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吴起在鲁国一战成名,为何被迫逃到魏国?

吴起卫国人,少年时代家境不错,不但衣食无忧,家中还有大笔积蓄。吴起爱好剑法,整天找人比试击剑,惹是生非,常常被母亲责备。

翩翩少年吴起,心中抱负不小,他希望能在卫国做官,一展宏图。卫国当时已经复国两百年,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商业繁荣,在卫国做官成了吴起年少时的梦想。

吴起的母亲知道儿子的心思,立刻张罗着重金买官,可是事与愿违,重金如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响声。卫国这个保留着周朝礼仪风范的国度,花钱也买不到官做。

吴起这回糗大了,官没做成,他买官的事情反而满城风雨,路人皆知。

卫国濮阳,一群恶少年围住吴起,尽讥讽之能事,嘲笑吴起买官不成。

吴起愤怒了,剑花飞舞,衣玦飘扬,十三个恶少年顿时付出年少轻狂的代价,成为吴起杀的第一批人,余下围观者惊骇之余四散报官去了。

吴起自知闯下大祸,却不急不慌地回到家,换一身干净衣裳,背起行囊,向母亲辞行。

吴起张开大嘴往自己手臂上狠咬一口,看着流淌的鲜血发誓道:“今日起辞别母亲,若当不上大国上卿,手持国君的符节,乘高头马车,就不回卫国来见母亲!”

吴起的母亲不知道他杀人了,爱子心切,流泪挽留,吴起却头也不回,走向一条孤胆英雄之路。

吴起的第一站是鲁国,在这里拜名师曾参为师。

曾参乃是大圣人孔子的高徒,位居儒家五圣(孔子、颜子、曾子、子思和孟子)之列。因“孔子之学,曾子独得其宗”,曾参被后人尊为“宗圣”,他可是声名显赫的人物。

以曾参这种圣贤的眼光,能看上吴起,这本身说明吴起有独到的气质。吴起在曾参门下,昼研夜诵,不辞辛苦,不久就脱颖而出。

在曾参的盛名之下,弟子吴起有机会结识上层社会的名流,这其中包括齐国大夫田居。当时齐国处于田氏代齐的过渡时期,田氏在齐国一家独大,田居的地位可想而知。

田居与吴起交谈,吴起滔滔不绝,渊渊不竭,田居爱其才,将美丽的女儿嫁给他。吴起这回是麻雀变凤凰,攀上齐国宗室这门亲,日后大国上卿的梦想就踏出坚实的一步。

吴起在鲁国,有名师辅导,娇妻作陪,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六年。

一日,曾参独特的灵感显出不详预兆,像他这种圣人,第六感特别强大。

曾参对吴起道:“汝游学六年,回去看看老母吧。”

吴起不假思索道:“我发过誓,若不当上大国上卿,就不会去见母亲。”

曾参心中道:“汝是心恶之人。”嘴上却叹息道:“这算什么誓言。”

吴起不为所动。

过了几天,卫国传来消息,吴起的母亲病逝。

吴起听到这个噩耗后,只是仰天号哭三声,然后擦干眼泪,继续读书,好似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般。

按照儒家的规矩,父母过世,其子须归家守孝三年,清心寡欲,素服斋戒。

吴起的漠然态度,令师父曾参震怒道:“吴起不奔母丧,忘本之人!夫水无本则竭,木无本则折,人而无本,谈何为人?”

吴起被逐出师门,从此与儒家分道扬镳,不过他也并非一无所获,在儒家学会的仁,日后用在对他的军士上,令三军都唯命是从,倾心效命。而且吴起还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娇妻,岳父更是齐国大夫,他的前途不可估量。

离开儒家,吴起仍然呆在鲁国,他认为大争之世,儒家行不通,只有兵家才是最值得崇尚的。于是开始钻研兵法,三年之后大成。

鲁国相国公仪休,常与吴起论兵,知道其才能出众,于是引荐给鲁穆公,吴起做了鲁国大夫。

安宁的日子很快不再,齐国入侵鲁国,起因是齐国田氏认为鲁国不该与吕氏国君保持太密切的关系,因为齐国很快将是田氏当国君。

齐国大兵压境,实事求是地讲,鲁国无一人能担当御敌的大将重任,除了吴起。然而吴起却有个齐国宗室夫人,这让鲁穆公举棋不定,犹豫不决,不敢用吴起。

吴起知道这个事情后,回府见夫人,用儒家的腔调问道:“夫人可知,一个男人,何以为贵?”

夫人田氏也是才思敏捷之美人,对答道:“大丈夫在外立业,在家爱护妻儿,有外有内,此为男人之贵。”

吴起进而道:“今日我有机会为国之上卿,食禄万千,功垂于竹帛,名留于千古,夫人可愿帮我?”

田氏立即答道:“然!”

吴起道:“今齐伐鲁,因夫人是齐人,国君不肯用我,起想借夫人之头,以成我之功名。”

田氏大惊,方欲开口答话。吴起拔剑一挥,田氏头已落地。母丧不顾人伦绝,妻子何足道哉。

一夜夫妻百日恩,在吴起这,只是句笑谈。

吴起杀妻求将,他的第一次实战,就碰到实力强劲的对手。

当时齐国的国君是年老的齐宣公,他是齐国吕氏倒数第二位国君,从实力的角度来说他可以忽略不计。齐国掌权的是田氏家族,当时田补刚成为田氏的宗主,由他的亲弟田和领兵侵鲁。

田氏此次攻伐鲁国,目的并非是攻城略地,而是教育鲁穆公不得与齐宣公再有往来,是给田氏在齐国立威,以便日后田氏更加顺利取代吕氏统治齐国。

田和统领八万齐军,不敢从泰山通道而来,而是从东南部绕行近千里,从鲁国南部攻入。此前几百年,鲁国只要扼守泰山各条通道,齐国就无计可施。这次齐国绕道这么远前来,鲁穆公很紧张。

总之这次齐军无论是主将、兵力、路线,都令鲁国人颤抖,不然鲁穆公绝对不可能起用一个外人吴起。

鲁穆公只给吴起两万兵,这个兵力在春秋时期就是不足三百乘,勉强可支撑一场战争。但是到了春秋战国之交,两万人还是少了点,鲁穆公很有保留。

吴起受命之后,在军中与士卒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见士卒扛着粮草负重,自己也去扛一袋给士卒分担。有的士卒生病疽,吴起起亲自调药。有的士卒伤口化脓,吴起以口吮其脓血。

一个将军对士卒如此,前无古人,士卒感念吴起之恩,如同父子,一个个摩拳擦掌,愿为吴起效死命。

两军在鲁国南部遭遇,前部以箭矢射住阵脚,然后各自修筑营寨。

齐人很快发现,鲁军营寨修的中规中矩,并未看出吴起有何过人之处。齐军搭建高耸云天的望楼,用四辆战车托住望楼,在精锐护送下,望楼推到了吴起营寨附近。

田和站在望楼上,看到吴起席地而坐,与士卒一起进食。田和自言自语笑道:“将尊则士畏,士畏则力战。起不懂用兵之道,吾无虑矣。”

田和刚从望楼上下来,吴起的竹简也来了,他在竹简中自称田氏之婿,请与田氏结盟收兵,条件是鲁穆公不再派人联络齐宣公,鲁国再献上青铜三百斤。

齐国田氏,眼下最要紧的是从吕氏手中接过接力棒。齐国光是大中型城池就有七十多座,小城邑更有两百多座,田氏在这个关键时刻,自然不希望折损一兵一卒,去干捡芝麻丢西瓜的事情。

而田和本人,则是个大野心家。田和不甘心为兄长打工,他希望通过这次机会,不但给田氏立威,更为自己寻找盟友。田和希望私底下与鲁国大夫结交,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好方便将来弑兄篡位。

整个鲁国,能够看懂田氏意图的人屈指可数,能够看透田和用意的人,就只有吴起一个。因此鲁国将领都不敢来干这个丧军辱国的差事,吴起却迫切想要来立功。

现在局势理清楚,只要鲁军不主动攻击,齐军最多就是摆开阵势吓唬一下,鲁军其实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田和看了吴起的竹简,心情大好,立即派部将张丑前往吴起军营探听虚实。

吴起在军中大宴张丑,言明有人离间自己与田氏,说自己杀妻求将,其实夫人是病亡。席间吴起多次向田氏示好,与张丑把酒言欢,绝不谈及兵事。

张丑喝的半醉,回营禀报田和,次日吴起将亲自到齐营,与田和嗜血为盟。同时吴起还杀牛宰马送至齐营,表示心意。

当夜,吴起趁齐人放松警惕,率两万鲁军劫齐营。齐军营盘连绵几里,分为大小数十个营寨,鲁军只能劫取几个营寨而已。这时候如果齐军稳定阵脚,完全可以反败为胜。

可是田和根本无心应战,他第一反应是要保存实力,于是击鼓令各营后撤十里。

吴起却并不见好就收,他挥师猛追,杀得齐军马不及甲,车不及驾,僵尸满野。

吴起大军凯旋,鲁国都城曲阜百姓夹道欢迎,鲁国多少年来都是被齐国欺负的,如此扬眉吐气的一仗,怎能不令鲁人振奋。

吴起晋升为上卿,鲁国虽然不是大国,但名气确实响当当。作为东周王朝的代言人,作为孔子的故乡,在鲁国当上卿,也是非常光荣的。只可惜吴起的母亲已经过世,吴起不能衣锦还乡去看母亲。

齐国那边输了一场战争,可田和怎会被一场败仗困扰,作为田氏齐国后来的开山宗主,他很快就拟定一个对付吴起的计划。

田和从齐国选取两位绝世美女,外加黄金千镒,仍然派张丑,送到鲁国上卿吴起的府上。名义上是说吴起丧齐国之妻,再用齐女补之。

吴起大大方方收了美女和金子,殊不知张丑故意泄露消息,此事迅速在鲁国传开,沸沸扬扬,传说吴起受贿通齐。

吴起智商绝高,兵法造诣很深,情商却一般。他不善为官,与鲁国朝堂卿大夫关系平平。而且作为外来人,本就被排挤。在这种情况下,卿大夫们一边倒地劝说鲁穆公,意欲给吴起削官治罪。

吴起闻风而逃,来到魏国。

参考资料:《战国史》《战国史编年辑证》《春秋》《竹书纪年》《东周列国志》《战国策》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