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光复运动胜利之关键:摩尔人奈斯尔王朝的不断内斗是主因?

15世纪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的联合,对于摩尔人来说绝非好消息。奈斯尔王朝能延续二百多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基督教世界的分裂,同时他们还长期臣服于卡斯蒂利亚,这也算是一种有效的自保手段。对于强邻,奈斯尔王朝的君主本应该小心伺候才是,但第十九任苏丹阿布尔·哈桑却反其道而行之。当伊莎贝拉派人前来索要岁币时,却得到了一个霸气的回答:“格拉纳达造币厂现在铸造的已经不再是黄金,而是钢铁。”这样的言语无疑意味着战争。

费迪南德和伊莎贝拉

1481年12月26日,格拉纳达的军队趁着月黑风高突袭了卡斯蒂利亚的边境城镇查哈拉(Zahara),城镇陷落之后,全体居民被卖为努力。突然爆发的战争,对实行双头统治的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来说是个好机会。为了对付格拉纳达这个共同的敌人,两国统一的进程势必会加速,整合会更为有效。哈桑大概是个有雄心的君主,但他刺激强敌的做法实在不够聪明,反而引火烧身。

▲西班牙步兵

1482年2月28日,卡地兹侯爵罗德里格调集了数千人马主动进行反击。他以奇袭手段一举拿下了位于格拉纳达西北面的阿哈马镇(Alhama)。得到这个消息,费迪南德迅速决定出兵支援侯爵。阿哈马镇距离格拉纳达约25英里,阿布尔·哈桑绝对不会坐视。果然,苏丹亲自率领人马试图围攻阿哈马镇,但在援军的威胁之下不得不撤退了事。西班牙人在阿哈马的胜利,令教皇塞克都斯六世大为高兴,他特意送来一面神旗和一个巨大的银质十字架表示祝贺。费迪南德以后每次出征都要带上这两件教皇赐予的圣物,以宗教的力量来号召和鼓舞西班牙的军民,上帝的赐福让基督徒信心倍增。

▲摩尔人的防御工事

费迪南德在进入阿哈马镇之后,又集结了更多的军队。他率领4000骑兵和1.2万步兵向洛哈城(Loja)进发,打算彻底扫清支援阿哈马镇的通道。费迪南德志在必得,他手下那些初次与摩尔人交锋的战士也意气风发,完全不把对手放在眼里。但洛哈的守将阿里∙安塔尔不是等闲之辈,他预料对方会占据俯瞰城池的高地以便攻城,所以事先布置一支轻骑潜伏在山上的森林里。当敌人军队在山头上出现时,安塔尔便率领部队出城挑战。卡斯蒂利亚的骑兵迫不及待地冲下山来与敌人交锋。双方刚一交战,摩尔人的军队就开始败退,将卡斯蒂利亚的骑兵诱离了阵位。随后摩尔人的伏兵果断出击,扫荡了对方还没完工的营垒,围攻被留在后面的炮兵和辎重。前锋骑兵这时才发现自己中了圈套,慌忙回援,而安塔尔也转身杀回,与伏兵前后夹击,直到卡斯蒂利亚的增援部队赶到,摩尔人方才撤出了战斗。

▲马拉加的城堡

安塔尔这一击让费迪南德损失不小,更动摇了他的信心,他决定放弃尚未完工的山头阵地,撤到安全的地方等待更多的军队前来会合。摩尔人迅速占据了被放弃的山头并竖起了自己的旗帜,卡斯蒂利亚的后续部队并不知道前锋撤退的消息,以为敌人攻取了山头,顿时军心动摇,队伍在仓促后撤当中陷入了混乱。久经沙场的安塔尔当然不会错失这样的机会,他迅速挥军追击,费迪南德看势头不妙,他率领自己的近卫和少量骑兵占据了路边的高地来抵抗摩尔人的追兵,卡地兹侯爵也率领一部分重装骑兵突击敌人的侧翼,经过一番苦战,摩尔人被击退了,形势终于转危为安。洛哈城下的挫败无疑给费迪南德好好地上了一课,他和他麾下那些初出茅庐的将士头脑发热,正需要冷水浇头。这场败仗之后,战场变得沉寂起来,双方只在边境地区进行了一些小规模的袭击作战。

▲格拉纳达的骑兵和乘马是十字弓手

1483年3月19日,圣地亚哥骑士团的大团长与卡地兹侯爵等几位边境地区的领主携手出击。他们计划直接穿越人烟稀少的阿克沙尔奎亚(Axarquia)山脉,攻击港口城市马拉加附近的地区。根据事先得到的情报,马拉加的守军当中只有少量骑兵,缺乏机动能力。卡地兹侯爵曾就这一作战方案提出过不同的意见,他建议将目标限于阿尔莫希亚的山村,不要冒险深入敌方的腹地。傲慢的大团长否决了侯爵的提议,而年轻的骑士们急于建功立业,完全不曾考虑潜在的风险。

▲西班牙的火炮

这只部队主要由骑兵组成,没有炮兵,只有少数步兵和辎重。此外,部队中还有大量的随营人员跟军队一起出发,这些平民渴望从战场上捞一把。因为主要在夜间行动,所以部队的行军速度很慢。西班牙人的军队一路扫荡经过的村镇,马拉加的守军很快就观察到了他们纵火焚烧所产生的黑烟。实际上,正在马拉加的哈桑掌握着大量的骑兵部队,以及格拉纳达一流的弩手以及火枪手。之前苏丹迫不及待地打算与来犯之敌决一雌雄,但他最后被自己的弟弟,更为谨慎的阿卜杜拉所劝阻。随后苏丹甚至干脆将军队交给阿卜杜拉指挥。阿卜杜拉派出一支精锐的骑兵在正面诱敌,主力部队则布置在道路四周的高地上,正好可以侧击卡斯蒂利亚的军队。

此时,卡斯蒂利亚的军队仍醉心于劫掠路上的村镇,除了骑士团大团长所掌握的后卫部队还保持着一定的纪律之外,其余的人马早已是一盘散沙。当穆斯林的军队突然从山谷两侧开始攻击卡斯蒂利亚的军队时,立刻就占据了上风。后卫部队的骑士们还尽力抵抗了一阵子,但破碎的地形更有利于摩尔人的战术,很快后卫部队也被击溃了。

利用骑士团争取到的时间,战场经验丰富的卡地兹侯爵尽力收拢了自己的部下,并前去支援骑士团。侯爵本试图将摩尔人引到更为开阔的地势上加以攻击,但这一策略却被阿卜杜拉所识破。摩尔人将自己的部队撤回到了山上,将卡斯蒂利亚的军队逼入了困境。

到底该如何摆脱眼下的困境呢?是前进还是后撤?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卡斯蒂利亚的将领们决定冒险前进。谁知道前方的道路越来越危险,即便是步兵也寸步难行,而占据着高地的摩尔人则加强了攻势。他们顺着山势丢下滚石,给西班牙人造成了大量的伤亡。很快卡斯蒂利亚的将领们失去了对部队的掌握,只能趁着夜色各自逃生了。骑士团的大团长和卡地兹侯爵等主要将领都突出了重围,可他们的部下则损失惨重,摩尔人抓获了大量的俘虏,连马拉加的妇女也有不小的收获。再一次的惨败,足够让那些盲目乐观的西班牙人清醒过来,重新审视征服格拉纳达的前景。

▲西班牙的骑兵和步兵

两次失利让卡斯蒂利亚蒙受了不小的损失,看起来似乎这场战争会跟从前一样无限期的拖延下去。但上天却在此刻眷顾了西班牙人,为他们送来了一个战略上的转机。

事情还要从洛哈之战时说起。当时哈桑率领人马前往洛哈支援,结果他的儿子博艾布迪在格拉纳达造反,自立为苏丹。哈桑回不了都城,只好避居在弟弟阿卜杜拉那里。阿卜杜拉在马拉加城外取得的辉煌胜利,让博艾布迪感到嫉妒和害怕。他感觉必须要干出点名堂来,才能降低父亲和叔叔的影响力,否则支持自己的人恐怕会越来越少,更何况费迪南德的部下正在袭扰他控制的地盘。于是博艾布迪打算给西班牙人一点颜色看看,他亲自率领9000步兵和700骑兵出阵,围攻洛哈城西北面的卢塞纳。

得知卢塞纳被围攻,卡布拉伯爵带了一支步骑混合的小部队前来支援。博艾布迪高估了援兵的数量,他决定撤围。因为携带着战利品和俘虏,摩尔人走得很慢,突然涨水的河流也给撤退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而卡布拉伯爵则趁着晨雾袭击了摩尔人的队伍,博艾布迪在西班牙人的围攻下负伤被俘。从博艾布迪口中,费迪南德和伊莎贝拉搞清楚了格拉纳达内部的状况,他们意识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征服格拉纳达的前景终于出现了一丝曙光。西班牙人给博艾布迪开出了条件:可以给其自由,并给予两年的休战,但前提是必须臣服于西班牙,而且除了交纳贡金之外,博艾布迪还要让西班牙的军队过境以便同他的父亲和叔叔作战。急于获得自由博艾布迪接受了上述的条件。格拉纳达就此一分为二,摩尔人对抗西班牙的力量被严重地削弱了。

本文经指文烽火工作室授权发布。主编原廓,作者骨架龙。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