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贫贱,连杀六帝,人们称他为英雄,更用他的名字命名中草药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个狠人,他的一生可以说是专和皇帝过不去,一辈子杀了六个皇帝后,这个狠人踏着他们的尸体登基称帝。

不过这个杀皇帝狂魔又是个实实在在的好皇帝。他出身寒微,投身行伍之后冲锋在前,身先士卒,治军严谨。当了皇帝之后为政清明,与民休息,开创了历史上著名的“元嘉之治”,深受百姓和文人的歌颂赞美,李贽甚至夸赞他为“南朝第一帝”。

这个皇帝就是刘裕,南朝刘宋的开国皇帝,谥号“武帝”。

刘裕可是正牌子的汉室宗亲,先祖乃是刘邦之弟楚王刘交。不过一则时间久远家道早已中落,二则现在可是司马家当政,你个姓刘的一直提自己的身份是想找死不成!

所以到了刘裕父亲这代,早早地就成了平头老百姓中一员,起早贪黑含辛茹苦的讨生活,时局动荡,老刘家早就家徒四壁,更惨的是刘裕生下来没多久母亲就死去了,刘翘一度惨到连这个儿子都养不活,甚至想着要抛弃这个可怜的婴儿,还是别人帮忙抚养,小刘裕才能活下来。

也许是这段吃百家饭,穿百家衣的经历,刘裕的小名叫寄奴,也就是寄养在别人家的小东西。奴字带爱称(例如东晋南康公主称呼恒温为老奴),同时又带着些轻贱意味(老郭相声里也提过,贱名好养活),这个小名也伴随刘裕一生,还被写入了后世文学家们的作品中。

长大的刘裕也改变不了家里穷的叮当山响的事实,为了生存刘裕也是什么罪都受过,什么苦都吃过。他打鱼、砍柴、卖草鞋(刘备表示不愧是我的后代啊!),刘裕同志还信奉“哪有小孩天天哭,哪有赌徒天天输”的金科玉律,经常性的赌博来赚取家用,不过这位老兄赌技不咋地,刘家是越来越穷,这也让乡里的人们很看不起他。

但不得不说,这段艰难的岁月磨砺了刘裕的心智和人生阅历,被别人歧视的屈辱也造就了刘裕后来的心狠手辣。

长大后的刘裕不治产业,喜好斗鸡走狗,但为人任侠,心机灵巧鬼点子多,更有着非比一般的影响力和感染力,极受乡里小伙子们的敬佩和爱戴。有人生下来就是做大事的,刘裕,正是这种人。

对于这样不安分的人,当兵自然是最好的出路。刘裕也没犹豫,参军当了一名大头兵,凭借着自己的机敏和过人的勇武(刘裕还有一身好功夫,您没想到吧!),刘裕脱颖而出,在刘牢之的麾下任参军,当年的苦哈哈刘裕,现在正式熬成了军队的中层领导。

但刘裕的人生还远远不仅于此,属于他的辉煌还在后头。

东晋这个政权极为奇葩,在权力这块蛋糕上,皇帝分一半,世家子弟们分一半。能和皇帝肩并肩的士大夫们疯狂地喝酒享乐,压榨百姓。不堪重负的百姓们在五斗米道神棍孙恩的蛊惑下,轰轰烈烈的拉起了反旗。

最初士大夫们并没有把这些个泥腿子放在眼里,但想不到的是起义军的军队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而各地的太守们都是些个混吃等死的窝囊废,孙恩的军队一路势如破竹,兵锋直指东晋首都建康。这下子朝廷诸公吓破了胆,于是派遣刘牢之去镇压叛乱,刘裕,真真正正的开始崭露头角。

这场战斗中刘裕有多亮眼?首先是探查敌情的过程中孤身入阵,凭借着一番血勇带着几十个随从和数千起义军正面刚,楞的怕不要命的,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起义军被这些个满身是血的疯子给杀蒙了头,刘牢之大军随后跟上,把孙恩杀得满地找牙。而后孙恩并不死心,最夸张的一次是率军十多万从海上进攻京口,刘裕率领着数千士兵再次把起义军击溃,更逼的众多起义军士兵投水跳崖而死,孙恩本人只善于蛊惑人心,拉拢起来的军队声势虽然浩大但也都是些只能打顺风仗的主儿,一见吃了亏军心四散,根本就提不起半分战斗力,刘裕身先士卒带着军队三战三捷,把席卷了将近半个东晋的孙恩叛乱给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孙恩被逼自杀,而刘裕凭借着辉煌的战绩更是一跃成为朝廷的高级将领:建武将军、下邳太守。更重要的是,这一系列的战斗极大的丰富了刘裕的军事素养,他的军事才能得到了充分地显露,这位大爷不但用兵勇猛,亲自上阵,更有着清醒的头脑和敏锐的洞察力,他的军队不但战力强,善于以少胜多,对待百姓更是秋毫无犯,军纪严明,刘裕,已经成为军届的一颗新星。

孙恩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他所留下的余震却远远没有结束,晋室的统治力受到了极大的削弱,这也就让野心家们蠢蠢欲动,这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桓玄。桓玄乃是桓温的儿子,当年桓温把持朝政,权倾一时。好容易等熬死了桓温,朝廷马上把桓玄给安排了个闲职,您哪凉快哪待着吧!

桓玄对比一下父亲和自己的功绩地位,感叹:父为九州伯,儿为五湖长!这么一个喂不饱的狼栓在门口足以让当权者们不放心,平定了孙恩之后,司马元显马上派遣刘牢之去讨伐桓玄。但司马元显过度的高估了朝廷的威慑力和执行力,派去剿灭桓玄的刘牢之被好一通忽悠,竟然枪头调转冲着朝廷干上了!桓玄带兵杀入建康,第一件事就是先杀司马元显,对刘牢之临阵反叛这种行为桓玄也并不放心,很快解除了他的兵权。刘牢之没想到自己这一套骚操作下来反而把军权给作没了,桓玄又忌惮自己的影响力打算对自己下手,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是自杀身亡。

大权独揽的桓玄废黜东晋皇帝,建立“桓楚”政权。首恶刘牢之已除,北府兵骁勇善战正可为我所用,于是功勋卓著且深受爱戴的刘裕就成了桓玄的重点拉拢对象。可是刘裕并未忘记老上司刘牢之的死,桓玄谋朝篡位乃国贼也,吾当除之!

表面上依附桓玄的刘裕趁着打猎召集了刘牢之的部分亲信和北府军士兵数千人起义反抗桓玄,别看刘裕兵少,人家就是以少胜多发的家!刘裕率兵连战连胜,结果成立还不到一年的“桓楚”皇帝桓玄就抛弃了自己的首都建康匆忙西逃,最后被刘裕派遣军队杀死。

桓玄是刘裕第一个杀死的帝王,他的死亡也染红了刘裕的顶戴,照亮了刘裕的政治生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刘裕成了东晋的救世主,刘裕出任使持节、都督扬州、徐州、兖州、豫州、青州、冀州、幽州、并州八州诸军事、镇军将军,领徐州刺史。当年那个赌博打鱼受尽人白眼的刘寄奴,已经成了东晋朝廷的第一人。

偏安一隅的东晋政权并不安稳,来自北方政权的压力始终阴云不散,前朝也有祖逖、桓温等人挥师北伐,但收效甚微,为了保证自身的安稳,刘裕兴兵北上,轰轰烈烈的北伐开始了!

南燕的慕容超是最先作死的一个,他侵略淮北,劫掠百姓,刘裕率军北上。慕容超对南朝的兵力十分轻视,断然拒绝了坚壁清野,断其粮道的决议,慕容先生打算光明正大和刘裕刚一刚。

这正中刘裕下怀,大军一路北上,与后燕军在朐南对峙,两军交锋僵持不下,刘裕则派出偏师绕过战场抄了南燕的后路,一举端掉了临朐。慕容超战前狂妄高傲,结果一听说临朐失陷吓得丢下大军单骑逃往广固(鬼魅的战术涌上心头啊!),胜负未决首脑溜走,这对于军队的影响可想而知,南燕军队一哄而散,刘裕乘胜追击,率领大军围困广固,慕容超困守无援,只得在被围困了将近十个月后试图突围逃跑,最后仍被俘虏杀死,刘裕则尽杀南燕王公贵族以下将近三千人以泄愤。

慕容超同志给刘裕同志的战绩簿上又增了一笔功劳,这是刘裕杀死的第二个皇帝。攻灭南燕一战可见刘裕用兵之巧妙,兵法以正合以奇胜,刘裕既强调了正面和敌人硬碰硬的必要性,又能够察觉出敌人弱点以奇兵取胜,军事素养之高可见一斑,而对南燕贵族的处置也可以看出草根出身的刘裕手段之狠辣无情。

攻灭南燕的刘裕可没闲着,他又抽空把卢循和刘毅给收拾了,收拾这两位的具体过程就不跟您细说了,总之在这个乱世,有点地皮就想当皇帝,这两位也是不服刘裕的,寄奴也是二话没说就把他们给几嘴巴子扇死了。

卢循占据岭南,刘毅拥有荆州,刘裕把这两位给弄死,下一步就是图谋益州(可见当时东晋衰弱混乱到什么程度,天下十三州,仅仅占据数州而已),益州的政权是谯纵建立的谯蜀,这位老兄本来也是个老实孩子,益州刺史毛璩派他带着氐人东进去平定叛乱,但是氐人不愿远离故乡,干脆就造起反来了(好简单的造反理由!),乱兵们拉着谯纵起头,拥立他当皇帝,谯纵最初是拒绝的,甚至试图跳水自杀,不过乱兵们拿着武器硬是把谯纵给绑了起来,半推半就之下谯纵只能充当叛军的头目,这一当还起了势,乱军们杀死了益州刺史,尝到权利甜头的谯纵这下自称成都王,建立了“蜀”政权。

对于这种坐井观天的政权刘裕当然不会放过,他派自己的亲信朱龄石为统帅率军数万出兵,两人亲自制定了出兵的计划和进军路线,要说谯纵老兄的蜀政权战斗力也的确是捉急,谯蜀军更多的是靠着地利抵抗,现在遇到了如狼似虎的东晋军,蜀军们就吓尿了裤子,干脆利落的就投降了,谯蜀政权一代而终,谯纵老兄宣告扑街。

我们这一路看下来真是感觉刘裕戎马辛苦可真是不容易,不过刘裕是个实在人,人家是属老鼠的,付出了这么多,扒拉的绝对更多,刘裕一路东征西讨,一面巩固自己在东晋朝廷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但凡有人敢和他对着干就是死路一条,比如说他忙里偷闲的就把试图重振东晋宗室声威的司马休之给弄死了,在荆州和扬州安插上了自己的实力,自此,南方的割据势力全部灭亡,刘裕真真正正的架空了东晋朝廷,成为了都督徐州、南徐、豫、南豫、兖、南兖、青、冀、幽、并、司、郢、荆、江、湘、雍、梁、益、宁、交、广、南秦共二州的霸中霸。

内部稳定的刘裕大感满意,对于刘裕来说,他的一生除了对外作战就是对内作战,现在内部已经稳定,是时候对外用兵了!

也是老天爷给面子,后秦的皇帝姚兴病死,姚泓继位,这位羌族出身的老兄喜爱清谈论辩,诗词歌赋。后秦内有叛乱,外有大夏赫连勃勃对后秦虎视眈眈,刘裕瞧准机会兴兵四路北伐!

这次北伐也是历史上被多次歌颂的一次,晋国士兵们奋勇当先,人似猛虎,虎似蛟龙,晋国打算把后秦给一股脑都包圆了,王镇恶、檀道济一路推进,不到两个月,洛阳宣告占领。刘裕自己则亲帅大军进攻河北,刘裕打算沿着黄河逆行,甚至一度打算向北魏借路,从北魏绕路去抄后秦的老窝,但出于对刘裕的恐惧,北魏不但拒绝了刘裕的提议,还派遣了数千骑兵监视刘裕,刘裕军在黄河以南,北魏骑兵在黄河以北,北魏骑兵就像赶不走的苍蝇一样嗡嗡的跟着刘裕军,只要是有军士被冲到了北岸都被北魏骑兵杀死,等到刘裕渡过黄河去攻击吧,北魏骑兵又溜走,这一来二去的刘裕自己也烦了,于是发明了“却月阵”来好好伺候北魏士兵。

何谓却月阵?即晋国士兵以战车为阵,阵形为新月弧形之状,所以称为“却月阵”,战车上携带有硬弓大弩,还带有槊(也是古代的一种兵器),北魏骑兵见晋国兵少,认为这是个好捏的柿子,迅速集结将近三万人猛攻,这时候却月阵的恐怖之处彻底展现,晋军用大弩猛射,等到北魏骑兵们就要冲到阵前了改用槊当成弓箭,这一根槊射出去能连着洞穿三、四名魏军,堪比古代的机关枪,在这样恐怖的火力输出下,魏军“一时奔溃,死者相积”,刘裕用了几千步兵大破北魏将近三万骑兵,这样的战国可谓古今罕有。摆脱了魏军的骚扰,刘裕大军兵锋所指,后秦溃不成军,在几路大军的联合夹击之下,长安不保,姚泓只能投降,后秦正式宣告灭亡。

姚泓一死,刘裕的手上可就沾着四个皇帝的血了,他的功劳和威望逐步增大,晋室皇帝可就犯了愁,刘裕这样的功劳还能屈居于我之下么?但没办法,能活一天是一天吧!

其实刘裕也想当皇帝,现在他离皇帝可就差名分了,这一步迈开不是轻松地很么?

还真不是,当时有句谶语说:“昌明之后有二帝”,也就是说司马家的香火还能延续两代(昌明皇帝已经死了),刘裕心里也犯嘀咕,这估计是老天爷的意思,要不我再等等?但没想到晋安帝心宽体胖,身体健康,虽然当了二十多年的傀儡但人家心态好得很,看这架势还能活几十年,这下刘裕就忍不了了,别我还死在人家前头!于是乎他很干脆的安排人把晋安帝给毒死了,这不已经死了一个皇帝了么,刘裕便扶持晋安帝的弟弟登基,您来凑第二个!

新上台的晋恭帝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应那句谶语而已,他也很清楚的明白只要刘裕一句话自己小命立马玩完,但是他不想死,他还想好好的活着。所以人家特主动的提出来这个皇帝我不做了,我把位置让给你,这样不就凑齐了两个皇帝的整数了么!刘裕很感动,于是答应了晋恭帝的请求,登基称帝,然后把晋恭帝给杀死了……

除了杀死了晋恭帝,刘裕杀顺了手,把整个司马家宗室杀得干干净净。在刘裕看来,只有死人才能让自己安心,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手段如此残忍简直令人发指,可以说刘裕打开了屠杀的潘多拉魔盒,自古对于禅让的君主都颇为优待,刘裕却打破了这个规矩。让人嗟叹的是他如此血腥的屠杀前朝宗室,过了几十年他的后代也被篡位者杀得干干净净。

当然,刘裕不是个好臣子,但他却是个好皇帝,是个非常非常好的皇帝,他即位之后革除弊政,打击豪强,自东晋以来门阀集团垄断的官职开始向寒门子弟们开放,刘裕出身草根,更关心百姓疾苦,他多次减免赋税,鼓励百姓生产,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南朝第一帝”。

刘裕的一生是传奇的,除了战场上神奇的却月阵之外,人们还用刘裕的名字命名了一种中草药,这药的名字就叫“刘寄奴”。

相传刘裕在一次战斗中发现有巨蟒挡路,其余士兵们无不色变,刘裕却不管不顾的一箭射中了大蟒,大蟒吃痛于是逃跑了。等到次日,刘秀再次进山时发现了发现有几个童子在捣药,刘裕好奇的问起童子,童子们回答说自己的主公被刘寄奴给射伤了,现在找草药来疗伤,刘裕便把这草药带了回去,这草药专治跌打损伤,止血更有奇效,人们为了纪念刘裕发现了这种草药,所以给它取名为“刘寄奴”。

刘裕,小字寄奴。微时,伐获于新洲,遇一大蛇,射之。明日往,闻杵臼声。寻之,见童子数人,皆青衣,欲榛林中捣药。问其故,答曰:“我主为刘寄奴所射,今合药敷之。”裕曰:“神何不杀之?”曰:“寄奴王者,不可杀也。”裕叱之,童子皆散,乃收药而返。嗣后,每遇金疮,敷之即愈。故而让此药为刘寄奴。—《南史》

现在咱们还能在中药铺里看见刘寄奴这种中草药呢,看着这有着千年历史的草药,真不禁让人神往当年刘裕北伐的英姿神采。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