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一个中国女人的达尔富尔援粮故事

作为在粮援第一线工作的一名人道主义援助工作者,刘梅最大的希望就是富庶地区的人们不要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8.5亿人仍处在饥饿状态中。

刘梅今年44岁,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的十几名中国籍国际职员中的一位,她过去的三年是这样度过的:前两年零八个月作为WFP在苏丹南达尔富尔卡斯地区的首任办公室主任,指挥着十几个当地雇员为10万难民发放粮食;去年10月,她又转往埃塞俄比亚提格雷省首府默克莱,工作依然是与粮食有关的援助项目,但受益人增加到了上百万。

至于怎么与“粮食”结缘的,刘梅认为全是顺其自然。她本科专业是畜牧,毕业后在畜牧公司干了9年,后来到农业部下属的一家事业单位做了高级畜牧师。1996年,她曾为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和WFP的一个联合投资项目做过项目设计。1998年,中国南方爆发特大洪水,WFP启动了在中国的第一个紧急援助项目,刘梅被选中作为这个项目在中国几个省份的负责人。1999年,她正式成为WFP的雇员。

枪战离自己仅有100米

刘梅说,接到去非洲的命令时,她很清楚自己的选择意味着今后的人生道路将彻底改变。“发粮”两个字说起来简单,可是在达尔富尔这一冲突地区却绝非易事。刘梅说,在达尔富尔工作期间,提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就是“安全”,最危急的一次,距离刘梅的办公地点仅100米的地方发生枪战。

发粮过程中最实际的难题是“数人头”。“当成千上万的流离失所者涌过来时,逐一甄别他们的身份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大概清点一下人数。”刘梅所负责的WFP卡斯办公室的粮援受益人大约有10万,他们凭WFP发放的粮卡领取粮食。人们为了能多领些粮食,重复领卡、一人多卡的现象相当普遍。由于难民营里的人没有身份证件,而且每天都有人走也有人来,没有有效的控制办法。

后来,刘梅和同事采用了一个办法,就是宣布以前的粮卡全部作废,然后同一时间在难民营的不同地点发放粮卡。“提前不确定具体时间,临时在难民营用大喇叭通知,这样既能避免一人往返于不同的发放点领取粮卡,又能避免一些不符合受援条件的人提前得知消息后混在其中,然后把人道主义粮援拿到市场上出售获益。”当然,刘梅的这种做法也遭到了一些手中掌握着大量粮卡者的抵制,但刘梅还是顶着压力坚持贯彻了下去,“就是为了把粮食发到最需要的人手中”。

难民无私美德感动她

刚开始展开工作的时候,一些受援者并非完全接受刘梅。但当刘梅带着粮食一次次深入难民营之后,他们的态度渐渐发生了转变。“我们进行的是人道主义粮援,不分民族、种族、政治派别,平等、透明地为每一个需要的人发放粮食。有的时候到受益人住处,找不到任何可吃的东西,孩子们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我会立刻命令粮食当天一定要抵达这家。当粮食如约而至的时候,一家人都非常感激我。”

作为在当地唯一的联合国机构,WFP的粮食发放方式、对象在某种程度上还成为众多非政府机构的样板,“不少非政府机构都以我们的名单为准发放自己的援助物资,所以后来逐渐形成了一种现象,WFP的粮食援助前脚到了谁家,药品、毛毯、其他生活用品等非粮食物资后脚就到。”这些都逐步培养了刘梅所代表的WFP在当地人中的声誉。

后来,每当刘梅来到难民营,大家都会老远就大声喊着她的名字“梅、梅”,一些妇女会高兴地把她抱起来再转上几个圈。刘梅离任的时候,在一个非政府机构开办的妇女活动中心里举行了欢送仪式,“来了很多人,妇女们围着我又唱又跳,我听不懂她们唱的是什么,但我猜得出来一定是祝我永远健康快乐。”

饥饿中的人们所散发出来的人性光芒常令刘梅感动,“非洲人民拥有和我们中国人一样的无私美德,即使自己家已经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面对更加饥饿的人,就算素不相识,也会把仅有的一点粮食拿出来分享。”

获粮食计划署杰出职员奖

冲突中的达尔富尔,前来工作的外国人非常少,女性就更少了。刘梅刚到卡斯的时候,在这里工作的外国人总共也就四五个,女性仅她一人。一些机构的职员大多是在这里工作几个月或半年就轮换离开了,可刘梅一干就是两年零八个月。

刘梅是WFP卡斯办公室的首任主任,也是这里唯一的国际职员,手下指挥着十几名当地雇员,绝大部分是男性,WFP还有很多非政府组织的合作伙伴。作为一个不懂阿拉伯语的柔弱中国女子,她凭什么令人信服?除了中国人特有的能吃苦的美德,刘梅总结出最重要的经验就是“了解情况”,“对于下属的报告,我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是真的困难还是借口。”

2005年,WFP为了表彰刘梅“在达尔富尔危机中为迅速增加的难民提供了及时的援助”,授予她“杰出职员奖”,WFP在全球的上万名职员中仅有5人获此殊荣。

2007年10月,刘梅结束了她在达尔富尔的任期,调任WFP在埃塞俄比亚默克莱办公室主任。她依然是那里唯一的国际职员,手下指挥着20多个当地雇员,但工作不仅仅限于“发粮”,而是涉及学校供膳、以工代膳、母婴计划、艾滋孤儿等多个项目,受益人数也增加到了上百万。刘梅说,她打算在埃塞俄比亚再工作三四年,之后再到更需要她的地方去。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