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哪些历史名人遭遇了隔壁老王?DNA检测告诉你答案

编者按:最近随着分子生物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基因检测对大众来说也越来越熟悉。通过基因检测,可以确定一个母系或者父系的家族遗传。这在寻访一些历史名人后代族群时也有一定的参考:在检测父系后代时是可以根据Y染色体的非重组区间来判断的。比如在追寻曹操后代的时候,已经确认的曹操的一个族叔遗骨的牙齿提供了DNA样本,通过确定YSNP的类型和STR时间测算找到了一些曹氏后代,并且与家谱记载吻合。同时也确认了曹操不是曹参的后代。

然而,DNA是不会说谎的,于是在一些寻访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很尴尬的情况:DNA证明很多历史名人人后代族群是冒认的,或是遭遇了隔壁老王……

一些家谱上记载属于曹操后代的家族,从YSNP检测来看,明显和曹操家族的YSNP类型不属于一个支系,所以自然也排除了那些曹姓人群作为曹操后代的可能性。除此以外,在曹姓中检测到了YSNP—R类型,也证实了内地曹氏中混合了昭武九姓(即粟特人)人群。

▲影视剧中的曹操

这段是专业描述可以选择性跳过!

(尽管对于通过Y-STR来估计共祖年代有较宽的置信区间,而对突变率的争议也很大(从“有效突变率”6.9×10-4/25年[20],即每个位点平均36231年发生一次突变,到“谱系突变率”3×10-3/代[21],即每个位点平均10000年发生一次突变),但其计算结果仍可对共祖的年代有个大致估计。)

YSNP检测一般可以确认共祖分化年代,通过共组分化年代来断定血缘上的演化关系。通俗的说,如果有两户人家自称五百年前是一家人,而两家的先祖是兄弟关系,那么如果计算YSNP共组时间和家谱记载吻合的话,就可以确认这个自称是正确的;而如果是同样一个YSNP类型,但共组太久(比如超过五千年)也就没啥意义,只能证明这个家族之间有渊源,但不是五百年前是一家;如果不是同样一个YSNP类型,那就是“你也配姓赵”的问题了。

▲汉族YSNP类型

复旦大学就曾对七个世居北京及辽宁的,自认为属于爱新觉罗皇族但属于不同家族(父系五代内不共祖)的男性,采取了血液或口腔样本。其中三人的完整家系保存在《爱新觉罗宗谱》中,四人未能提供完整家谱,仅能提供部分祖先信息。提供了完整家谱的三人均为世居北京的远支宗室,其中两人为努尔哈赤第十五子多铎(Dodo)后裔,另一人为皇太极长子豪格(Hooge)后裔肃亲王家。

▲影视剧中的努尔哈赤

此外,北京一受试者自认为郑亲王即努尔哈赤同母弟舒尔哈齐(Šurgaci)之子济尔哈朗(Jirgalang)之后。北京另一受试者自认为“觉罗郎球”(又作“郎邱”)之后,此郎球可能为努尔哈赤曾祖福满第三子索长阿之曾孙。辽宁的两位受试者分别世居锦州(自称为多铎后裔)及本溪(祖先不详)。结果现实头三个样本的共祖时间,为666±471年。这一时间与家谱所记的年代(以福满为最近共同祖先,距今约500年)相符。而另外的四个样本与此三个样本至少相差5个STR六步,相互之间隔得更远,可以完全排除与此三个样本的近500年内的共祖关系。(这是学术上的说法,民间的说法大家懂得……)

这个就是一个通过基因检测来测算家族族群关系的一个列子。通过这种多地分支,然后追寻测算共祖时间,来确定类型的,除了爱新觉罗家族还有达延汗家族。

最为历史上著名的蒙古大汗,成吉思汗的第十五世孙,号称黄金家族继承的达延汗的子孙可谓遍布草原,一些人也会宣称自己是达延汗的后代。就像之前一些名人后代寻访中出现过类似情况,在检测的时候也出现的多种数据类型。所以有研究机构,在2012年实测了7个不同达延汗的支系后裔,终于得到该准确结果,涵盖了内蒙古和外蒙古,在清代有世袭爵位的后裔。这些后代的共组时间集中在达延汗的时代。

但是问题又来了,达延汗后代YSNP类型明显和一些成吉思汗的其他后代不符,而达延汗则声称自己是当时忽必烈后代的唯一血脉。从历史上来看,从北元建立到达延汗的次序为元顺帝(裔源)——元昭宗(爱猷斯理达腊)——托古斯鉄木尔汗(远祖)——恩克卓里克汗——额勒伯克汗——哈尔古楚克(近祖)——阿寨(高祖父)——阿克巴尔济(曾祖父)——哈尔古楚克二世(祖父)——巴颜蒙克(父)——达延汗(巴图蒙克)。但是作为同样是成吉思汗亲属的科尔沁部落(成吉思汗兄弟的后代)和这个却不同。在学术角度上,这其中发生了什么,还是有待于研究。但在一般人看来,这显然是遭遇了“隔壁老王”。

遗传研究除了对于家族的研究以外,从更广大角度来看则是人群的迁徙。比如相关部门曾对两个山东出土的人骨样本(一个春秋一个西汉)进行线粒体DNA检测,发现西汉的相比起春秋来的更接近六千年前的半坡古人,说明当时已经出现了比较远距离的人口迁移。

▲良渚古城

近些年来,随着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发展还有网络的普及,经常有一些浑水摸鱼的民科造谣生事。比如前段时间的良渚文明论证,一堆人叫嚣良渚文化先民与今天中国人无关,更有甚者拿一些子虚乌有的“检测报告”,说今天的中国来自三千多年前中亚的一小撮人,和那些五六千年前各地的古文化人群没有一丝关系。而且还出现了一些奇怪的说法,比如拿Y染色体的单倍型来判断人种特征性格长相。正常学过高中生物的都知道,Y染色体只有男人才有,而且单倍型测的是不可重组区间,测的区域也仅仅只是极小的一部分:就相当于在食品包装上打个标签一样。

因为当时技术的局限性,国内某985大学的学者在水平不够的情况下,就贸然将他们的猜想当成实证说了出来,结果造成严重的误导。比如简单的将O类型定为黄种人,将C类型定为棕色人种,D类型定为老亚洲矮黑人。最武断的做法是直接宣称,汉族来自六千年前的三个男性。其实,在学术界,不少武断的结论已经得到纠正,就拿汉族男性高发的O3来说,这种类型在三万年前出现,今天汉族的主要O3类型有五大支系均早于一万年,而不是之前测算的6000年。

▲毛利人

▲波利尼西亚人

还要必须说的一点,在古DNA检测中,大溪文化检测出的M7类型,属于O3的下游类型,在全国各地均有分布。良渚文化中检测的M119类型在今天的江浙地区也依然高发。而且O3类型不仅在汉族中有,周边民族中也有,甚至包括太平洋群岛地区的波利尼西亚人和毛利人都有涵盖。换句话说,今天东亚大陆上的人群主流仍是1万年前东亚大陆古人的后代。

资料参考:

【1】利用Y-STR与DNA检测技术侦破杀人案启示 杨达所 《云南警官学院学报》 , 2007 (3) :103-104

【2】爱新觉罗皇族的Y染色体 。严实¹* 橘玄雅² 韦兰海¹ 余歌¹ 文少卿¹ 王传超¹

【3】HAWAIIAN PATERNAL – Direct paternal line reported as Native Hawaiian

【4】Y染色体多态性与东亚人群的遗传结构 谭思杰 云南大学 , 2008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双尾猫,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