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清朝?曾纪泽】虎口夺伊犁,英雄外交家

曾纪泽(1839~1890)中国清末外交官。湖南湘乡(今双峰)人,字劼刚,曾国藩长子。从光绪四年至光绪十一年(1878年至1885年)他作为清政府的外交官员,奉命出使英、法、俄等国。在这期间,他恪守“替国家保全大局”的信条,极力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尊严,不折不挠,与列强唇枪舌剑,在外交上取得很大的成就。

曾纪泽从小勤奋好学,除了学习中国传统文化以外,对于欧洲近代科学文化也热心探究。1872年曾国藩去世,33岁的曾纪泽在家为父守墓,靠着一部英文字典和一本英汉对照的《圣经》,开始自学英文,后来达到了能用英语交谈,用英文写诗的程度。1878年,曾纪泽出使英、法,由此走入外交生涯。

同治十年(1871年),沙俄趁我国西北边疆动乱之机,以“代为收复”为名,出兵占领了我国新疆伊犁地区。光绪四年(1878年)六月,清政府派崇厚赴俄谈判索回失地,昏庸无能的崇厚在沙俄的威胁愚弄下,竟于光绪五年(1879年)十二月二日擅自与沙俄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里瓦儿亚条约》,除割去霍尔果斯河以西和特克里斯河流域大片富饶的领土外,还赔款500万卢布。伊犁名义上归还中国,实际上却是“已成弹丸孤注,控守弥难”的残破空城了。

光绪六年(1880年)六月,清政府委派驻英、法公使曾纪泽兼任驻俄公使,赴俄重开谈判,改订条约。曾纪泽心中很清楚,此次谈判难度很大,要打交道的是一个异常贪婪蛮横的国家。但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他会毫不犹豫,全力以赴。

公元1880年8月,曾纪泽到达俄国首都圣彼得堡。接待他的是俄国外交大臣格尔斯和驻中国公使布策,两人一开始非常霸道,对曾纪泽说:“两国全权大臣已经签订好了条约,没有什么可以修改的了。”

曾纪泽冷静地回答:“因为中国的使臣崇厚失职,违背了朝廷的旨意,所以这个条约理应酌情进行修改。”

格尔斯和布策又说:“崇厚是头等全权大臣,你是二等出使大臣,又无全权,怎么能够修改崇厚与我们签订的条约呢?”

曾纪泽针锋相对:“我既然是驻俄公使,就有权同你们谈判修改条约的事。”

格尔斯和布策被顶得无话可说,只好同意与曾纪泽谈判。曾纪泽便把需要修改的地方一条条列出,送到俄国外交部。格尔斯看后暴跳如雷:“这不是把前面所订的条约全部推翻了吗?”

格尔斯故意拖时间,不作答复。曾纪泽就派人去催。格尔斯也派了人来回答说,俄国沙皇已经向清朝廷提出最后警告,假如不批准以前签订的条约,就只能用大炮来发言了。曾纪泽毫不退缩,镇定自若地回答:“如果两国间不幸发生战争,中国用兵向俄国索还土地,那就什么地方都可以索取,决不只限于一个伊犁。”

来人被说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灰溜溜地退了回去。

几天后,格尔斯和布策又蛮横地向曾纪泽提出:“我们守卫伊犁的军费总共为一千二百万元,中国必须予以赔偿。”

曾纪泽冷笑道:“双方还没有打仗,哪里跑出来的军费?”

格尔斯和布策说:“如果你们不答应,俄罗斯只好开战了。”

曾纪泽不客气地回敬道:“一旦打起仗来,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呢。大清如果获胜了,那俄国也必须赔偿我们军费。”

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双方唇枪舌剑,激烈交锋。曾纪泽据理力争,终于迫使俄国政府修改条约,除了将伊犁归还中国外,沙俄又交还了伊犁南面的一大片领土。但是,清朝政府的赔款却增加到了九百万卢布。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