庄太子是唐睿宗第二个儿子,武则天曾经抱着给万回看。万回说:“这孩子是西域大树精,抚养他对兄弟有好处。”后来李隆基做了皇帝。安乐公主是李隆基的季妹,攀附韦后,热可炙手,人人在路上遇到她的车骑都诚惶诚恐。万回却回望她的车骑连吐口水,说:“腥臭不可近!”随即安乐公主祸起灭门。从此皇帝更加知道万回不是一般人,派两个官人日夜侍奉万回,下旨在集贤院画上万回的图形。

万回临死时,大喊着要故乡的河水。门人徒弟说这到哪里去找?万回说:“堂前就是河水,怎么不取?”众人在阶下挖井,果然河水涌出。万回喝完水就圆寂了。万回住的怀远坊井水都又咸又苦,只有这口井水质甜美。

一个擅长勾心斗角,自以为什么都明白的常人,他未必真聪明;一个表面痴痴呆呆的傻子,他未必真傻。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