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被开除博士生的迷天骗局

一个被开除的北大博士生开创了中国人诈骗案例的先河。他不但骗遍中国的大江南北,骗了政府官员和企业老总,而且骗到了联合国,从联合国骗取了正式任命的“联合国专家”身份。

喻晓(真名“喻修廷”)首先骗的是联合国。2002年底,喻晓以“中办调研局局长”、“北京大学教授”的身份,向联合国绿色产业专家委员会递交了简历,请求成为绿色产业专家委员会委员。当时绿色产业专家委员会想聘任一些在国家机关工作的司局级干部担任委员,更好地推动中国绿色产业的发展,喻晓顺利成为“联合国专家”。

实际上,就在喻晓成为“联合国专家”之前曾是一个罪犯。1998年喻晓考取了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2000年12月12日,他因犯诬告陷害罪在北京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就在喻晓被法院判刑之后,北京大学开除了喻晓学籍。从看守所里走出来的喻晓,转眼间就变了身份。

2003年4月,联合国绿色产业专家委员会对四川省某市某区的绿色产业示范区进行考核验收。在验收专家的名单里,喻晓的名字后面注有职务为“中办调研局局长”。

因为喻晓的身份特殊,当地领导“请示”喻晓要向市委和省委有关领导汇报,以便有相应规格的陪同。但喻晓说:“我这次考核的主要身份是专家委员,作为领导干部,还是低调一点好,多做点工作,少给基层添麻烦,你们就不要上报了。”

这次考察结束后,考察团一行人员来到了四川省成都市某县。得知专家团有“中办调研局局长”,县委领导按照最高规格接待了喻晓。推杯换盏之际,县委书记邀请喻晓给县委干部作一场报告,喻晓当即答应下来。

第二天,县委干部全部集中在县委大礼堂,听取了“中办调研局局长”喻晓的长篇报告,喻晓这次报告的题目是《关于十六大十大关系的报告》。对于这次报告,不但当地媒体作了报道,县委办公室还专门发了通报。

由于这次在四川省的“精彩演出”,喻晓给绿色产业专家委员会的委员们留下深刻印象。其中同为委员的王女士在这次活动中同喻晓相识。2003年9月,王女士与浙江某县合作举办了一场经济发展论坛。在这次论坛邀请的4位专家中,规格最高的依然是“中办调研局局长”喻晓,只不过这次喻晓从“北大博士”变成了“留美博士”,外加“中国地区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的头衔。

喻晓频频出席各种会议和论坛,结识了很多大集团公司的高层领导,媒体的报道可以印证他是“真局长”,而从一些大型集团企业骗钱。

喻晓的这些目的很快实现了。浙江甲集团是国家重点企业之一,总资产25亿元。2003年底,喻晓以“中办调研局局长”的身份在某报记者的陪同下来到甲集团。当喻晓提出由他组织甲集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一次高层论坛时,甲集团的领导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2004年4月18日,喻晓以中国区域研究中心主任的身份组织了甲集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论坛,甲集团为此支付给喻晓人民币56万元。这次论坛的收获是喻晓为甲集团出了一本论坛资料汇编。

此后,喻晓先后十余次到甲集团,每次少则四五人,多则十余人,喻晓带来的均是货真价实的专家、教授,前后骗取浙江甲集团376万元。

喻晓被捕后,检察机关找到了几位随从喻晓参加调研的专家,当他们得知喻晓竟然诈骗了475万元时,那些包括院士在内的专家们一个个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知名专家梁先生称,2000年之后和喻晓去过多家企业,为企业经济战略发展进行调研、授课,都是喻晓出面联系的。一同去企业的专家进行调研谈不上报酬,只有劳务费。每次都是喻晓给他们支付费用,每次大约一二千元,只有去浙江甲集团那次喻晓给了5000元。

最为寒心和可悲的应该是喻晓在北京大学读博士时的导师闫先生。闫先生对喻晓因诬告陷害他人被学校开除之事是了如指掌的,但当喻晓走出监狱后,突然以“中办调研局局长”的身份邀请他去企业调研时,闫先生不但跟随着昔日让他蒙羞的学生去了企业,而且没有得到比其他专家更多的报酬,也只是混个吃喝而已。

喻晓之所以能够骗取企业的信任,除了虚构自己的身份之外,还邀请了一些真正的政府官员一起前往,而那些政府官员开始并没有怀疑喻晓的身份会有问题。直到2004年10月,国务院下属某单位一位官员受邀请到四川某市考察,为了撑面子,他对当地称可以邀请“中办喻晓局长”一同前往,当地政府专门对喻晓的身份进行了核实,但结果是中办并没有喻晓这个人。那位官员向喻晓核实此事时,喻晓慌乱地溜走了。

2007年11月1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诈骗罪判处喻晓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