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总统”徐世昌

“大总统”徐世昌五四运动

1918年,在选举民国第二届总统之际,段祺瑞、冯国璋相持不下,一向两面都不得罪的徐世昌遂作为“理想人选”得任总统。为此徐世昌还请示早已退位的溥仪,“得其恩准”。

然而徐世昌当这个总统是很难受的,1919年5月4日,爆发了五四运动。在运动之初,徐世昌力图保持和学生之间的谅解态度。5月5日,众矢之的的曹汝霖首先向大总统递上了辞职书。徐世昌对曹在竭力挽留的同时也颇多慰言:“该总长从政有年,体国公诚,为本大总统所深识。该总长因公受累,实疚于怀”,并请他“务以国家为重,照常供职,共济艰难,所请应毋庸议”,随后,又以类似的语言慰留陆宗舆。另一方面,在教育总长等的强烈要求下,徐世昌也于5月7日下令全部释放了因“火烧赵家楼”而被逮捕的学生,仍然表示出一种要平息事态的态度。

5月下旬,五四运动范围不断扩大,从北京波及全国,由学界推至各界。迫于形势,徐世昌不得不采取强硬的措施:明令禁止学生集会、游行、演说、散发传单;加强舆论控制,实行新闻检查;任命仇视学生的军阀王怀庆代替李长泰为步军统领。在巴黎和会签字与否的问题上,徐世昌也改变了原来犹豫不决的态度,于5月23日致电在巴黎的中国代表团,即使不能保留山东条款,也要全约签字。次日,政府把主张签字的通告致电各省,名为征求意见,实为争取支持。6月3、4两日,北京学界继续上街演讲。军警根据徐世昌的禁令,逮捕了近千名学生,关在北大三院校舍。军警还在北大外面搭起帐篷,包围了北大。

然而“六三”事件却引发了更大规模的声援活动,从上海开始,除了学生罢课外,商人罢市、工人罢工,把五四运动推向了最高潮。在全国人民的强大压力下,徐世昌只好再次改变策略,先是“丢车保帅”,于6月10日下令辞去了曹、章、陆三人的职务;既而施行“苦肉计”,自己主动向参、众两院提出辞职。徐世昌的辞职立即在政界引起了震动。辞职书刚送到国会,参、众两院的议长就亲自登门把原件退回。而徐的政敌、在运动发生之初曾经大骂徐世昌的段祺瑞,这一次则亲至徐宅,对徐世昌进行挽留。次日,各地挽留徐的电文也像雪片般地飞来,一时颇有“总统一职非徐莫属”的势头。至此徐算是稳住了阵脚。

6月28日,徐世昌亲自接见群众代表,表明了政府的态度,即电告在巴黎的中国代表团,如不能保留山东问题,中国将不予签字。五四运动要争取拒签的目的在表面上已经达到了,徐世昌本人也算保住了自己的地位。

在被曹锟、吴佩孚逼下台之后,徐世昌回到位于天津的公寓,过起了诗、书、画陪伴的“隐逸”生活。他出身翰林,博学多才,文章诗词书画皆精,传统文化造诣很深,且颇有成就。他的诗、书、画不轻易送人,因而流传不多。退隐后,他在北京的班大人胡同设立“徐东海编书处”,编《清儒学案》208卷,并创作诗词5000余首,楹联一万余副,多为质量上乘之作。如不从政,成为国学大师,或书画名家,也未可知。

1939年6月6日,徐世昌于天津病逝,享年85岁。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