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宋辽澶渊之盟在河南哪里签的?寇准一句话百万赔款打三折

晋朝和宋朝非常相似,都是在乱世中篡夺中原王朝皇位,然后借势统一南方。但西晋只存在了52年(含惠帝以后大乱),就被打出了中原,北宋却存在了167年(960年至1127年)。实际上,北宋差一点就成为西晋第二,统治北方44年后就逃到南方。

而这个“点”,就在澶渊

澶渊在哪?就是现在的河南省濮阳市,设澶州,称澶渊郡。别看澶渊不大,人口不到十万,但在北宋却是“上”州,宋徽宗时升为开德府。

澶渊重要吗?至少对北宋来说特别重要。北宋定都开封,而澶渊就在开封以北的黄河北岸。只要拿下澶渊,开封就守不住了。公元951年,北宋的前身后周郭威就是在澶渊被将士拥立为帝的,堪称是开封的北大门。

北宋与辽朝对峙,经过宋太宗时失败的北伐,在战略上,由铁腕太后萧燕燕实际统治的辽朝已占明显优势。北宋本身骑马就不占优势,再加上气短,一直被动防守。等辽朝从北宋北伐缓过劲来后,开始战略反攻。

宋太宗赵光义在公元997年驾崩,两年后,辽军开始在辽宋边界上主动袭扰。最终在公元1004年,萧太后和辽圣宗耶律隆绪亲自坐阵的辽朝大军20万似狂风骤雨,袭向北宋。

北宋边界无险可守,辽朝骑兵可轻易南下,而北宋只能依靠坚固的城池被动死守。辽军大举南下,震动朝野。同平章政事(宰相)寇准一天能收到五封加急文书,但当时人心不稳,寇准把所有求救信全部留中不发。吃喝玩乐一样不落。只是没想到有的大臣胆小,把这事捅给了性格相对软弱的宋真宗赵恒。宋真宗吓坏了,而那伙衣冠楚楚的大臣也吓坏了。

有两位大臣特别“恶搞”,五鬼之一的王钦若(《杨家将》那个奸臣王钦就以此人为原型,实际上他本质并不坏)是江南人,就劝宋真宗说:陛下,咱们打不过契丹人,可以定都金陵(南京),以避契丹锋芒。而陈尧叟也劝宋真宗迁都,但他是西蜀人,却认为应该定都成都。寇准看着二位耍猴式的表演,气得胡须乱颤,告诉宋真宗:再有胡说八道劝迁都者,可斩!

寇准反对大溃败式的迁都,无疑是正确的。北宋定都居天下之中的开封,在客观上就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一旦逃离开封,动摇国本,人心混乱,到时再想收拢人心,已无可能。更重要的是,中原无险可守,丢掉开封就等于丢掉整个北方。不论迁都金陵或成都,都只能是个偏安政权。在人心动摇的情况下,能不能守得住半壁江山都难说。这就是我能往,敌亦能往。

寇准是什么意思?就一个意思:亲征,就能守住开封。开封在,天下在。可以说,是寇准的坚持,才让北宋避免成为西晋第二,过早的偏安江南。

辽朝孤军深入宋地,后勤补给是个大问题,这意味着辽军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杀进开封。辽军此时距离开封只一步之遥,到了澶渊。宋人不善攻却善守,辽军顿兵城下,粮草消耗太大,再加上名将萧挞览被宋军射死,辽军士气大沮。宋真宗本来就不想打,看到辽朝有求和的意思,就派曹利用来议和。萧太后接过北宋递过来的橄榄枝,说愿意议和,但要北宋献出曾被周世宗收复的旧地。这是典型的政治讹诈,曹利用不会上当,意思很明确:要打奉陪,要地不给。

当然,为了能让契丹人撤军,宋真宗是表现出很大诚意的。宋真宗告诉曹利用:可以给他们钱,一百万都没关系,赶紧让他们走人。寇准却告诉曹利用:别超过三十万,否则我送你上西天。以寇准的强硬性格,他是一文钱都不想给契丹人。

曹利用也确实能说,口吐莲花,真真假假,确实吓住了契丹人。萧太后灭不了宋,也要不来地,但能带走钱财,也算没有白来。经过宋辽的扯皮,价码最终定下来:北宋给辽每年绢20万匹,银10万两。

曹利用回来汇报,而宋真宗听成了三百万,大喜,说他们只要三百万?有点心疼,但可以满足他们!而得到契丹人只要三十万时,宋真宗就差扭起大秧歌了。

这就是著名的澶渊之盟。关于这件事,争议非常大。有人认为北宋花点小钱买来了百年和平,值得。也有人认为北宋再无敢战勇气,军事几同虚设,导致朝政败坏,最终亡于金朝。

更多历史地理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地图帝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