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儿子:徐志摩林徽因从没有爱情

由中国内地与中国台湾合资拍摄的电视剧于2000年首先在大陆播出后,徐志摩的堂侄徐炎从上海回到老家做客时,在徐志摩故居对陪同参观的乡亲说:”《人间四月天》违背历史事实,歪曲了徐志摩的形象,他在上海的亲属看了都感到很失望。”报载,徐炎是徐志摩伯父徐蓉初的孙子,当时72岁,退休前是上海同济大学教授。据说他小时候就生活在海宁硖石镇徐府的大家庭中,熟知诗人和家庭中的许多事情。他说,徐志摩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员干将,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那时候,他办刊物,创”新月”,倡导新格律诗,对文学很热情、很努力,在短短十年中,写下了几百首新诗和上百万字的散文,他是一个有很大抱负的人。然而,在电视剧中,这些都被淡化了,抽掉了在当时时代背景下他的文学活动,剧中的徐志摩不像一个诗人,而成了一个只会成天追逐女孩的”花花公子”。最后,徐炎对《人间四月天》的评价是”不真实”,”诗人怎么成了泡妞郎”?又说:”对陆小曼也不公平,她的才情到哪儿去了?在戏里她只是一个交际花,这样的人徐志摩怎么会爱上她?”20世纪60年代陆小曼在上海去世时,徐炎曾前去凭吊,至今还珍藏着她的一副遗照,并为她保存了《志摩全集》的纸版等等。(《羊城晚报》 2000年5月4日)

在徐炎发表评论第三天的5月7日,梁思成、林徽因夫妇的长女梁再冰向媒体发表声明,与徐炎南北呼应,明确表示林与徐中间只有友谊没有恋情。梁再冰说:”徐志摩去世时我年纪还小,但作为林徽因和梁思成的女儿,我很了解徐志摩同我父母之间关系的性质。徐志摩是我家两代人的朋友。他曾经追求过年轻时的母亲,但她对他的追求没有做出回应。他们之间只有友谊,没有爱情。徐志摩是在母亲随外祖父旅居伦敦时认识她的,那时她只有16岁,还是一个中学生。当时对她来说,已结婚成家的徐志摩只是一个兄长式的朋友,不是婚恋对象。破坏另外一个家庭而建立的婚姻是她感情上和心理上绝对无法接受的,因为她自己的母亲就是一个在没有爱情的婚姻中受到伤害的妇女。”又说:”母亲在世时从不避讳徐志摩曾追求过她,但她也曾明确地告诉过我,她无法接受这种追求,因为她当时并没有对徐志摩产生爱情。她曾在一篇散文中披露过16岁时的心情:不是初恋,是未恋。当时她同徐志摩之间的接触也很有限,她只是在父亲的客厅中听过徐志摩谈论英国文学作品等,因而敬重他的学识,但这并不是爱情。她曾说过,徐志摩当时并不了解她,他所追求的与其说是真实的她,不如说是他自己心目中一个理想化和诗化了的人物。 ”

再冰对该电视剧的看法是:”为了渲染林、徐爱情故事,这部电视剧还对我父母的关系进行了歪曲描写,暗示他们的结合是家庭操纵的,林徽因是迫于家庭压力才选择了梁思成。但我父母之间真实的爱情故事并非如此。……该剧还把我的祖父梁启超、外祖父林长民以及我的祖母和外祖母等也都扯进了故事,这种做法实在是太恶劣,不能不引起我们这些后代的强烈反感。在此,我必须指出,梁启超、林长民、梁思成、林徽因等不仅是我的父母和长辈,他们也是中国近代史上和知识界有影响的人物,在涉及他们的电视片中,应当根据事实,采取对历史和观众负责的态度,反映他们之间关系的真实性质,而不应利用名人效应,虚构故事,进行商业炒作,误导观众。”

最后,梁再冰态度强硬地表示:”该剧播放后,已在社会上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我在此对该剧的编导和摄制方提出强烈抗议,他们必须向受到严重伤害的家属公开道歉。”(见当日新浪网《梁再冰:徐志摩与其母”爱情故事”纯属虚构》)

梁再冰的”声明”最终没能让该剧编创人员为之道歉,反而提升了收视率与传播面。随着媒体的热炒与电视剧在社会广泛的传播,徐、林相爱一时成了坊间最热门的话题与谈资。林徽因和梁思成之子梁从诫在沉默了一阵后,终于坐不住了,他在媒体上多次指出《人间四月天》多处失实,并称该电视剧是对”历史事实和文化精神的双重歪曲”。梁从诫认为林徽因对徐志摩是亲密的友谊,但不是爱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梁从诫说: “林徽因很坦然承认她与徐志摩之间的友谊与感情,但不是那种爱,不是谈婚论嫁的那种爱。可是那个编剧就是不承认这一点。他们都非常懂得,爱一个人,首先是尊重一个人,宽容一个人,给对方留有余地,这才是它的魅力所在,所以我们才说它崇高。可在电视剧中,徐志摩恰恰是不尊重林徽因的,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不爱我?我徐志摩难道还不够可爱吗?你不爱我徐志摩还想爱谁?徐志摩是这样的人吗?电视剧里甚至还有这样的台词:‘梁思成可不是我的对手。’怎么会浅薄到如此地步呢?当然林徽因也知道徐志摩爱她,她虽然没有接受徐的感情,但是也没有说:‘我不爱你,你给我滚开。’费正清的夫人费慰梅在回忆林徽因的时候说,林徽因在谈到徐志摩的时候,总是把他和英国的诗人、大文豪联系在一起。可见林徽因对徐志摩更多的是待之以文学上的师友,其实这才是他们之间的真实关系。”

梁从诫举例说当年父亲梁思成亲口对他讲,林徽因《人间四月天》这首诗是写给自己的, “但他们还是非要说这是写给徐志摩的。看来林徽因刚生的儿子确实不如徐志摩更有戏剧性,更有卖点。编剧如此霸道、如此不顾事实,真是岂有此理。我要说的第二点是,你要表现男女之间的爱情,特别是表现文化人之间的感情,就要体现出时代背景,体现出这些人物自身的文化内涵,否则把不同时代、不同的性格的人的关系都弄成那种很浅俗的男女关系,那不是什么意思都没有吗?可以说,电视剧不仅把林徽因歪曲了,也把徐志摩歪曲了。徐志摩并不是一个成天哭哭啼啼、只知道追女孩子的人,如果是那样的话,泰戈尔访问中国,他的邀请者梁启超和林长民也不会选徐志摩去陪同。徐志摩其实是个很有抱负的人。1924年,他曾在给金岳霖的信中表示要办一个英文杂志,邀金回来一同做事。他要办这个杂志,是为了让世界了解当时的中国新一代知识分子的思想。像电视剧里这样只知道追女人的‘徐志摩’,哪里都可以找得到,不过那也就不是徐志摩了。”

梁从诫还特别提到:”电视剧里还把徐志摩和梁思成描写成情敌,其中有这样的台词,徐志摩对林徽因说: ‘我回去告诉梁思成,让他好好待你,因为我还没有放弃。'(大意如此)意思是说,你梁思成要小心,你要一松劲,我徐志摩就要抢过来了。可实际情况如何呢?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和徐志摩三个人是很要好的朋友。……后来徐志摩遇空难,也是梁思成和沈从文赶到济南去收的尸。他们之间的友谊的确不寻常,怎么会是那种低俗的‘三角恋爱’中‘情敌’的关系呢?其实问题远不止于此。剧中我所了解的几个重要人物,除林、徐外,梁启超、林长民、梁思成等都被庸俗化、丑化了。可见编导从未认真读过那一段历史,没有读过与主题相关的原始作品和文献,只能凭那种低俗、市侩心理编出这么一部廉价产品来。”(《林徽因〈人间四月天〉是写给徐志摩的吗?》祝晓风中华读书报2004年6月7日)

梁从诫在答《文艺报》记者问时,同样提及了上述观点,并反问道:”为什么徐爱林,林就非得爱徐呢?”

此话一出,引出了不少事非,一个叫陈子善的人对此著文反唇相讥道:”梁先生话说得如此斩钉截铁,我却疑窦顿生。林徽因与徐志摩泛舟剑桥、情迷英伦时,梁先生在哪里呢?不要说梁先生尚未出生,就是他父亲梁思成与林徽因的恋情也尚未开始,梁先生何以断定他母亲与徐志摩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按陈子善的观点,林与徐发生过爱情故事是正常的,否则便是不可思议的。陈说:”尽管徐志摩的有关日记至今下落不明,尽管徐、林之间的通信仅有两封幸存于世,但根据现存史料,还是不难梳理两人之间的情感历程。徐志摩在剑桥留学时对林徽因一见钟情,决心 ‘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而林徽因虽然与徐志摩相差七岁,同样也爱上了徐志摩。”(《文艺报》2004年6月1日)

陈子善之说的基础和理由,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陈从周撰写的《徐志摩年谱》与凌叔华给陈的信上。陈从周与徐志摩两家自他们的祖父辈就相识并友善,陈的二嫂是徐志摩的堂妹,徐的表妹蒋定是陈从周的夫人,故有”三代相交,双重姻亲”之称。不过徐志摩去世那年陈只有十四岁,因感念诗人的才华和命运,立志为徐志摩撰写一部年谱,使诗人史料不致湮没于世,后终于撰成《徐志摩年谱》一书。这部书自 1949年出版后,几乎成为所有研究者案头必备的参考书目。陈在《徐志摩年谱》1922年志摩离婚条下特加按语说:”是年林徽因在英,与志摩有论婚嫁之意,林谓必先与夫人张幼仪离婚后始可,故志摩出是举,他对于徽因倾倒之极,即此可见。而宗孟曾说:论中西文学及品貌,当世女子舍其女莫属。后以小误会,两人暂告不欢,志摩就转舵追求陆小曼,非初衷也。”这是徐、林恋情关系的最早记载。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