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兵梦想在战争后?

2005年,陈果带着自己的私人飞机梦降落美国。4个月后,他进入乔治亚州的步兵学校。两年后,作为一名美军士兵,他被空投到伊拉克战场。那时,他23岁,刚加入美国籍。他开始重新审视那场战争和新世纪的“美国梦”。

陈果随家人移民到夏威夷。他不想仅仅为了混口饭而去美国,他想干点别人干不了的事。他在日记中这么写道。直到后来他在大街上看到美军的征兵广告,充满阳刚的诱惑。陈果走进美军的征兵办。严格意义上讲,那是一间美国军队职业推销所。一屋子的军官全拿他当亲人,小心伺候着,像国内房地产推销员一样围着他转,生怕他反悔,生意泡汤。军官们还给他送了好多陆军小礼物。有个美女军官,每天车接车送,带着他了解项目。

那个美女军官向陈果推销当美国大兵的种种好处。首先,3万—4万的基本年薪,一步跨入中产;每年4500美元的培训基金;退役后读大学,一路绿灯,直接读到博士都不用掏钱。只要顺利参军,就一次性给予40000美元参军奖金。对于陈果的一切顾虑,美女军官还步步为营地抚慰。她为这个黄种年轻人算了一笔账,当兵只有1/4的几率会碰上战争;即使是战斗人员又碰上了战争,那上战场的几率也仅有一半;即使上了战场,也只有1/4的受伤几率;即使受了伤,也只有1/4的死亡几率;即使真的死了……后面的话美女军官没说,但是陈果心里清楚,即使真的死了,家人的生活,这辈子就不愁了。就这么着,这个年轻人有点受宠若惊了。“一不留神,我加入了敌军。”陈果后来在日记中心情复杂地回忆道。

那是2005年5月。加入美军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些桀骜不驯的脑袋剃成整齐划一的锅盖头,然后就是魔鬼训练营。2007年8月,陈果的部队接到参加伊战的通知。之前,他从来都觉得那场战争离他还很远;即使参加了美军,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是那倒霉的“1/4”。

在伊拉克的第二天,陈果发现脚开始裂口子,全身开始起痱子,皮肤起泡溃烂。一切才刚刚开始,“锅盖头”们就已经商量着逃跑。骂小布什,骂共和党,讨论逃跑的方法,讨论彼此认识的女孩子,睡觉;醒来后继续骂布什,骂共和党,读家信,玩电动,继续睡觉。然后醒来,再重复一遍前一天的内容……当这场战争居然砸在他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头上,他也开始关心政治了。他对周围的朋友说,2008年大选,谁投希拉里,我就给他5美金。

来到伊拉克的第10天,陈果接到第一个任务,奉命去一个逊尼派住宅区巡逻。这里的情况还算不错,有小孩子们跑来跑去,人们家里也都有电。一大帮伊拉克小孩跟在他们后面跑,然后就有花花绿绿的美国糖果从这些大兵口袋里洒向孩子们。那一刻,陈果感觉自己很像日本皇军……

来到伊拉克之前,陈果决定在博客上记录下以后的日子。他把自己在伊拉克的日记贴在MYSPACE的博客上,名字就叫斯特瑞克,一种装甲车的名字。这个华裔年轻人迅速地在虚拟世界蹿红。短短几个月,他已经拥有一个点击60多万的博客。而在虚拟世界里,与名俱来的却是烦恼,多数国内的粉丝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抱着以身相许想法的女人向他示爱,另一种是,抱着同样以身相许心态的男人,向他询问怎么移民美国,并且加入美国军队。两种人出于本能,对他的生活产生了种种好奇。写日记的初衷,自此被打扰。没有几个人动真格地去关心那场战争。

回到现实,“锅盖头”陈果的伊战生活,还是无聊,而且充满着无聊的牺牲。2007年10月5日,有两位兄弟阵亡。在日记里,他给阵亡的人留言,下辈子别那么操劳了,投胎到中国去,当个公司小职员也比这强……11月29日,一个外号叫“小母狗”的大兵疯了,哭着喊着要往连长、排长的帐篷里扔手雷,结果被送回了德国基地。在日记里,陈果说,“小母狗”绝对没疯,这是他的伎俩……新闻上说,2007年,美军逃跑了4700人,自杀了44人。但是“锅盖头”们却掰着指头说,这是第100个了。

感恩节的时候,陈果终于盼到了自己的休假,18天。那一刻,他真的想买一张回中国的机票,自此蜗居北京远离那场狗娘养的战争。如果选择逃跑,前两年半的苦就算白吃了,7万美金的学费也打水漂儿。逃?还是不逃?最终,或许还是那点优越感让他做出了选择。相比于地狱般的生活,他更不能忍受的是,整天吃着麦当劳,做着平凡的选择。他于是又选择了回去。

2008年1月,为了清剿残余的基地分子,美军展开了代号为“铁幕丰收”的军事行动。大约有2.4万名美军和5万伊拉克军人参与其中,陈果不幸又成为其中的1/4。那天晚上,他更新了一次博客,给自己的母亲留下一份家信。后来他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博客里。第二天,他的母亲在博客里留言说,陈果去参加美军的军事行动了,音信全无,生死未卜。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