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杂烩

中苏珍宝岛之战中: 一辆坦克引发争夺战

1969年3月2日,苏军出兵侵犯我国领土珍宝岛。为了保卫祖国领土完整,维护祖国的尊严,我边防部队奉命进行自卫反击作战。为了加强领导,沈阳军区在虎饶地区的五林设置了前线指挥部,各兵种都派出了指挥机构,沈阳军区工程兵由副参谋长益平负责指挥。

3月13日,沈阳军区工程兵第二工区军务科副科长孙征民、沈阳军区工程兵作训处参谋万忠奎和工程兵工兵某团参谋陈雁奉命前往五林军区前指。到达后,作战部门的同志向他们介绍情况说:3月2日的战斗,苏军损失惨重,伤亡重大,但他们不甘心失败,连日来不断出动坦克、装甲车在岛上及西江汊横冲直撞,蓄意寻衅报复并集结兵力,企图挑起新的事端。前指首长决定于3月14日晚在西江汊冰上布设防坦克地雷,掩护我守岛分队的侧后安全。这里的部队不会摆弄地雷,所以才把你们调来,一是训练部队学会使用地雷,二是带领他们去布雷。这次布雷任务艰巨,要在苏军火力威胁下实施,有可能被苏军发现,与苏军遭遇,遭到苏军袭击。

孙征民等3人都是从南京工程兵学校毕业的,在校学过地雷专业,但在战场前沿进行冰上布雷还是第一次。此次布雷行动,上级只发给部队72枚59式防坦克地雷,那么宽的江面,这些地雷究竟埋在哪里才能发挥作用呢?西江汊是位于珍宝岛后侧一个江汊,宽约100米。作战部门提供的观察报告指出,苏军坦克、装甲车均在白天出动,其运动路线是从苏方据点下米海洛夫卡通过乌苏里江主航道,从珍宝岛南侧航标处顺西江汊在距岛10-20米处的冰面上由南向北运动,在冰雪上碾压的痕迹清晰可见。于是,孙征民和陈雁建议地雷场选在这里比较合适。前指首长很快批准了他俩的方案,对警戒、协同、信号、敌情处置等方面都做了具体明确的规定,并将有关问题通知了前沿部队。

3月14日,布雷分队召开了誓师大会。当天晚上19时,布雷部队开始行动,由于行车速度很慢,经两个多小时才到达无名高地。汽车开到距布雷位置还有4公里的无名高地后侧,全体战士都下了车。那天晚上,天又黑又冷,伸手不见五指,干部、战士全副武装,每人携带两颗地雷,踏着没膝深的积雪,在密林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运动。当部队到达江边时,人人都满身大汗,棉衣都湿透了。经观察发现岛上灯光时隐时现,并有锹镐撞击冻土的声音,还有车辆隆隆开动的声音。这一切都说明岛上有苏军活动。这时,担任掩护任务的战士在排长于洪东的带领下首先登岛,占领有利地形,监视苏军动向。待他们发出开始作业的信号后,布雷分队迅速到达预定布雷地段展开作业。苏方不时用探照灯向我方照射,战士们便按预定方案卧倒隐蔽,待灯光熄灭后又继续作业。经过40多分钟的紧张作业,72枚地雷全部敷设完毕。共布设6个雷群,每群12枚地雷,雷距1米。各个雷群成梯次配置在距岛边沿10余米的江面上。任务完成后,布雷分队顺利撤回。

3月15日8时2分,苏军出动坦克、装甲车,再次侵入珍宝岛。孙征民和陈雁随侦察大队到反修一号桥附近地域待机,后来又来到109高地前沿观察所。这里对岛上的战斗情况看得比较清楚。苏军的第一次冲击被我守岛分队击退后,于9时46分在炮火掩护下又出动坦克、装甲车多辆正面向我守岛分队冲击,同时派出4辆坦克经岛的南端西侧江汊迂回到我守岛分队的侧后,妄图断我后路,夹击我岛上防御分队。当敌坦克成梯次队形展开时,先头坦克闯入雷区。“轰”的一声巨响,其右侧履带被地雷炸断,车上的乘员从车底下钻出来狼狈向岛上的密林中逃窜。其余3辆坦克惊慌失措,按原路倒车逃窜,落在最后的那辆车又被我守岛分队击伤。

在我守岛分队的顽强抵抗下,苏军的第二次、第三次进攻也被击退了。当天晚上打扫战场时,孙征民和陈雁接到了新的命令,上级要求把西江汊我军阵地之间整个江面用地雷封死,不让苏军坦克再闯入我内江,以保证我守岛分队侧后的稳定安全。前指首长还指示,不能让苏军把炸坏的坦克拖走,要将坦克彻底炸毁。孙征民于是带领一个排去岛的南端设置地雷场,同时命令陈雁带领两名战士去炸坦克。当晚,陈雁带着两名战士,携带了两个5公斤的TNT炸药包,在坦克发动机上放一包,左侧履带上放一包。发动机上的那包炸药,可能是因火具接续不牢,没有爆炸。履带上的那包炸药成功起爆,将坦克左侧履带彻底炸毁。

由于我军布设的地雷在15日战斗中充分显示了威力,前指首长指示,在受苏军威胁的主要方向上,要大面积布雷。于是,孙征民等带领部队和民兵又执行新的大面积布雷任务。

根据上级指示,我军粉碎苏军3月15日的进攻后,守岛分队当晚主动撤离该岛,并允许苏军拖回士兵尸体。3月16日,苏军趁此机会,在岛上布设了大量的防步兵地雷。我军登岛巡逻分队因此连续遭到意外伤亡。

3月18日9时许,前指将孙征民、万忠奎、陈雁和旅大警备区工兵参谋高恒斌召集到作战室,命令他们隐蔽登岛,把苏军布雷情况侦察清楚,并取回地雷样品。配属他们执行任务的是一个工兵班。接受任务后,他们连夜进行器材准备和排雷的应急训练,将这个班分成4个排雷小组。每组3-4人,4人各带1个组,另外还指派1个班进行火力掩护。整个行动由前指参谋叶宝华统一组织指挥,排雷作业由孙征民指挥。 3月19日拂晓,各小组按时登岛,孙征民组在中间。万忠奎组在左侧,陈雁和高恒斌两组在右侧。每组配一部探雷器和几个探针,由岸边开始向岛的纵深搜索前进。由于距离较近,甚至可以听到苏军构筑工事的声音,同时苏军还不断地向这边打冷枪,每前进一步都有生命危险。由于连日战斗,岛上布满了弹片,探雷器受到严重干扰,判断不出是地雷还是弹片,再加上岛上草深林密,积雪厚,使用探雷器很不方便。各组都先后丢掉了探雷器,全凭眼看、手摸、探针探,一步步地向前搜索前进。

当搜索到距岛边80余米时,孙征民首先发现了异常。经仔细观察,这一带布满了地雷,绊线像蜘蛛网似的,一个地雷设多条绊线,有的设在灌木丛里,有的捆在树上,有的植有固定桩。狡猾的敌人甚至在树上也捆上了地雷,将绊线设置齐胸高。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紧张作业,排雷小组共排除39枚地雷,基本上摸清了苏军布雷种类、范围及布雷特点。当日9时,排雷小组奉命返回,向前指首长作了汇报。时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的肖全夫接见了大家,并观看了他们带回的地雷。肖全夫非常高兴,夸赞大家很勇敢,任务完成得很好,当场宣布给所有人记功,并勉励大家再接再厉,为大面积扫雷做好准备,为守岛和巡逻分队彻底扫清障碍。

根据前指首长的命令,3月20日上午,我军又派出一个工兵排,上岛进行全面扫雷。由于有前次排雷的经验,大家信心更足了。出发前,部队进行了认真准备,还对照实物进行了战前训练,并周密地拟制了行动方案,对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处置预案都一一进行了研究。当日8时许,部队抵达江边,派出战斗警戒人员沿着第一天开辟的通路占领了有利地形,以监视苏军,掩护排雷作业。作业中仍不时听到枪声,判断是苏军盲目射击,大家沉着应对,排雷进展很快。约10时许,陈雁带的那个组有一名战士触雷,两名战士受重伤,这个组奉命撤出阵地去包扎所,其余3个组仍继续作业。11时30分左右,孙征民为救助战友,不幸头部负重伤,当场牺牲。万忠奎也负重伤,流血过多,一直昏迷不醒。由于干部伤亡过多,无人继续指挥作业,前指首长命令停止排雷作业,迅速撤回。这次排雷行动共排除了200余枚地雷,虽然未能彻底完成任务,但在实践中培养了骨干,为以后的排雷工作奠定了基础。后来,排雷作业很快在边防部队中普及,出现了许多排雷能手,先后共排除各种地雷1700余枚,彻底扫清了障碍,有力地保障了我边防部队的战斗行动。

3月下旬,苏军停止了对珍宝岛的进攻,但那辆被我军地雷炸毁的T-62型坦克仍躺在那里,双方为了争夺这辆被炸毁的坦克又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为了销毁出动坦克侵犯中国领土的罪证,同时保守坦克的技术秘密,苏军多次派人企图把坦克拖运回去,但其行动遭到我军炮火的猛烈拦击,始终未能得逞。

根据上级指示,我军决心把坦克拖拉回来。在我军拖拉的过程中,苏军也进行了猛烈的炮击,阻拦我们的行动。此时,坦克的炮管已被炸断半截,坦克周围的冰上布满了弹坑,加上气温逐日升高,冰雪融化,坦克开始下沉,倾斜在江中。为了拖捞这辆坦克,沈阳军区前指成立了拖捞坦克指挥部,由沈阳军区工程兵副参谋长益平任总指挥。军区副司令员肖全夫在指挥部成立大会上说:拖上来军区前指给你们开庆功会,拖不上来要开检讨会。希望大家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严密组织,正确指挥。五一节前一定要把坦克拖上来,作为向节日的献礼。

指挥部制订的拖捞坦克方案是:首先在江面上隐蔽破冰开出一条冰槽,敷设上钢丝绳,然后在距坦克较远的隐蔽位置构筑一个掩蔽部,内设绞盘,用钢丝绳通过滑轮组,把坦克一点点地绞上来。由于作业时间长,目标暴露,在破冰装药过程中不断遭到苏军的炮火袭击,导电线多次被炸断。工程兵舟桥某团参谋田洪举、工程兵工兵某团参谋丁风财不顾危险,3次冒着苏军的炮火,连接好被炸断的导电线。参加作业的指战员们英勇奋战,终于在约百米宽的江面上开出一条宽10余米的大冰槽,使坦克完全沉没江底,为拖捞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苏军对我方的拖捞行动有所察觉,展开更加疯狂的炮击,只要发现江面上有人活动就开炮。因此,之后的作业变得更加危险。往坦克上挂钢丝绳最为困难,既要通过苏军炮火封锁地段,又要潜入冰水中找到坦克挂钩,试挂几次均未成功。后来,在潜水员的密切配合下,工程兵部队终于把钢丝绳牢牢固定在坦克挂钩上。这段江底是黑泥底,下陷力强,要把重37吨的庞然大物从约百米远的江底下拉到岸上来,困难可想而知。全体指战员不畏艰难困苦,一分一寸地拖动着坦克向江岸靠近。苏军摸不清坦克的位置,便从钢丝绳的长度来判断,不停地开炮轰击,导致钢丝绳多次被炸断。经过指战员们20余天的英勇奋战,终于把坦克拖到岸上,并立即进行了伪装。

如何才能隐蔽而迅速地将坦克拖到后方,这也是一个难题。苏军一旦发现坦克出现在岸上,一定会拼命地争夺。为了迷惑苏军,指挥部决定暂停拖拉,先派出10余台推土机和拖拉机在岸边往返开动,佯装伐树筑路构筑工事。苏军为了试探动向,一开始打了几次炮,后来见我军果然在伐木、筑路、构筑工事就不再射击了。与此同时,部队抓紧进行将坦克向后方拖拉的各项准备工作。因为坦克履带已被炸断,上级调来了坦克牵引车。为了拖拉时减小摩擦力,部队特制了履靴,套在坦克两侧负重轮上。同时,对沿途公路的木桥进行了加固。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利用漆黑夜色掩护,把这个庞然大物用坦克牵引车快速拖向后方。

五一节前,这辆T-62型坦克被安全拖到了指挥部附近的山沟里。军区前指在这里召开了庆功大会,表彰了拖拉坦克的有功人员。后来,这辆坦克被作为苏军侵犯我国领土的铁证,运往北京军事博物馆展出。

发布者:,本文摘自网络,如涉及版权请告知,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交流之目的。