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曹操霸气,比乾隆专情,这个皇帝葬送大汉王朝只为一平民女子

公元前87年二月,已经70岁的汉武帝,只剩下一个月的寿命。

这一天,有懂得望气的方士,告诉病重中的汉武帝:“长安监狱中有天子气。”汉武帝大为震恐,派人抄录长安二十六座监狱中所有犯人的名单,下令不问罪过轻重,一律处斩。

于是这天夜里,汉武帝的使者,来到其中一座监狱,却被监狱长官丙吉阻挡在门外。丙吉大叫:“皇曾孙就在狱中!别的人无辜杀死都不可,何况是陛下的亲曾孙呢?”

双方相持不下,直到天明,使者方才作罢,回宫禀报汉武帝,弹劾丙吉违抗皇命。没想到汉武帝老泪纵横,如梦方醒:“这是老天的安排啊!”于是,下令大赦天下。

丙吉口中的“皇曾孙”,因此得以出狱,流落民间。

那一年,“皇曾孙”才五岁,入狱却已差不多有五个年头。

这个襁褓中就被关进监狱的“皇曾孙”,名叫刘病已。十三年后,他将登基为帝,是为汉宣帝。

他是中国历史上,唯一在登基前坐过牢的皇帝;他成长于民间,深知百姓疾苦,因此登基后体恤民力,不失为一位有道明君,西汉国力在他统治期间,达到巅峰。

而最为难得的,是他发迹以后,不忘微末时的糟糠之妻许平君,留下了“故剑情深”“南园遗爱”的千古佳话。

02

刘病已虽贵为皇曾孙,但早年的他,历尽磨难,尤为不幸。

他出生那年,汉朝发生“巫蛊之祸”。刘病已的祖父,也就是汉武帝的太子刘据,被奸人嫁祸,不得已起兵造反,后兵败自杀。

刘病已的祖母、父亲、母亲,也全部在变乱中遇害。只剩下他独苗一个,虽还是嗷嗷待哺的婴儿,却被打入长安监牢。

还好监狱长官丙吉,是个大好人,可怜刘病已无辜受难,十分同情,让两个女囚给他当乳母,还安排最宽敞干净的牢房给他和乳母住。

汉武帝大赦天下后没多久,病重驾崩,留下遗诏,要收养刘病已于皇宫掖庭,让他重归皇族宗籍。但随后皇位交接,事务繁杂,收养刘病已之事,被朝廷搁在一旁。

丙吉去朝廷讨要刘病已的衣食待遇,得到的回复是:“我也想给皇曾孙上等供给,但没得到明确诏令,我也没辙。”

丙吉只能从自己俸禄里掏钱,给新出狱的刘病已和两位乳母,安排居所,供给日用。直到两年以后,新即位的汉昭帝,才想起刘病已这档子事,下令让他搬回宫中。

刘病已虽然养在宫中,不愁吃穿,但没有名号,没有爵位,名义上是皇族,实际上就是一介平民,几乎没人看得起,没人把他当一回事。

宫中掖庭长官张贺,曾经是刘病已祖父的属下,也很同情病已,对他很照顾,还花钱供他读书。待病已长大,还想把自家孙女许配给他。

张贺的弟弟得知后,大为震怒:“皇曾孙是罪人的后代,侥幸能得到一介平民的衣食,就已经很不错了!以后不要再提这种傻话!”张贺只能无奈作罢。

皇宫内院中,大多是懂得审时度势的势利眼,刘病已在深宫中,或许从来就没有归属感。他更渴望宫外自由清新的空气。

他经常出宫远游,和市井少年斗鸡走狗,和三辅豪侠喝酒交友。也只有在民间,才没人注意他罪人后代的身份,只把他当成阳光爱笑的好青年,仗义豪爽的好朋友。

03

平民女孩许平君,可能从来都没想到,她会嫁给一名皇子。她相貌普普通通,谈不上出众;身份更是普普通通,父亲许广汉还犯过罪,受宫刑后入宫当差。

十四岁那年,父母张罗着要把她嫁人,没想到婚礼前夜,未婚夫暴毙而亡。流言因此传开,好多人背后指指点点,说她是不祥之人。

母亲拉着她去算命,算命先生告诉她:“你女儿注定要成为大贵人。”母亲信了,但许平君没信。

直到许广汉的直属上司张贺,为刘病已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听说许家有女嫁不出去,赶忙设宴款待许广汉。

张贺三杯酒下肚,借着酒兴直言:“皇曾孙虽然低位卑贱,但好歹有皇家血脉,你要嫁女儿可以考虑下他。”许广汉答应了。

于是,没人愿嫁的罪人后代,没人愿娶的不祥之人,就这么走到了一起。

只是许平君的母亲,有些生气抱怨:“说好要成为大贵人的呢?怎么反倒嫁给了没权没势的刘病已?”

结婚以后,刘病已搬出了皇宫,在长安城的花花世界里,住了下来。婚后的这段日子,可能是刘病已和许平君,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他会和许平君一起去市井看斗鸡走狗,学着贩夫走卒的模样,扯着嗓门喝彩,卷起袖管加油;

他们一同去长安南郊的鸿固原上郊游,相依相偎,共赏落日霞光;

他们一同去山中远足,病已会用佩剑劈斩挡路的荆棘,拉着平君的手攀爬崎岖的峰径,用野花编成花环戴在平君的头上……

04

婚后的第二年,许平君生下一子,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这一年,一场宫廷变故,永远改变了二人的命运。

汉昭帝病重驾崩,没有留下子嗣。在权臣霍光的操纵下,昌邑王刘贺被选为皇帝。可惜刘贺不大听话,刚刚即位就想把霍光排挤出权力核心,想任用自己人。

霍光贪恋权柄,只能先发制人,仅仅二十七天,就废掉了刘贺,把他赶出长安。有了先前的教训,霍光决定立一名便于操控的皇族当皇帝。

长期流落民间,在朝中没有根基的刘病已,就这样成了霍光的首选。

于是,宫廷里的香车宝马,开到了刘病已的家门口,一路吹吹打打,鼓乐齐鸣,把刘病已接回了皇宫。刘病已,没有推辞的余地。

然后,刘病已登基为帝。

但许平君却没有被封为皇后,只被赏了个“婕妤”的名号。所有的朝臣都清楚,皇后的位置,是预备给霍光的女儿的。

嗅到气味的朝臣,早早就开始上书,请求刘病已册立霍光的女儿为皇后。而那个时候,刘病已只是霍光的傀儡。他怕霍光。

他们一同乘坐马车,刘病已看到霍光高大威猛、神情严峻的样子,就觉得芒刺在背、心神不宁。他怕落得和刘贺同一个下场,甚至更惨,连命都丢掉。

但一切他都可以隐忍,一切他都可以退让,唯独这件事,他不能忍,不能让。他必须要让许平君当上皇后。

深思熟虑后,他下了一道诏书:“朕在贫微之时,曾经有一把旧剑。朕现在很怀念这把剑,众位爱卿能否帮朕把它找回来呢?”

这道感人至深的诏书,迅速传遍天下,传到帝国的每一个角落。朝臣也纷纷调转口风,上书请求册立许平君为后。

纵使霍光有滔天的权势,却也阻挡不了民意的汹涌。于是,许平君当上了皇后。

05

但霍光的老婆不甘心。

她想让女儿当皇后,谁要是挡在路上,她就要让谁死。许平君,就成了霍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霍夫人买通了宫廷女医淳于衍,让她在许平君的药汤中,加入有毒的生附子。许平君刚产下一个女儿,正在坐月子中,喝下毒药,只觉天旋地转,异常难受。

她惊问淳于衍:“这……这药汤不会有毒吧?”淳于衍腹中冷笑,面上仍不动声色,只淡淡答了一句:“没有。”

很快,许平君呼吸急促,毒发身亡。

皇后死得蹊跷,有人主张将所有医官,都抓起来细细拷问。可在霍光的干预之下,此事就这么不了了之。没有任何一个人,因皇后的死而被追责。

刘病已心头敞亮,知道平君之死,必是霍家所害。但连他自己,都只是霍光的提线木偶,他又有什么办法来对付霍家?

他只能抱着平君冰冷的尸身,在昏暗的宫殿里放声大哭。接见霍光时,他还要抹干眼泪,强行挤出微笑。仅此而已。

不出预料,就在平君死的那年,霍光的女儿霍成君,被安排进了皇宫,当上了“婕妤”;第二年,霍成君顺理成章地当上了皇后。

刘病已对霍家人恨得牙痒痒,但依然要装出宠爱霍成君的样子,好让霍光麻痹大意,对他放松警惕。

终于,霍光死了。

刘病已的胆子大了些,他立了平君的儿子刘奭为太子。霍夫人气得跳脚大骂:“刘奭是陛下在民间生的贱种,竟然能当太子?如果我女儿生下皇子,岂不是反倒只能当个王爷?”

霍夫人的老毛病又犯了,想让霍成君毒杀刘奭。

但霍家人再没有上一回那么好运。太子没有被毒死,平君被杀的旧案也被牵扯出来。没有了霍光这个保护伞,霍家人只能孤注一掷,决定造反。

只可惜,这一回,霍家人被一网打尽,满门被诛。随后,霍成君也被刘病已废掉,无颜苟活,自戕而死。

刘病已终于摆脱了傀儡的身份,登上权力的最高峰:有贤臣良将,为他分忧国是;有六宫粉黛,为他彻夜暖床。

06

六年以后,刘病已驾崩。

六年以后,刘病已驾崩。

在他的统治期间,大汉的宿敌匈奴,终于彻底向汉朝称臣投降,西域第一次被正式纳入中国版图,西汉的国力达到最高峰,他的功绩超过曾祖父汉武帝;

他施政采用“王霸道杂用”的方针,宽严相济,赏罚分明,仁厚赛过刘备,但霸道过于曹操;

最令人动容的,当属他的痴情,比起乾隆对富察皇后的感情,要深厚得多。甚至因为这份痴情,大汉王朝由盛转衰。

他的太子刘奭,中意纯粹的儒家治国理念,仁懦有余,而霸道不足。刘病已一度叹息:“俗儒不知变通,喜欢好古非今,高谈阔论,不知所云,天下事怎能委托给他们!乱我家者,必是太子!”

他明知刘奭会是不合格的君主,但因为和许平君的深情,他依然固执地传位给刘奭。西汉王朝果然在刘奭手里开始衰落。可以说,因为许平君,他毁掉了一个王朝。

按照西汉皇室的传统,皇帝的陵墓,一般要建在渭河北岸的咸阳原上。但刘病已,却不按老规矩办,把他的陵墓,修在了长安城南的鸿固原。

而鸿固原,正是当年,一介平民刘病已,常常携爱妻许平君,出游玩耍的地方。

刘病已的陵墓,叫杜陵。从此以后,鸿固原,改名叫了杜陵原。

杜陵高大的封土堆下,埋葬的正是西元前,中国那位最痴情的平民天子;而在陵墓的正南方,最亲近的方位,一座略小的封土堆下,埋葬的正是他的一生挚爱许平君。

南园遗爱,代表的正是最深沉的眷恋,最令人动容的痴情。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