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广州第一代个体户容志仁

容志仁曾创“容光”饮食店,以一毛钱“学生餐”被媒体报道而成为名人,先后被邓小平、胡耀邦接见,后被选为广州市个体劳动者协会第一届会长。1980年代末出国,声息渐不闻。1994年回国后,从事文化艺术事业,现担任一家广告公司负责人。以下是他的自述:

街坊劝我开早餐

“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下乡了,在阳江一个山沟里。1979年3月,三中全会后4个月,我的户口从阳江回到广州了。当时有好几十万青年回到广州,不可能一下子安排那么多青年就业。从报纸上看到党和政府提倡发展个体经济,我就想,不如从事个体劳动,这样可以解决生活问题。

我家在西华路一个小巷子里,叫司马坊。1979年3月底,我就去越秀区东风街街道办事处申请个体执照。我拿了证之后填的是工艺美术,因为这是我个人的特长。街坊们就说,我们西华路既不是商业区,也不是文化区,你搞这些肯定没生意。他们说我们这里吃早餐很难,不如你就在西华路街口搞个早餐店,保证好生意。

早餐店起家时只有100元钱,这钱是我和太太积攒下来的。用这些钱买碗买碟,买小锅、酱料、粉、花生、猪骨等原料。买不起大锅,街道文化站说,我们有个大锅借给你用啊,煮粥的第一口大铝锅就是这么借来的。我在西华路司马坊街口搞了个简陋的棚子,占了一个位置。早餐就是粉和粥,粉分为腩汁粉和牛腩粉,腩汁粉一毛钱一碟(2两),牛腩粉贵一点,两毛五一碟(2两),花生猪骨粥一毛钱一碗,配些酱料。一卖,果然好生意。

大约过了两三个月吧,一天有个一二年级的小姑娘对我说,叔叔,我只有一毛钱,一碟粉我吃不下,如果买一碗粥我也不想,能不能一毛钱给我一点粥一点粉啊?这个小女孩启发了我,我想,小学一二年级很多这样的小孩子,只有一毛钱的早餐费,他们两样都想吃,又想吃粥又想吃粉,我应该满足他们。第二天我就买了很多小碟、小碗,挂了一个牌,写着“学生餐一毛钱,有粉有粥”。这是全城最便宜的早餐,一下子,我的学生餐就这样出了名。

被任仲夷“点”为名人

1981年8月18日,团广东省委召开广州市部分个体户青年座谈会,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接见了我和12名青年个体户。任书记讲完政策后,让我们发言,我就讲述了搞容光饮食店并且特设了一个学生餐等等。任书记一拍桌子站起来,说:容志仁你说得很好,我们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的做法,一,你可以自谋职业了,二,你方便了群众的生活。而且你能根据群众的需要来做,很好,在座的有很多报社记者,你们都要报道。

开完会,我一回到家,家里站得满满的都是记者。我出名之后西华路增加了20家个体户,都是小吃店、电器修理、服装店之类的服务行业。到1984年,广州个体户有14万户60多万人。

1万元数起来好高兴

1983年,我作为广东代表去北京参加全国发展集体和个体经济安置城镇青年就业先进表彰大会。8月30日,党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中南海怀仁堂会见了我们这些小经济代表。我说我是来自广东的容志仁,胡耀邦说,哎,容志仁,你跟容志行(国脚名将)是两兄弟吗?我说,我们不是兄弟,但是经常见面,胜似兄弟,经常互相鼓励。他说,啊,那非常好。又问,你是做什么的,听说搞得不错啊。我就说我是搞学生餐的,他不断插问,我不断回答,万里也问我话,结果我的发言用了16分钟。

1983年,我去北京参加全国青联会议,一起开会的还有于幼军、朱小丹。我是青联委员,青联主席是胡锦涛,他知道我能说,就找到我说,小容,我想请你在北京做个演讲好吗,我说好啊。我就按他的要求在北京团市委、北京市总工会、妇联介绍了我的经验和情况。后来,胡锦涛专门派他的司机拉着我游览北京。

1984年春节期间,我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来广东,在军区礼堂也接见过我们。

1984年3月底,广州市个体户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会议通过了广州市《个体劳动者协会章程》,成立了广州市个体劳动者协会,我当选为会长。之前,我已进入广州市青年联合会,后来,我还当了广东省个体劳动者协会副会长。

1982年,我就已经成了万元户。刚刚有10000块钱的时候,我和老婆数啊数啊,当时只有10元一张的,哇,数了那么多张,好高兴哦。1987年由于小区的改造,我的学生餐就结束了。当时广州也是全国服装的一个集散地,所以我转行做时装了。我出国后,我太太一直在做时装,做到1999年,做了10年。

闯荡塞班、南非

1989年,在小女儿出生后,我带了10万美元去了美国塞班岛,开了个“高雅酒家”,专营粤菜。塞班岛有4000中国劳工,来自广东开平、山东青岛等地。晚上,他们就到我这里消夜,把座位都坐满了。

因为这一行做得太辛苦,两年之后我卖掉了酒家,去了南非做贸易。一开始还是不错的,从中国海运过来的第一个货柜都卖完了,主要是牛仔裤、布鞋、豆豉鲮鱼等等。牛仔裤黑人很喜欢穿,很便宜,利润也很高,布鞋可以赚到两三倍的利润。还有神奇药笔,南非没有苍蝇也没有蚊子,就是蟑螂多,神奇药笔很好卖。

半年之后我的第二个货柜运到时,香港人和台湾人已经在南非直接开工厂,我就没得做了。海运运费很高,竞争不过他们。

正好这时,广东省的一些艺术家找到我,说回来一起搞广东文化艺术发展公司吧。这是作家协会下面的公司,请我来入股经营。搞文化艺术、策划文化活动,对我是个很大的诱惑。我接受他们的邀请,1994年回国,到这个公司当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我马上协助广东省委组织部、宣传部搞七一电视晚会,这是第一个,搞得很成功。后来又帮着搞了八省市的企业公关大赛,又帮顺德区搞了八个雕塑。

后来我的好朋友一个一个去世,我也不想做了,就把这个公司还给作协,自己开了一个广告公司。我喜欢搞策划,觉得通过策划可以为企业推广品牌和形象,虽然没赚什么钱,但精神上很满足。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